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6月30日 星期四 2016年6月(第3期)
上一期 下一期

岳子的开心事

2016-11-29 13:39:10

文/李汝鑫(零部件制造部)  


岳子觉得这一夜特别漫长,他醒了好几次,可每一次醒来窗外都还是漆黑一片,仿佛有人拿了块黑布盖住了太阳,当他终于发现窗外闪过一丝光亮,再也按捺不住,从床上跳了起来,匆匆抹了把脸,就往公司赶去。

他要走很远的路才能到公司,之前他买过一辆二手自行车,后来被偷了,就干脆走路了,反正还可以锻炼身体,他想。晨雾渐渐散去,他的身形慢慢浮现出来,中等身材,身着正泰工作服,头发看上去好久没理了,盖住了耳朵,胡须也很杂乱,仿佛无人看管的花盆里野蛮生产的杂草,令人奇怪的是,他没有一个早起的人睡眼惺忪和慵懒的神情,而是双眼透着精光,仿佛像是一个在产房外等呆很久的男人即将见到初生的孩子一样。

太阳终于从层层迷雾中挣脱出来,像是费劲了力气,挣的脸都红了,霞光铺在岳子脸上,他仿佛看到了少女偷沾了清酒的酡红的脸庞,令人陶醉。这也是他这么多年都不搬家的原因——每天可以迎着朝阳上班,追着落日回家。

岳子开了灯,办公室睁开了眼,像往常一样,他开始一天的忙碌。

“岳子,这么早啊,昆仑项目新产品营销会今天在温州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你知道吗?”说话的是一个30岁出头的妇女,大家都叫她胖姐。

“这事儿公司谁不知道啊,这可是我们公司的大事,甚至是咱们电器领域的大事儿!”还没等岳子接话,一个声音插进来,说话的叫小王,一个年轻的小伙儿,平时做事儿很认真,对人也很热情,虽然刚毕业参加工作还缺乏经验,但是勤奋好学,大家都很认可他。

“听说好多公司领导都会去,我要是能去见见咱们南董就好了。”他继续说道,并一脸钦羡。

“谁想见南董啊?”一只干净爽朗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大家知道,是主管来了,“产品营销会开完之后,产品开始流向市场,面向客户,我们将面临新的挑战,一刻也不能松懈。”没等大家接话,他接着说道。

“听说公司开发昆仑新产品投入了1.5亿资金,是不是真的?”小王问道。

“这个我可不知道,但这次昆仑产品可靠性试验就进行了差不多八千次,申请的专利有三四百项,从产品的设计、材料的选择到现在成品发布总共有400多核心研发人员全程参与达三年之久,这个成本是极高的。”主管说。

听到这些数据,岳子感觉到很震撼,他只是负责昆仑产品中小小的一部分,可是他却无比地自豪,他觉得他也是巍巍昆仑的一颗基石。同时,他也知道在产品营销的时候将会有更大的挑战,将会面临客户提出的问题。在大批量生产的时候,模具的情况、零件的质量都将直接影响着产品的性能,这让他在激动之余又再次感到了压力,上一次这种压力出现是在产品连续试验不合格,不停的更改零部件、更改材料的时候。

一路走来,从产品外观、颜色的确定,高温高湿不合格外壳材料的不断调整、升级,到产品慢复位时不断更改外壳、手柄、杠杆及锁扣的结构、材料,再到侵犯专利时调整结构规避,到长延时试验不合格时不停的更改材料、做实验,一路风风雨雨,一路披荆斩棘,终于能将团队努力的成果安心的交到客户手上,想到这些,岳子就激动地想哭。

 岳子今天下了个早班,这是难得的一次,他哼着小调,遇到熟人都会招呼一声“吃了吗?”

“哟,岳子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啊,娶小老婆了啊?”路过一个杂货铺的时候,一个微微发胖的中年妇女打趣到,说完还咯咯咯的笑,岳子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大家都叫她丁嫂,每天上下班都会路过她那里,有时候岳子会在她那里买点日用品,一来二去,也就熟了。“嘿嘿,丁嫂,一瓶黄酒,二两花生米。”岳子不善言辞,就嘿嘿笑了下,要了自己的东西,丁嫂知道岳子今天肯定是极高兴的。几年前,他刚得儿子那会儿,就会经常来要一瓶黄酒,二两花生米。这两年,尤其近半年,岳子都很晚才下班有时候她都关门了还没见他回来。

岳子到家时,他老婆正在洗菜,准备做饭,儿子在看动画片,“爸爸,你回来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早,不用加班吗?”儿子首先发现他,奶声奶气地说道,他老婆回头看到了他,显然很吃惊,“你回来了,今天不用加班吗?”“嗯,今天不加班。”边说,边把刚买的花生米递给她,把黄酒放在桌上,然后抱起他儿子,“儿子,让爸爸看会儿电视好吗?”

“嗯~嗯~”尾音拖的很长,显然不太愿意。

“你爸爸很少这么早下班,你要乖点。”妈妈说道,儿子一脸不甘心但还是把遥控递给了爸爸,“对正泰人来说新产品的研发过程,不是一次优化,而是一次进化,将为中国制造创造新的定义,意义深远。”副总裁郭嵋俊的讲话从电视里传出,“正泰?爸爸,那不是你们公司吗?”儿子一脸疑惑,“这个新产品,就是你爸爸他们研发制造出来的。”老婆一脸温柔瞥了他一眼,“哇塞,爸爸,你真是太厉害了,我长大也要成为像爸爸那么厉害的人。”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