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6月30日 星期四 2016年6月(第3期)
上一期 下一期

马尔萨斯的《人口原理》

2016-11-29 13:43:34


文/梅安石


读大学那会儿,我时常去图书馆三楼某个区域,那块叫做政治经济学的地方游荡。像个猎手,在浓密的草丛里,窥看西方学者如何专注深情地思考。

那段时光也就是指缝间的事,却被拷问得欣喜,拷打得痛苦。欣喜的是,这些大师对模糊事物分析得井井有条,独树一帜的思维成为某个领域的标杆。痛苦的是,有些艰涩难懂的东西不得不让我浅尝辄止,思想上蓬头垢面。

马尔萨斯的《人口原理》无疑就是这样一本令人欣喜又痛苦的书。它被放在亚当斯密、李嘉图著作的附近,时常引起我的注意。每当我路过那个转角,就感觉被一种深邃的眼睛盯着,在告示着它的领域神圣不可侵犯。我只便灰溜溜地躲开,以至于没机会去拜读。

巴黎传来史无前例的恐怖袭击,噩耗如黑云般轰隆压来。是什么恩怨,非得通过杀戮来解决?是什么世仇,必须残害百姓以泄愤?这促使我对恐怖组织产生了好奇。进而联想到了战争、瘟疫、贫穷等一系列令人悚然的名词。我顺着这些触角,尝试着摸索到它的长藤,来找到诱发这些毒瘤的根源和它们相互之间的联系。而马尔萨斯的《人口原理》就像在漫漫黑夜里撕开的一道缝隙,透入的光亮令人振奋不已,预示着我苦苦追寻的答案。

在《人口原理》这本书中,马尔萨斯围绕着两个命题展开。命题一,食物是人类生存所必需的;命题二,两性间的情欲是必然的,而且几乎会保持现状。情欲的必然,引起人口的增殖。但人口的增殖不是无限的,它必然受限于食物。好比动植物的繁衍受限于空间和营养。我们不能排除一些没有情欲的个例,但若仅从个例就推论其终将成为规则,规则成为个例,这不讲究辩论的哲学方式。

有了以上两个命题,我们便容易得出结论,若人口不加以抑制,则数量将以几何比率进行增殖,比如二十五年翻一番;人口的增加,必然提高生活资料的需求,人们就会生产更多的生活资料。而土地的供应能力仅以算术比率来增加,无法满足几何比率增长的人口,造成的结果就是一部分人发生困难,而被另一部分人强烈地感应到。

自然法则不允许动植物无限地增长,对于拥有发达大脑、无所不能的人类同样适用。它会通过一系列苦难和罪恶对人类进行抑制。

生活资料跟不上人口的增长,导致贫穷的发生。印第安妇女命中注定要手脚不停地干活,去获得更多的生活资料。有时为了干活不得不遗弃年老无助的老人,或者家中应得到照料的婴儿,由于得不到足够的照料过早地夭折。甚至出现贩卖自己儿女、盗窃、抢劫一系列罪恶。成吉思汗也许是为了信仰而征战不息,其实真正原因是游牧民族人口膨胀导致的资源匮乏,饥寒交迫的士兵如饿狼般搅得世界天昏地暗,入主富足的农耕社会是其存活的必然选择。战争带来的种族灭绝,使人口大幅度减少,缓解了资源匮乏的境地。在十四世纪中期,欧洲受到一场具毁灭性瘟疫的侵袭,一种来自于鼠疫杆菌的传染性疾病。据估算,当时在欧洲、中东、北非和印度地区,大约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因此而死亡。人口的膨胀,房屋的缺少,贫民们不得不挤在破旧、肮脏的房屋里和老鼠共眠,导致瘟疫快速席卷开来。人们因为生活资料的匮乏,得不到足够的营养,病者得不到照顾很容易过早地死亡。

不遵守自然法则,过分的超过它所能承载的压力时,它就会通过贫穷、战争、瘟疫等一系列苦难和罪恶来抑制人口的增长。如果我们不主动采取措施,控制自己的情欲,控制爆炸式增长的人口,大自然总会有办法悄然实施刑罚。那就不难理解,中东地区的战乱不断,是因为土地等资源的攫取;恐怖组织的滋生,大致也离不开利益博弈的结果。

人类科技的进步,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地球供养的能力。看似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而贪欲正像当年的黑死病一样蔓延和膨胀,人类不再满足于吃饱穿暖!有钱的人可以拥有好几辆车,让整个城市血液停滞。汽车那令人作呕的呼吸,导致变了天似的乌烟瘴气。地球千疮百孔,四处冒烟,河流漂浮着死鱼,古迹因为酸雨叹息着皱纹。泄露的石油破坏了海洋生态环境,未加防范的废气,染脏了多少无辜居民的心肺。资源是有限的,而贪欲是无限的,不加限制的攫取,不做好善后的保护,我们这一代会背上历史骂名的。

罗曼罗兰说:“清贫,不仅是思想的导师,也是风格的导师,他使精神和肉体都知道什么是淡泊。”论语也有:“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我们是时候多追求些精神的快乐,而物质方面恰当就好,恰当就好。过度的挥霍,深不见底的虚荣,枯竭了资源,我们的后代子孙怎么办?我想到莫言的一句话:人类啊,悠着点,十分聪明用五分,留下五分给子孙。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