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0日 星期日 2016年10月(第5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汪进:“说神”的梦想

2016-11-29 15:52:15

文/邵玲丽


汪进,1973年出生,浙江开化人,本科学历。1998年加盟正泰。曾任正泰接触器公司管理部和生产部经理、正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战略管理部副总经理等职,现任正泰电气副总裁兼电缆公司总经理。在其带领下,正泰电缆不断加快技术创新,新产品开发成果显现,并构建了遍布全国、容纳电力市场、综合市场在内的正泰电缆专业化营销网络。

2014年,被授予正泰创业30周年“创业人物奖”。



“曾经有人说我是‘说神’,对电缆产业太过理想化,但我的不妥协让他们几年内便看到了‘说神’没有在忽悠。”八年前初到正泰电缆的玩笑“绰号”成了汪进如今激励自己实现梦想的最好佐证。在此之前,从温州到上海到嘉兴,他的每一次辗转都在沿着正泰的发展轨迹前行。

当被要求回顾自己在正泰的工作经历,汪进开始犯难。他说自己可能是正泰频繁转岗的代表人物之一,要想细细地梳理自己在正泰从事过的工作,还真有点难度!从1998年加盟正泰至今,汪进在正泰的履历显得尤为丰富,先后从事企管员、质管员、接触器公司综管处、生产处经理,正泰电力变压器总经理、高压变压器副总经理等职。

从温州到上海到嘉兴,他在追随正泰产业发展的道路上,总能追寻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兴奋点!


(一)

“进正泰前,我在上海是有工作的。”时间回闪至1998年初,25岁的汪进早已在上海一家台资企业工作。趁着春节假期他来到乐清看望在此上班的哥哥,想辗转再从温州出发去上海。如此偶然的一次探亲让他的职业生涯与正泰接轨。

在这里,汪进扣开了他通往民营企业的大门。

汪进说自己在柳市投且只投了两份简历,其中一份是正泰。“当时纯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因为当时我在上海的基本工资就有1200元,工资待遇比温州高多了。”他笑着说起投简历给正泰的动机,“1998年的正泰在温州已经颇具影响力和名气。若是能进正泰我也是在大型企业工作了,不但离衢州开化的家更近了,还能跟我哥在一起。”就是如此简单的一个想法加上汪进自身的优异条件,没几天,正泰人力资源部经理叶晓海便打电话通知他去面试。

面试是在柳市的正泰老总部,过程异常顺利短短几小时的交谈双方就基本确定了意向。第二天,汪进就接到了正泰的入职通知。

回头反观那时看似过于简单的面试实则凸显了90年代末处于飞速成长期的正泰,对于人才加盟的渴求,不拘一格的形式只为广泛吸纳各类人才的加盟。

似乎,正泰从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位拥有潜质的年轻人加盟这里。

虽然拿着比在上海低的薪资,但汪进早早地被正泰蓬勃的朝气所吸引,他表示自己更喜欢温州民企的活力。毕业于河南财经学院经济管理学专业的汪进本想在正泰做销售,结果到被录取到企业管理部,做起了一名集团企管员。企业在发展的进程中离不开完善的制度建立,若想让企业机制更为规范化,人才管理更为系统化,这就需要企管部发挥自身的作用。汪进初到企管部,更多的时候是在从事完善公司此前制定的各项规章制度,建设和规划未来的方针目标,通过系统深入地建设、推广和推进,提升目前的企业管理制度。大到公司各部门及制造部的制度建设,小到细则的逐条改动,企管部的工作让正泰各项的制度朝着更为全面和完善的方向推进。过了半年,汪进于同年10月被调到正泰小型断路器公司工作;次年4月他又转到正泰接触器公司综管处当起了副经理。

“我认为,一个企业的激励措施分为很多种,本人最为推崇的便是情感激励!拥有这切身的体会也是当年南存辉董事长给予我的。现在我也时常通过情感激励措施来鼓励正泰的年轻一辈!”汪进坦言,当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南存辉董事长是在接触器公司的年终总结大会,在600多人的会场上,想让公司领导人在短暂的时间记住新鲜的面孔着实有些困难。汪进的优势在于他是当天的主持人,一举一动都受到在场人员的密切关注。会后,南存辉走到他的身边,“南董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伙子,好好干,有前途!’就这么一句话,真的让我兴奋了好几个月!”汪进觉得,一个企业领导人的情感激励有时比升职加薪的承诺更具魅力。

有人说管理就是严肃的爱,要让人才死心塌地地为企业服务,必须从关爱开始。“虽然近些年‘感情留人’似乎被说滥了。但对于人才来讲,他们具有强烈的求知欲、自信心、自尊心和荣誉感,其高层次精神需求尤为突出。”尊重、信任、沟通、赞美、关心是情感激励的主要方式,通过这一系列的情感激励,能让员工们拥有自豪感、责任感和归属感。汪进说,那之后的几个月但凡想起南董的那句话,就能不断激励自己在接触器更为踏实地工作。如今已是正泰电缆总经理的汪进,也在身体力行地推进情感激励的措施,通过每一次与基层员工的沟通交流与互动,让他们真正享受被重视的待遇。

轮岗制度大抵都会被各企业推崇,因为它是培养公司骨干行之有效的方法也是员工快速成长的必要途径。1999年的正泰接触器公司较早地嗅到了这一运作优势,率先在公司内部推行轮岗制度。汪进是断路器轮岗的受益人之一,从管理部到生产部,从后方到一线。进入生产部担任经理后,他便迫不及待地探索技术管理模式的革新之路。“低压零部件的产品非常多,我当时其中有项改革就是腾出厂房空间设定产品原材料的上下供应限额。要让供应商了解,只有用到生产线才算是交易成功,否则都不算!以往他们并不重视送到正泰的原材料是否够用,现在必须时不时地了解我们正泰产线上的生产情况,这样才有钱赚。”在有限的场地上进行规范管理后,不仅大大节约公司的成本也迅速提升产品的生产效率和交货周期……


(二)

汪进并未放缓转型的步伐,2002年的他又被派到正泰电力变压器公司担任副总经理一职,先后负责公司的管理、生产和销售。伴随正泰集团“立足温州本地、融入长三角、接轨大上海”目标的提出,2003年开始,正泰积极调整产业结构,优化产业布局,逐步形成了以温州为低压电器、仪器仪表、建筑电器,上海为高压输配电设备、高端装备基地的产业布局。从低压到高压,延伸的不仅仅是产业链,更是一批批正泰人的角色转变,他们开始朝着一个新的领域挺进。汪进同属于正泰的创新者。从低压到高压,产品对象的转变让彼时的他明显感受到优势不再,为了能顺利过渡,他积极调整心态并深入一线,将工作重心转更多地移到车间和前方。从设备采购、厂房建设到产品调研、生产技改,再到成品销售,每一个环节他都亲力亲为。

低压电器生产流水线上的产品属于同一类别,而高压的产品特性限定着每一件产品几乎都是独一无二的,这就要求公司领导需熟知每一产品的类目。汪进坦言,做一个新产业的困惑很多,但必须得耐得住寂寞,潜心学习,否则前功尽弃。

2004年正泰上海松江输配电园区正式启用,2004年的汪进来到上海。他说,在很长一段时间,自己又开始进入频繁轮岗的状态,先后出任正泰高压变压器公司副总经理、企质管理中心副总经理及战略管理部副总经理等职。“可以说,除了公司财务部与工程师的产品设计,大多的行政岗位我都转了一圈儿!”一句看似轻描淡写的话无不凸显了汪进的优势与能力。这样的轮岗经历,为他2008年前往嘉兴正泰电缆的企业经营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也对汪进自身的职业发展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发展优势。

当时的正泰电气战略管理部浓缩了人力资源、企业管理、投资并购、信息化四大块职责,如何进行方针目标的梳理,吸纳各类人才的加盟,资产投资并购的开展,建设互通的信息网络成了松江园区亟需解决的问题。“那时的园区建设,大家几乎每周能看到南存飞总裁出现在工地,问负责的同事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无需我们多说,领导总能在第一时间来到一线,帮我们解决各类问题。”


(三)

电缆一直被喻为是国民经济的“血管”和“神经”, 作为国民经济建设的重要配套产业之一,它同整个中国工业密切相关。而作为电网建设中的最重要的配套产业,电线电缆行业一直拥有广阔的市场前景。

正泰也适时加入这个充满潜能的市场,于2003年9月16日正式涉足电缆行业。在松江组件成立电缆公司并于次年3月顺利投产。2005年12月,为实现正泰电线电缆产业的跨越式发展,正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资本运做的方式对原正泰电气电线电缆公司和浙江南湖电缆有限公司进行重组,注册成立浙江正泰电缆有限公司,并将电缆产业的生产基地移师长三角的中心地带——浙江嘉兴。

冥冥中似乎注定了此前各产业公司的轮岗都在为此刻作好准备。在汪进加盟正泰的第十个年头,他主动向集团高层领导请缨,提出了前往嘉兴电缆工作的意愿。

“我在职能部门干了这么多年,希望能到产业一线工作,把之前学到的知识用起来,真正参与经营一家企业。”就这样,嘉兴成了汪进在正泰工作的第三站。

2007年10月,嘉兴,正泰电缆。

汪进来到电缆的第一项工作便是全身心地投入电缆产业的学习中。基于此前在电气战略管理部工作的优势,经他分析后发现正泰电缆市场存在巨大的潜能。“只要正泰全产业链的愿景不变,正泰电缆完全可以实现百亿元的市场份额。”八年前的汪进早早地提出了正泰电缆未来100亿元的销售目标,这让周遭的同事讶异不已,大家玩笑着说汪进是“说神”,对未来考虑的太过理想。要知道,当时的电缆公司全年的销售额仅有4亿元左右。

七八年前的正泰电缆,在更多人看来只是正泰的鸡肋产品,存在投入大、风险高、产能低、回报率低等问题,从组后的一两年时间困难重重。上至电缆股东,下至销售人员、一线员工都很迷茫。汪进发现棘手的问题随之而来凸显无疑。如何在妥协的过程中让团队听他的,对于汪进来说无疑是门管理艺术。

哪怕绝大多数人都不同意汪进的观点,认为他只属于鼓吹派、理想化、理论派,但他还是把转变员工思想观念摆在首位。“恶补知识不是一天两天就能速成的,我的要求是无论是行政、销售还是生产,都需要全方位学习电缆知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正泰电缆全员都在进行产业知识的培训。但凡空闲时间,汪进就会拉上团队成员到办公室外的小会议室,一块白板成了他贯宣理念的思想阵地。

“最开始对团队成员的引导说白了就是填鸭式地‘洗脑’,质疑声音不断,‘可能吗’的反问不绝于耳。”经过与每一个模块成员长达八九个月的沟通与碰撞,大家开始逐渐理解与反思是否有实现的可能性。

虽然几轮沟通中仍有一部分人提出质疑,但汪进觉得是时候带团队深入河南、陕西、陕西等市场进行攻关,转变销售模式。他们通过倒推的方式发现客户群!当时大量的工作在研究客户后寻找与筛选适合做此项目的电缆代理商。例如在跟电力局的合作中,先了解电力局的需求再制定与选择代理商标准。所有的标准制定都须从认同正泰理念、理解正泰愿景作为出发点,只有找到相契合的营销理念和价值观,后面的工作往往事半功倍。

2009年以后,正泰在电缆市场的占有率和销售份额明显提升,电缆的销售额连续五年保持20%以上的增长率,在电力系统等主流市场获得的订单超过销售量的50%,汪进称,随着销售市场的拓展,正泰电缆时常陷入供不应求的状态,产能跟不上成了阻碍企业发展的短板,电缆公司2014年已在率先布局一个咸阳区域工厂,未来将打造四到五个区域工厂,2015年将达到近20亿元的销售业绩,预计2016年的发展势头更为迅猛。

经过六七年的梳理,电缆从内部管理团队到外部渠道团队的建设在业内都属于中上,随着品牌认知度的提升,营销模式的领先,正泰电缆的优势越发明显。电缆不断结合销售完善产品系列,与正泰新能源相互应用,在产业链上达到完美对接。八年的时间,汪进的电缆职场从质疑开始,到收获赞许,股东们、团队成员们都开始相信正泰电缆的百亿目标不是梦!


(四)

汪进常常问自己,坚守正泰的理由是什么?他说,在追寻答案的道路上,也经历过几次的思想转变。从最初希望拿到更高的薪资到情感激励下的在正泰有翻成绩,再到现在希望能够实现正泰的社会价值和自我的价值。他深知,这样的转变是在十五年不断转岗的过程中逐步沉淀的。

“我是农村出来的,父母的教育简单质朴,那就是要正直、感恩。”汪进说,如何回馈正泰多年的培养是自己一直来的梦想。他想通过最大化地发挥自身价值,发挥团队成员的作用,提升电缆的市场潜能来助力集团实现“创世界名牌 圆工业强国梦”的愿景。

“对于家人,除了感谢他们多年来的包容和理解,还有就是我深深的愧疚。十多年来,他们跟着我三地跑,在背后默默地支持我!”2004年的汪进到上海,他的家人还在温州;当2006年家人追随到上海,他又在2007年去嘉兴。一个家庭频繁搬迁过程也在见证正泰在迅猛扩张的步伐。正泰每一个区域的布局,都离不开那些先锋卫士的开疆扩土,如今看似轻描淡写地“温州、上海、嘉兴”三地转的过程,实则代表了诸如“汪进家”的正泰人的大迁移……

2015年8月,正泰电缆。此时的汪进已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调整了三四种坐姿,近三个小时的交谈异常顺畅。这完全打破了他此前不知该从何谈起的顾虑。交谈以1998年如何来到正泰开始,结束在他细数着一串耳熟能详的名字声中。汪进努力地回忆并感恩着十五年来在正泰每一位同事。他的思绪如同轻柔的雨点,飘落后播撒在自己的心坎儿。吴纪侠,季九如,吴炳池,陈国良,施贻新,寿国春,刘玉民、林银海……于他而言,那些名字,是教导,是关爱,是成长,是互助……

汪进说,他的梦想在正泰!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