叶逢林:“高坛”放言达人

阅读量:116712016-07-25

11、功勋人物--叶逢林22.jpg


文/梁特光

人物简介:

叶逢林,男,1937 年出生,浙江玉环人,本科学历,中共党员。1997 年加盟正泰。历任集团公司行政办公室主任兼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副主任、主任,乐清市民营企业扶贫济困总会秘书长,现为公司顾问。任职期间,提出并全力推动“以人为本、文明塑魂、内强素质、外树形象”的精神文明建设十六字方针,为正泰集团的精神文明建设和乐清慈善总会慈善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并因此受中央党校和中华慈善总会五次邀请到首都人民大会堂演讲。

2014 年,被授予正泰创业 30 周年“功勋人物奖”。



从民营经济的怀疑者变为民营经济的支持者、实践者,其思想和行动影响着民营企业家,也被民营企业家所影响。亲历正泰其间,他致力于塑造员工灵魂,投身民营企业精神文明建设;以扶贫济困为己任,全力帮助弱势群体。叶逢林以朝霞般的心态挥洒晚霞余热,他的夕阳更红,晚霞更美。


怀疑它,就靠近它。

因时代和教育背景的原因,叶逢林自认为是一个传统的马克思主义者。1954 年参加工作以来,一直从事思想政治工作,1962 年秋,考入原杭州大学政治系。毕业前夕,他参加了“文化大革命”。这种经历深深影响着他的思想,马克思的“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句话让他记忆深刻。因此,他对于温州早期出现的民营经济以及民营企业主阶层这个新生事物的看法是比较保守的。在温州民营经济发展之初,他曾认为“凡是民营企业主,统统都是唯利是图、为富不仁的剥削者”。对于后来“民营企业主能否入党”的热点问题的讨论,他认为“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民营企业主入党在理论上就讲不通,因为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然而,随着民营经济逐步成为乐清经济发展的支柱,叶逢林对民营经济的态度也日益发生了变化,进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力图探究民营企业家这个群体。

1997 年 8 月 1 日,叶逢林从乐清市人大退休,应南存辉董事长的邀请,加盟了正泰。当笔者问及为什么南存辉董事长会邀请他来正泰工作时,他笑着回答说:“可能是‘人以群分’这个自然规律在起作用。南董是个很正派的人,又是人大兼职常委,他可能看上我为人正直,敢讲公正话”,并眉飞色舞地向笔者介绍了一个小故事:有一天上午,人大常委会快结束时,主持会议的胡主任说,今天上午的会议各项议程执行完毕,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没有?叶逢林就举手说,“我还有意见。”接着他针对市长和两位局长迟到了几分钟的事严肃地提出批评说:“今天有几位同志开会迟到了,这种现象很不好:第一,人大会议显得不严肃;第二,浪费了大家的宝贵时间,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是时间,寸金难买寸光阴啊!希望大家以后注意。”叶逢林得意地说,“此后人大常委会开会,政府来列席的领导,就没有人敢迟到了。”叶逢林当时敢于对政府部门早已见怪不怪的懒散会风直面批评,获得了一向严格遵守纪律、惜时如金的南存辉董事长的好感。至于叶逢林为什么愿意接受邀请到正泰工作,在中纪委和中组部联合调研组调研乐清退休县处级干部“下海”到民营企业打工情况的座谈会上,叶逢林道出了其中的奥秘——引领并改造民营企业家。

2001 年 10 月的某一天,中纪委和中组部联合调研组专程到乐清调研,调研组认为,温州县处级干部退休后到私营企业工作的情况比较多,对中纪委不允许退休干部到私营企业工作的规定是没有执行好的,所以要请大家来提提建议,应该如何执行好。叶逢林参与了座谈,他认为“问题确实比较沉重、严肃”。叶逢林首先打破沉默发言说:“首先,非常感谢中纪委对我们老干部的关心和爱护,生怕我们老同志退休后,在民营企业这个大染缸中受到影响污染而晚节不保,这个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去看问题,也可以理解为老干部退休后到民营企业里去工作,是为了占领党的思想阵地。因为共产党是执政党,必须要加强对民营企业思想政治工作的领导。而在思想政治这方面,对于受党几十年教育培养的老干部来说,既有这个责任,又有这个能力搞好。”而且“乐清民营企业社会关系基本由血缘关系、亲缘关系、友缘关系、地缘关系组成,大多数乐清当地退休干部与民营企业主不是血缘关系就是亲缘关系、友缘关系,等等。在民营经济合法地位没有明确规定之前,对民营企业主创业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曾或多或少有过一些帮助。所以,民营企业主们对退休干部心存感激,对老干部讲的话,他们大多能听得进去。”“我们不要以为民营业主们一个个西装笔挺,轿车豪华,但你仔细一看,他们脚上的泥巴还没洗干净,他们是一群刚刚上岸的农民。”叶逢林认为小农意识有两大致命弱点:一是小富即满,小富即安,不想把企业做大做强,主要是担心党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害怕当“出头鸟”遭打击;二是一些民营企业,目光短浅,短期行为严重,“产品爱搞假冒骗,财务爱搞偷漏税”。退休干部经过几十年历练乃至磨难,积累了丰富的正反两方面经验,能够负责任地教育民营企业主们。叶逢林认为,坚决克服一些民营企业家心中存在的错误思想,一方面要用国家的法律、法规、政策来加以规范;另一方面,要加以正确引导。只有这样,才能打造百年老店。实践证明,乐清不少民营企业,正是虚心采纳多位退休老干部的正确意见,才使自己企业健康快速发展的。后来,座谈会的气氛越来越热烈,发言也没有什么拘束,他用调侃的语气说:“我们退休老同志,离上天堂只有一步之遥了,绝不会为一些无良企业主而去下地狱的。”叶逢林对离退休县处级干部“下海”到民营企业“打工”的看法,多多少少影响了联合调研组的看法,后来温州为数不少的退休县处级干部到民营企业打工,说明了这一点。


探究它,帮助它,改造它。

秉着对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视,南存辉董事长推动成立了正泰集团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这种做法在全国民营企业中显然是非常规的,这与南存辉“用价值观引领员工”理念是联系在一起的。

1997 年 8 月 1 日,叶逢林正式到正泰上班,担任集团办公室主任,兼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副主任。不久,任专职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主任。任职期间,在大多数温州民营企业家还停留在片面注重物质文明建设,忽视精神文明建设的背景下,叶逢林率先提出了“以人为本、文明塑魂、内强素质、外树形象”十六字方针,大力推进企业精神文明建设上轨道。这不但在温州而且在全国民营企业中都是一个非常新鲜的具有轰动效应的事物。后来,叶逢林相继提出了“在正泰有两个上帝(顾客和员工)”的观点、“两个X-1=0”的观点(第一个X代表全体正泰员工数,认为每个员工都是正泰的窗口与旗帜,如果一个人在外干了坏事,那么,正泰全部人员的形象在受损害的一群人中将会等于 0。所以,要求每个正泰人只有为正泰的形象增光添彩的义务,绝对没有任何损害形象的权利。人人都要努力去实践十六字方针。第二个X代表正泰全部产品数,如果出现一件次品,那么,在你的客户圈中,几千万件正品的质量信用全部等于 0。所以,质量是生命,人人要居安思危,用社会公德、职业道德、个人品德和诚实守信来保证自己的每一件产品质量,树立“产品即人品”的意识)、“以德治人能治心,多换思想少换人”的观点、“正泰主人谈心接待日”制度,等等。这些提法和做法,在为员工带来福利和企业和谐稳定的同时,也大大提高了正泰在全国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从中央各部委办到各省市机关及新闻媒体,慕名到正泰来参观考察的人群,络绎不绝。他对此非常欣慰,并常对公关接待处的同志说:“接待工作无小事。人家说是来向我们学习,其实是来检查我们的工作,我们要乘此机会,虚心向人家学习。只要来参观的人满意了,他们回去就会宣传我们正泰,就是为我们正泰打‘免费广告’。这种‘免费广告’可信度很高,效果特别好。”《人民日报》一位姓袁的记者参观正泰后,在《人民日报》第一版,以“正气泰然”四字为题,宣传正泰坚持既抓物质文明,又抓精神文明的“两手抓”的做法。2003 年,正泰被中央文明办评为“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先进单位”。

在正泰工作的几年时间,也是叶逢林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重大变化的时期。叶逢林与南存辉等多位正泰集团高层领导的零距离接触,使他感悟颇多,而且非常深刻。在与一些主流媒体朋友交谈中,他常常主动向他们提出带有主导性的提问:“南存辉等正泰高层领导,一个个都起早摸黑,像打仗那样超负荷地紧张工作和生活,他们到底为了什么?毫无疑问,是为了做大事业,创造更多的财富;如果我们深入一步再问:创造更多的财富又是为了什么?”叶逢林认为,因为每一个企业家乃至他的家庭,每年的消费是极其有限的,其留下的巨额财富,任何一个人都是无法把它带到另一个世界去的,他们必然又会投入到扩大再生产领域中去。尽管财富属于“私”有,但其在客观上,却已经“公”化了。这就使叶逢林产生了一个崭新的观点:“不问归谁所有,要问归谁所用。”他认为民营企业主最起码有四大贡献:“上缴税收利国建设、安置就业稳定社会、回报社会做大慈善、培养人才振兴中华”。

正是基于正泰这所社会大学的检验与点化,叶逢林认识到,在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指引下,依靠勤劳致富并成为“领头雁”的民营企业主是先进生产力的重要代表,叶逢林对民营企业主的看法发生了质的变化,并对“民营企业主不能入党”产生了质疑,他成为主张民营企业主入党的积极倡导者和热心支持者,并于 2001 年5月4日撰写了《私营业主入党问题初探——具备党员条件的优秀私营业主应予入党》,旗帜鲜明地主张“民营企业主可以入党”,该文在《政工导报》《政工月谈》《企业文明》《哲学研究》等杂志上发表,并引起了中共中央党校《理论前沿》杂志的关注。2002 年 8 月 17 日,《理论前沿》杂志社等单位邀请叶逢林到人民大会堂开会并上台介绍体会。这是叶逢林第一次登上人民大会堂,作了题为《坚持真理,创新理论》的介绍。当叶逢林讲到“假如马克思今天还活着,当他看到像正泰集团那样的优秀民营企业主,他可能会发出这样新的号召:‘全世界有产者联合起来,去帮助贫穷的无产者,使他们成为有产者,因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时,台下听众们因赞同他的新鲜观点而发出哄笑声,并雀跃着交头接耳,他们的笑声与动作几近骚动,紧接着,就是一阵犹如春雷落地般的热烈而长久的掌声。

2001 年下半年,在浙江省委组织部的统一安排下,温州作为全国组织工作试点市,开展民营企业主入党试点工作,2002年党的十六大对党章做出修改,把党章中党员发展对象里的“其他革命分子”修改为“其他社会阶层的先进分子”,标志着作为我国社会阶层之一的优秀的民营企业主可以入党。民营企业主入党问题的突破,鼓舞了民营企业家,为民营企业家参政议政提供了新的途径,推动了民营经济的发展,是党的建设理论和实践的重大突破。叶逢林为此做出了卓有成效的理论和实践探索,功不可没。


投身公益慈善。

2004 年,南存辉向市委市政府推荐,叶逢林转任乐清市民营企业扶贫济困总会(以下简称“总会”)秘书长。“总会”是在乐清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由时任全国人大代表的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牵头并任会长,联合乐清当地 162 位优秀企业家组建而成的,意欲达到“先富帮后富,实现大家富”的目标。由于这是全国首家民营企业主的“抱团行善”的新生事物,一下子就名声远播海内外,中央和省地市县级报纸电台记者纷至沓来,在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播出后,《福布斯》杂志和香港媒体也来人、来电采访,叶逢林因此也成了名人。在“总会”任职期间,叶逢林本着节俭办慈善的理念,考虑到养一辆小车支出不小,按当时的工资水平和车辆维修,一年下来可能至少要 5 万元;但如果租车的话,一年下来也只不过 1 万元钱,能省 4 万元钱,如果按当时一个小学生一年500 元计算的话,可以多解决 80 个贫困学生的读书问题。所以,叶逢林谢绝了主管慈善工作的民政局局长的好意,坚持不要专车,后来当地企业捐赠了一辆小车,叶逢林一次也没有坐过,硬是把它给拍卖了。在人员配置上,他委托人才管理中心,只要了一名大学生当秘书兼总干事;把会计、出纳事务,委托给民政局的会计、出纳代劳,每月支付酬金每人200 元。在四年时间里,“总会”共筹集慈善资金 3850 万元。为了使善款尽快积极发挥作用,他推出了“一二三四五”民生建设工程,即一助学、二助医、三助贫困家庭搞副业、四助“空壳”穷村壮集体、五助路人挡风遮雨造凉亭。从 2004 年开始,在国家民政部和中华慈善总会举办的一年一度的全国评比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的活动中,“总会”总是年年榜上有名。因为叶逢林是“总会”工作的主持人,因此他有了四次上北京人民大会堂主席台领奖并发言的机会。有一次演讲,叶逢林记忆犹新:“在党的领导下,思想特别解放、敢为天下先的温州乐清人,高举改革开放的旗帜,收获改革开放的成果,出现了千万富翁数以千计,亿万富豪也为数不少,可谓‘富得流油’。但是,由于‘七山二水一分田’自然条件等因素的制约,我市仍然还有 4.5% 的残疾人和特困户,他们的生活可谓‘穷得流泪’。南存辉等优秀企业家成立扶贫济困总会的目的,就是要动员‘富得流油’的先富人群,主动去与‘穷得流泪’的低保特困对象结成对子,帮助他们排忧解难,使他们也尽快摆脱穷困,过上小康生活。这种‘富得流油’与暂时‘穷得流泪’的结对子,作帮助,挖穷根,栽富苗,就是我们‘总会’的一个很大特色”。台下掌声如雷。叶逢林最后说:“我们把民营企业主等行善人群的心愿和我们对全体行善慈善家的祝愿,综合成八句话,作为我们‘总会’的方针,那就是:‘扶贫济困,奉献爱心;回报社会,造福人民!’‘行善得善,事业振兴;世人颂扬,功德永存!’”会场上又一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由于“总会”方针的提出,和“富得流油”与“穷得流泪”结对子的生动表述,引起了媒体的极大兴趣,演讲结束后,《人民政协报》派两位主任记者专程到乐清采访叶逢林,随后发表了题为《积极发掘民营企业的慈善潜力——记乐清市民营企业扶贫济困总会》的文章,《财富智慧》发表了题为《乐清民企抱团行善》的文章,上述文章都给予了叶逢林高度肯定。

2011 年,叶逢林 75 岁高龄,心脏已有期前收缩等不适感觉。他仍以“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来勉励自己。那年 6 月,他接到乐清市委几位领导和温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的电话,谈到了乐清市青少年的犯罪率较高,希望他能出任乐清市关工委主任。叶逢林认为青少年代表着祖国的前途命运和中华民族的存亡兴衰,义无反顾接受邀请,欣然赴任。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