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0日 星期日 2016年10月(第5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最后一个月

2016-11-29 15:56:05

文/江米(零部件制造部)


晚秋已过,深冬将至。

不知不觉间,2015年的十二月已悄然来临。即使是最后一个月,工作也丝毫不敢懈怠,零部件制造部的我们依然不畏严寒,坚守岗位。殊不知新一轮的挑战已经拉开帷幕。

那天,我们和往常一样彼此忙碌着各自的事情,同一办公室的郜培培接到一个电话后突然起身,抱一摞单子直奔车间,说是急着去看新模具的生产状况。十分钟后,模具库那边的门再次被培培拉开,她气喘吁吁地一眼就瞄到了刚忙完便撤回营地的唯一男同胞周荣,马上斥逐,“压NXB-63外壳的3# 模具试装不合格,技术那边要求送去工装公司维修。”

“我刚回来。”周荣将刚刚打满热水的杯子放在桌子上。

“你不知道昆仑计划很急吗?”培培佯装呵斥,然后将方才打印好的模具维修单交给周荣。

 “5ZD.005.1100?昨天不是刚修过吗?”周荣愣了一下,立马冲培培大声嚷嚷。

“再修!”培培果断答复便拍拍他的肩膀,苦笑劝慰。周荣拖着疲惫的双腿再次出了门,只见他熟练地拱起小腿、半蹲着用尽全力,直到胳臂的青筋暴起才将模具推上叉车,然后歇了一秒便赶忙开着叉车离去。

培培与周荣的一番简短对话才让我们知晓:昆仑计划已经正式下达至零部件。零部件是最基本的工作流程,从物料到模具到成品这之间所有的一切都是井然有序的。每一道工序都是必须走流程的,每一个仓库便是流程的累积,每一个环节都是紧扣的。每当一个新计划下达,模具库是最先收到通知的。昆仑模具早期都只在试制阶段,试模用的也是试验料,而且用料很少。一旦后期模具整改合格,物料理化通过且稳定之后,产品才会大批量在车间生产。

这时,则根据计划要求来制备模具数量,统计车间机台日产送检产品总量,以此作参数来确定每天的物料用量。

早期的时候,模具库是最忙的,每天都会被人崔着要模具。模具整改了再修,入库了再出库,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所有的忙忙碌碌看似不过是周而复始的按部就班,可成果却是循序渐进的。果不其然,一星期之后NXB-63外壳验证合格。紧接着昆仑产品全部试装合格,到了2015年12月15日,NXB系列、NXBLE系列、NXU-II系列也陆续闪亮登场。模具库焦头烂额的工作才稍稍缓和。与此同时,材料库便接到程工通知:昆仑计划要用的材料数量颇多,种类繁杂,且机器生产特别不稳定,早期备料可能要超出预算。

那天清晨,一声刺耳的推门声夹杂着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办公室的宁静。车间班长徐迅一进来办公室就神速的递上手中攥着的生产计划单,言语间断的询问“A190R24BF, A190R16B”两个材料,说是试模要压十几个产品。秀丽听到后慌忙地停下敲击键盘的手指,顺手接过单子核查,并快速浏览电脑里的到货记录,随即出门忙不迭上楼在新送来的一堆材料里翻找,焦急地边找边核对批号和料名。待她找到徐讯要用的料并交给他之后,便回到办公室登报表。五分钟过后,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拉开,车间班长老杨慌慌张张地闯进来索要 PA6-A2M6L-TL和PA6-PA-A1-LX两种物料……自那以后,材料库顿时热闹起来。等到物料检验合格、理化通过之后,早期那些小批量的昆仑实验料也渐渐被规定为正式物料,并申请了物料编码。之后,材料库要注意的问题才接踵而来。

当天就有一批昆仑计划急用的外壳料TL派送到仓库。这批外壳料,虽然理化已通过,但为确保物料质量,每天由供方送到仓库的物料,都必须要检验试料做抽查,压出的产品经过阻燃合格后才可以正常使用。可这批物料刚到仓库不到半个小时,备料人员便协同车间班长们急速赶来,强烈要求仓库将材料放行。秀丽当即拨通电话给质检科芙蓉,询问物料的合格与否,芙蓉声称已通知车间试料,车间人员还没把试制的产品给她。“质检没通过,材料一律不发。”这是材料库职责所在。所以大家听到芙蓉宣布的这个消息,都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此时催料的声音更是此起彼伏。这时,闹哄哄的办公室里,忽然有人气冲冲的直接一通电话打到计划那边喝责,说是我们这边材料都不让用,所有机台都停着,产品根本没法压。我们则跟计划那边解释并非材料不让用,而是还没合格。可计划那边对原材料仓库同样提出强制性的政策,扬言“计划很急,领导们催着今天必须发货,他们也是忙的头昏脑胀的。”最后与我们“协商”让物料先放行,车间机台压出产品后,可以等所有“仓库流程”都检验合格后再直接发货装配。我们无奈的摇摇头,只好示意放行。办公室里前来催料的人得到应允,犹如借到定海神针一般,转瞬一哄而散,各司其职。

当物料被塑造成产品,产品成型之后依然要送检。质检必须审核每批产品的数据、外观、颜色是否吻合,如果有花斑、穿孔、杂料等问题还要车间员工筛选返工再次送检,直到产品正式合格之后才可以送去二楼装配直至发货。这中间若有任何一个环节出错,便会前功尽弃。所以质检是每一个流程统一具备的一道工序,必须严格把关。

一个小时之后,质检科芙蓉骤然来电:TL压出来的产品有1只不阻燃,其它几只阻燃时间还过长,不能用。得到通知的我们突然顿住,触电般的起身飞奔出去。我警示备料人员停止供料,秀丽则心急火燎地拨打电话给几个车间班长。然而,质检那边刚下了“物料禁止”令,成品库罗丽突然火速来电要求急速采购物料,说是昆仑产品供给不上,都快断货了。明明是数九寒天,我们急的额头上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大家立马一边解释回应,一边给供方业务员打电话要求重新急送一批料过来。在这期间,催料的人又开始络绎不绝。供方车辆一到,秀丽就飞快跑去芙蓉那里送检,声称“十万火急”。就这样一直等到质检宣布物料合格,我们才松了口气。

一转眼就到了计划实施的最后十天了,一切几乎趋于白热化阶段。庆幸的是:模具正常使用,车间生产稳定,物料用量平稳。可质检那边就不那么乐观了,前几天由于应急压出的几十箱产品,一直“待定”。然而质量毕竟是产品永久生存于市场的根本,断然废置是很可惜的。因此,对于它们的处理,质检那边是慎之又慎。昆仑计划虽是新项目,产品上市也迫在眉睫,可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不合格品侥幸流入市场,会直接影响客户对“昆仑产品”的信誉度。于是,整个质检料在最后五天,全体成员加班作处理,专门处置那些“待定产品”。芙蓉更是辛苦,加班至凌晨作阻燃,烧了一晚上产品。事后,质检科再次大大加强了每批物料的抽查率,严格杜绝质量隐患。

2016年的1月,昆仑产品上市了。这也使得我们零部件制造部日不暇给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为我们每一个人的坚持不懈画上了句点。

虽然2015已是过去式,可年尾那最后一个月依然让我难忘,看到每一个人靠着执着的信念从容不迫的应对所有困难,我被大家那种团结的精神深深感染着,蓦然感叹:一群人齐心协力去做好一件事,这是多么神圣的职责。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