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8月30日 星期二 2016年8月(第4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李锦彪:格物而致知

2016-11-29 14:21:04

文/王艳丽


人物简介

李锦彪,男,辽宁人,博士研究生学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2003年加盟正泰。历任正泰电气变压器事业部总经理兼总工程师、变压器事业部总经理、变压器与高压开关事业部总经理,现任正泰电气副总裁、变压器事业部总经理。他是正泰输配电产业基地主要建设者之一,是输配电产业向高压、超高压、智能电网领域转型突破的技术带头人。在任期间,完成了110KV到500KV变压器、220KV电抗器、智能组件等新产品开发与入市,为正泰输配电产业健康持续发展、行业地位提升做出了突出贡献。

2014年,被评为正泰创业三十周年“卓越贡献人物”。



《礼记·大学》曰“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意思是指研究事物原理而获得知识。李锦彪集正泰电气副总裁、变压器事业部总经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于一身,游刃行走于管理与科研之间,以“格物而致知”为座右铭,全身心探求变压器技术改进与创新。


高低压产业发展辩证法

王艳丽(以下简称王):正泰是靠低压电器起家的企业,从一个家族企业发展为电气全产业链供应商与行业引领者,您作为正泰输变电产业的开创者、实践者,如何看待正泰变电产业在正泰产业链中的地位?

李锦彪(以下简称李):由于低压市场准入相对高压市场准入其门槛相对较低,低压企业众多,例如,中国电器之都——柳市,大多数是低压电器企业,在这个领域,市场围绕一个传统的利益点相互残酷竞争,市场竞争依靠的是产品和营销策略的不断变化来争夺较为微薄的利润空间,美国著名战略学家勒妮·莫博涅在《蓝海战略》中把这个空间称之为“红海”,认为为了避免在现有市场中陷入内讧式争夺,为开发引领未来的商业机会,企业应该将眼光投向新的市场空间,他把这个空间称之为蓝海,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创造并掌控所展露出来的市场机会。到2000年左右,正泰集团公司已经是中国低压电气产品产销量最大的企业,市场份额已经将近30%,那么接下来如何发展,是进一步集中我们所有的精力在低压电气领域,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还是进军房地产来搞多元化,搞其他方面的发展,还是坚持产业升级,在电气产品领域进一步向高压电气产品方向发展,应该讲我们已经到了一个抉择的时候。所以集团公司经过深思熟虑、仔细研究之后,把产业链延长,向高压电气进军。2003年7月,集团公司正式决定投资35亿元在上海松江建立占地1500亩的输配电产业项目,从这一天起,标志着正泰集团公司从低压电器产品这个领域正式进入了高压输配电领域。发展至今,高压产业已经历了11年的发展历程,在国内外输变电领域树立了正泰高压电气的品牌形象,从取得的成效果来看,这条路是走对了。

王:相比低压产业,正泰在高压电气领域无疑是一个后来者,为了后来居上,变压器产业采取了哪些策略?

李:做高压电气产品与做低压电器差别非常明显,正泰低压产业起步早,技术成熟,是当然的行业引领者,但是我们的高压相对起步较晚,要实现后来居上,为电气全产业链做贡献,意味着我们必须突破常规,这其中有两个最关键的因素:

首先就是技术,而技术的核心是人,因此,从一开始,我们就树立了这样一个理念:“要用最先进的技术和设备、最优秀的人才、最科学的管理”,来保证高压产品研发和生产的的生产顺利进行,以技术换时间和市场。本着这条思路,正泰电气广招行业人才,专注技术开发与产品研发与硬件投入的并举,为输配电产业的腾飞打下坚实的基础。 例如,在正泰电气产业基地建设的2004年,我们就完成新产品开发,初步实现了向高电压等级发展,向电力自动化突破,向成套技术延伸的科技战略目标,当年正泰电气技术中心就被评为上海市技术中心。2005年,正泰电气共完成输配电新产品开发22项,全年申请专利13项,到2006年我们初步建成了500余人的研发、销售及生产强大的工程师队伍。为了掌握核心技术,我们与国内上海交大、同济、清华等知名高校进行合作,我们开发的126千伏GIS七种新产品,通过国家级鉴定,并被专家认为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当年,我们公司被上海市认定为上海市高新技术企业。

其次,就是要在充分发挥我们低压产业优势的基础上,发挥全产业链供应商和服务商的竞争优势。我们在依托温州低压产业的基础上,配齐配全高中低压产品,目前,我们的输配电产品基本上覆盖500千伏及以下输配电产品,其中主要有高压变压器,高压开关,包括断路器和GIS,高压绝缘子,中低压开关成套设备,配电自动化,电线电缆,基本上输配电领域的产品我们都有涉猎。除了输配电产品开发和制造之外,我们正泰电气也可以向用户提供工程设计、安装、总包等增值性的服务。我们基本上做到了除了发电之外,输配电产品的制造和设计、安装全程的集成和系统化服务。 


人才是变压器事业发展的关键

王:据我所知,正泰的管理层和技术人员中,为数不少的管理者和技术人员来自国有企业,从现在来看,他们中间的大多数都发展得不错,您如何看民营企业这种人才“虹吸效应“?

李:2003年,我在沈阳某家国企做总工程师,后来我在北京一次行业会议中结识了正泰,在与正泰相关领导沟通交流后,感觉到民营企业机制确实要比国有企业更活,所以毅然辞去了原职,来到了正泰。当时,输配电变压器事业部处于筹建阶段,很多事情都需要我亲历亲为,从北方到南方,无论是在心理上还是在环境上都有不适应的地方,由于是筹建,因此从招聘到厂房工艺设计,事情太多太多,时间和身心都被工作占据了。好在我这个人对环境、条件、财富等没有太高的追求,是一个纯粹的技术男,有事干就好,对外在的东西考虑也不多。不过这么多年下来,让我最遗憾的就是对家人的亏欠。之前,我在沈阳郊区买了套房子,把年迈的母亲和爱人的父母也都接了过去,想着一家人其乐融融地住在一起,也让老人们颐养天年。可在新家才住了两天,就离开了家人到了上海,和几个员工一起挤在租来的房子里,其中的落差,也许只有相同经历的人才会感同身受。2004年初,我带着招聘的十几个技术人员到了上海松江,投入紧张的筹建工作,工作的强度完全可以用“没日没夜”来形容,既要协调新建厂房事宜,又要在临时厂房开始生产、销售,人手又少,所以工作还是挺累的。但是,相对以前在国有企业,总感觉到有使不完的劲,为什么呢?一个根源在于,我们能发现自己的价值所在,并且感觉到也确实实现了自我价值。记得当时,南董给我们画了一个蓝图,“在未来的世界电气之林,有一个品牌来自中国,他的名字叫正泰”,这个蓝图多多少少对我们第一批正泰电气人产生了重大影响,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怀着满腔热情,先干再说!”

王:您刚才讲到人才作为变压器事业部的重器,在企业发展中发挥了重大作用,我想知道,您在变压器事业部的人才建设中是如何做的呢?

李: 应该说,从一开始,我们就非常重视人才队伍建设。我们组织设立了技术体系制度,根据技术人员能力、经验等进行考核考评;同时,还设立了科技奖励基金等激励政策,保障企业技术创新。例如,2014年,上海市成立第二批院士专家工作站,我们吸引了精通多种专业的复合型科技人才加盟了公司,充实科研队伍和提高科研水平,成为公司科技发展的生力军。有的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有的为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奖单位的项目负责人,有的曾多次获得国家、省部级科技进步个人奖,拥有科技人员860人,各类研究与试验人员400余人,其中,高级技术职称32人,中级技术职称125人,初级技术职称157人,大学本科学历及以上占19.32%,是一支名副其实的高素质人才队伍。

成功的一面是辛酸,一面是喜悦

王:变压器事业部,历经11年发展,其间的辛酸确实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这期间,您有哪些辛酸,有哪些喜悦?

李:辛酸更多的是一种经历,就像“凤凰涅磐、拔毛断喙、鹰获重生”一样,这是一种必须,所谓阳光总在风雨后,就是这个意思。11年了,变压器事业部一步步从无到有,从“野战军”到“正规军”,从亏损到盈利,从创业初期的亏损到两年半后开始持续盈利,辛酸当然不少,但它只能说是一种必要的付出。在11年不到的时间里,变压器事业部拥有了750kV及以下电力变压器的全部资质,“500kV电力变压器产业化”项目获得“2009年上海市火炬计划项目证书”、“BKS—30000/220并联电抗器”经鉴定技术水平达到国际领先。产品在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及下属的省市电网公司,钢铁冶金、水泥、石油化工及国电、国能等发电企业,以及国外80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应用,在国内外市场上取得500kV、400kV、330kV、220kV、110kV产品的运行业绩。这些成绩提高了公司整体技术水平和行业竞争力,促进了输配电基地建设以及输配电产业化进程,这些成绩的取得历经辛酸,但足以让我们感到喜悦。我记得,2012年9月,高压开关产品合并到变压器事业部,当时,高压开关产品连续多年亏损,团队压力很大。我们从技术研发、工艺改进、采购降本、流程再造等方面入手,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奋斗,2013年,实现盈利,这让我们非常振奋。所以啊,成功就像一枚硬币,一面是辛酸,一面是喜悦。

王:变压器事业部在“十三五规划”方面是怎么考虑的?

李:11年的发展,我们取得了一些成绩,但相比做得好的同行,我想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我想,十三五期间,我们应有这样一个目标:变压器750kV以上实现销售,要跨入到行业第一阵营,实现变压器整体产业销售收入突破20亿元;公司产品要在不断满足客户、市场需求的基础上进行研发,要往智能、环保方向发展;要打造一支实践经验丰富+理论基础扎实+敬业精神足的技术团队;摸索适合公司的销售模式,打造一支能力强的销售队伍,做好自我销售。继续加强国际贸易,拓展国际市场。当然在规模增大的同时,要实现更大的盈利能力,回报股东、员工和社会。


我是“宅”男

王:我们在采访的过程中发现,绝大多数成功者都喜欢看书,我想知道,您的业余时间是如何分配的?

李:我就是一个典型“宅”男。尽管我担任了多个行政职务,但我更倾向于认为我是一个技术人员,我对研发具有浓厚兴趣,并以此为乐,目前我在研究电磁场仿真技术。平时下了班就是在书房里看专业书籍,研究变压器技术。为了更好地研究,我专门配置了几台电脑,没有软件就自己编写代码,开发程序,这是一个“创造”的过程,我乐在其中。最大的休闲就是游泳了,一天下来游个泳,埋在书房钻研,白天积累起来的各种负面情绪和烦恼就都没有了。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