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0日 星期日 2016年10月(第5期)
上一期 下一期

忘不了的“阿公”

2016-11-29 15:45:08

文/王旭梅


阿公姓“吴”,是我迈进会计行业的启蒙老师,更是我的恩人。

吴阿公是正泰前身乐清市求精开关厂的老会计,财务部经理。金秋十月,在这收获的季节里,吴阿公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挚爱的这片土地。逝世那天,他的坟头竟有含苞待放桃花正,入殓那天桃花徐徐开放,洁白的桃花你是否也在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吊念对阿公的哀思?吴阿公是位和蔼、风趣、乐观的长者。记得初次见阿公是在柳市上园工业区CJ10车间,那时的阿公手里总是拿着一沓沓发票,笑眯眯的在车间来回巡视着。隔了二十多天后,我便成了他的属下。初到财务部,一切是那样的陌生,阿公则亲自带我去领取办公所需的各种物品,笑容满面地给我安排座位。由于我不是会计科班毕业,阿公就鼓励我参加柳市乡镇企业局举办的第二期会计培训班学习,最终让我顺利持证上岗。那时的我总是庆幸自己遇到了贵人。从车间、仓库的报表编制着手到凭证装订,阿公总是耐心教我并放心的让我去尝试着做,每月的盘存工作也在阿公的指导下井然有序地开展,车间和仓库极少发生盈亏。

吴阿公特别敬业,是乐清资深会计,远近闻名的“铁算子”。那时,我们已经开始用计算器了,但阿公的算盘打得不仅准而且超快,甚至都超过了计算器的速度。看阿公快速地用算盘计算,我们心里也只有羡慕的份儿。记忆中的1992年日销售已经有好几万元,当时的产品有交流接触器、热继电器、中间继电器等。面对不同产品的成本计算,阿公从来不马虎,对外协的应付账款更是做到日清月结。有时为了及时赶出领导所需财务报表,阿公有好几夜都在办公室通宵达旦对账,阿公的这种敬业精神着实是我们后辈学习的榜样。

吴阿公是位热心的领导,他特别关心下属,工作之余喜欢给办公室的姑娘牵线搭桥。那时的阿公也曾成功地为同事牵过线,也给我介绍过男朋友,而且在“关键时刻”还帮我把关。阿公对我特别的关心,有一次他去外地出差,也是他生平第一次坐飞机,回来时除了给我讲述坐飞机的感受外竟然还带了一份礼物。1994年,阿公向公司领导推荐让我学电脑,从而让我成为了当时正泰第一位用电脑做账的财务人员。周围的同事都以羡慕的眼光看着我,有一位老同事竟还偷偷的问我,阿公是你什么亲戚?吴阿公是位热情好客、平易近人的老人。每次公司同事去拜访他都是热情招待。记得有一次,几位同事相约一起去他乐清的家,家里准备了茶水、点心、水果,并烧好一桌饭菜招待我们。而他则老早在忠节门老人亭边迎接我们。多年来,阿公一直好客,直至在医院病榻上,受病痛折磨的他也总不忘吩咐家人要好好招待客人。吴阿公很关心国家时事,最喜欢听收音广播,那时在他的公司宿舍里收藏着款式不一的收音机,那时只要有新的款式收音机出厂,阿公必会去买一台。最大的爱好就是经常手捧收音机边散步边听广播。1999年阿公在正泰退休后,有了充足的休闲时间,阿公信仰基督教,星期天他必去教堂听道礼拜。同时在儿女的安排和照顾下,阿公这几年也去了国内外多地旅游,北京、天津、长江三峡、桂林、昆明、香港、越南、缅甸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仍记得80多岁的他还很健谈,仍旧关心正泰的发展。每次我去拜望他,他问得最多的是公司的近况:上海输配电发展如何,杭州太阳能出口情况,集团今年业绩怎样?员工现在有多少人?一些词语如“经济疲软、效益、产值、市场”常常从他的嘴里蹦出。今年阿公中风住院期间,在未失语之前我还过去看望他。躺在病床上的他还心系公司发展,询问公司的业务情况,而他生病一事却一再嘱咐我不要告诉公司领导,别给公司领导添麻烦。 

今年六月的一个周末,我去看望阿公,或许是阿婆和他儿女的精心照料,或许是上帝对阿公的厚爱,阿公的病情开始好转,能够在公园慢慢挪动。那天坐在轮子上的阿公和我们聊着说着。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两小时,且扶着病房门口的栏杆足足有半小时竟说自己不累,然而没人料想这是成了阿公失语前和我的最后一次说话。我记得当时他说:“刚在一楼有人说我只有70多岁,我说已有90岁了,照他这么说难道能活一百岁不成?”阿公就是这么幽默风趣,把我们都逗笑了。然而,这个“好转”太过短暂,阿公第二次中风失语,每况愈下,终究抵抗不住病痛的折磨,吴阿公离开了我们。

阿公,我很庆幸能见您最后一面。“无复见忠孝长者太息先生去也,幸博得会计公公原与晚辈师之”。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