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6月30日 星期四 2016年6月(第3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海外潮汐 非洲半月行

2016-11-29 13:14:29

文/赵玲 季节(正泰仪表)


5月中旬到6月初,我们再次踏上非洲大地,由于日程安排得非常紧凑,不是在拜访客户、洽谈项目,就是在去拜访客户的路上,很多时候都无暇欣赏非洲的美丽风光。本次所见所感也是零零碎碎,但非洲印象却是通过手中的笔描述了下来。


参加南非电能表展

5月15日,我们在上海浦东机场登上了飞往开普敦的飞机,途径迪拜中转了3个小时,历经21个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南非开普敦。南非与北京有六个小时时差,当地时间下午四点半,北京已是晚上十点半了。当飞机从外海下降徐徐接近水面,滑向地面的时候,终于看到了海畔上的明珠——开普敦。出了机场,一股清新空气便迎面袭来,令人心仪,一扫旅途的疲惫。我们终于踏上了非洲最南端的国土,放眼望去一张张黑人朋友的脸孔在视野里晃动,一种陌生又略带紧张的感觉油然而生。开普敦的导游向我们介绍:这座城市始建于1652年,是西方殖民主义者在南部非洲最早建立的一个据点。开普敦是一座美丽的城市,享有“南非诸城之母”、彩虹之都、风筝之都、花的世界、欧洲风情等雅号;还有好气候、水城、女人城、风城,白人城之称。开普敦西濒大西洋,南临印度洋,背山面海,气候温和,风光明媚,景点众多,每年吸引世界各地的大量游客涌入。听到这些的时候,我们在入关时那种语言不通靠手势表达的顾虑和20多个小时乘机的劳累一扫而光。

随后,我们乘巴士入住了开普敦当地一家名叫Cape Sun  Hotel的酒店。毕竟经历了20多个小时的飞行,随身还带了一大包的展品和样宣资料,明天还要到现场进行布展。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我们一行便乘坐当地的巴士前往本次展览的目的地——开普敦国际展览中心。

开普敦国际会议中心(CTICC)位于中心商业区的外围。它靠近城市的心脏Victoria&Alfred海滨区的活力跳动地带,在海岸区的周围地带,有一连串的饭店,服装店及购物中心。在正式开业大典上,总统塔布·姆贝基称其发展为“希望的象征”。据了解,开普敦国际会议中心由荷兰RAI集团运作,其设计符合各种类型的代表团及访客的不同需要,具有可以分割的,多种用途的会议设施及专用的展览设施,可创造一种允许几种社交活动及重大仪式同时进行的环境。两个会议中心,可提供优秀的技术基础设施以及卓越的音响效果,可提供阶梯座位可供大型的全体会议,讲座,产品发布颁奖晚会及戏曲演出会使用。这里提供了10000平方米的专用免费展览及贸易展位,并有优美的桌山为背景。开普敦国际会议中心的内部装潢反映了城市之外的现代化,恬静及“非洲神宗”的喜盈氛围。大胆的非同一般的艺术作品表达了非洲及开普的精华,确保该中心不但具有高深的技术,而且具有美学的享受。位于主要门厅内的引人注目的宽28米,高度近8米的浮雕作品,上有猴面包树,暴风云,动物及人,它是一个已故不须曼人艺术大师TuoiStefaansSamcuia和获奖艺术家BrettMurray的合作精品,反映出南非文化的丰富多样性。

在现场,正泰设计的展台已整体完成,正泰的LOGO在灯光的映衬下格外醒目。接待区、参观区、演示区分工明确。我们随即投入到紧张的布展当中。由于所有展品、样宣、礼品等都是历经20多个小时的自行携带,所以在现场我们还有重要的一个环节,将带来的东西根据展区的功能设置进行不同的摆放。公司总经理施贻新也和我们一起,提前来到展台巡视并和大家一起布展。正泰仪表公司已连续参加三届南非表计展,一届比一届有收获。这次独立设计的精美展台和接待区虽然只有24平米,但仍旧是简洁大气。在为期三天的展会上,我们重点展示公司自主研发的单相导轨式预付费表 DDSY666 、单相键盘式预付费表 DDSY666J,以及挂在背景墙上的三相键盘式预付费表。展览会上,来到了公司展台的国际客户络绎不绝,有南非电力公司的,也有非洲周边国家电力公司、建筑公司和市政、开发商的客人,一波紧接着一波,应接不暇。背景墙上的产品与系统装备生动形象演示,直观的反映了智能售电系统的简易便捷的操作,好多顾客都耐心地询问起电能表的工艺和在非洲当地市场的应用前景;我们的产品也吸引了很多电力公司的专业人员的注意力,他们询问预防费电表和智能售电系统的特点,有的甚至坐下来和我们的技术人员进行了详谈,并进行操作的演练。

南非电力表计展览是非洲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参与人员等级最高、影响力最深远的一次展会,产品展示覆盖电力和水务全部产业链,包括发电、太阳能、水电、风电、表计、输配电、电力大客户比如矿业、电力零售商、商业、农业等行业、水务等各个领域。三天的展会,有的留下名片,有的留下联系方式,有的拿走了我们的样宣资料,有的甚至表示找机会到公司进行实地考察。我们也寻找了一些非常有潜力的客户,比如获取了南非ESKOM具体产品的技术要求,了解了同行产品样宣和产品照片。在现场,我们将从国内带来的各种电表样宣和全部分发完毕;也旁听了由电力公司、市政建设公司、政府部长、开发商、金融精英和工程总承包商组成的电力大客户高峰论坛,了解南非和非洲当地对电能表的市场需求和技术要求特点,产品资质认证等非常重要的信息。

偷得半天的闲暇,我们有幸参观了南非开普敦非常有名的桌山。桌山(英语:Table Mountain)意为“海角之城”,是南非的平顶山,可俯瞰开普敦市和桌湾,耸立于高而多岩石的开普半岛北端。

桌山位于开普敦城区西部,狮子头、信号山、魔鬼峰等。海拔虽然只有1087米,但却因砂岩层暴露於强风和受流水侵蚀形成非常的奇特平顶桌面。在开普敦,无论站在任何地方,放眼望去,桌山就在你的眼前,群峰绵延,尤其是夕阳西坠时,群山笼罩着白丝条般的云彩,涂上一层晚霞,宛如鲜艳夺目的彩缎,装饰着碧蓝的天空,映衬出这座城市青山绿水的自然风光。 


我们的车到达山腰的缆车站,然后搭乘登山缆车上山,据说缆车于1929年开始服务,到了1997年10月更全面翻新,整个登山过程只需6分钟。缆车绳长1120米,车身可360度旋转,让乘客饱览全方位风景。车下还有装有4吨水,一边运水一边起到平衡作用。那缆车近八角形,以中间为轴,行车时以较慢的速度旋转着。高两米多,直径五米多,站立二、三十名游客不成问题。四周边围一米之上,均是玻璃,视野极好!在桌山顶可以看到大西洋中的一个小岛,这个在世界地图上小得无法标记的罗本岛,曾囚禁了南非黑人政治家纳尔逊·曼德拉18年之久。同曼德拉关押在一起的有千百名黑人反抗者,有的疯了,有的长眠在那里,曼德拉最终活着走出牢笼,他不仅成为一位黑人领袖,更成为这个国家民族融合的推动者。罗本岛对于大众的意义,并不是“苦难”,而是一个伟人“以德报怨”的胸怀。

桌山不算高,但有许多独特之处。山顶部分峻崖峭壁巍峨壮观,山腰一带热带林木苍翠欲滴,山脚地区车水马龙,港湾货轮穿梭,有机地构成一幅天然美景。淡淡的白云覆盖在山顶上,头顶着蔚蓝色的天空,人在山上走,物在云中游,犹如遨游在太空。


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

5月20日早上6点,我们乘坐南非航空公司客机,历经7个小时的飞行,到达了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

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夜色下,感觉如同中国的县城(其实范围很大)。初见街道上的大群黑人总感觉很新奇,觉得人口不少,围着公共汽车叫卖的很多。刚到坦桑首都,只是偶尔到附近的海滩去玩一小时。达累斯萨拉姆有着海洋气候,终年温暖湿热,无台风,标准的热带美丽风光。 城市里有许多像中国南方木棉花树般的树种,鲜红透绿。市里老城区的绿化规划水平很低,富人们的别墅花园内植物修剪齐整。

在坦桑尼亚五天的时间里,行程被安排的满满的。除了拜访客户,洽谈项目还是拜访客户。从南非到坦桑尼亚,我们感受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风土人情。一个是非洲最发达的国家,一个是像我们国家80年代初的样子。

坦桑尼亚,位于非洲东部、赤道以南。北与肯尼亚和乌干达交界,南与赞比亚、马拉维、莫桑比克接壤,西与卢旺达、布隆迪和刚果(金)为邻,东濒印度洋。大陆海岸线长840公里。

在坦桑尼亚拜访客户,目的地是达累斯萨拉姆。我以前的印象中认为:达累斯萨拉姆是坦桑尼亚的首都。这一次,我又错了。达累斯萨拉姆,当地人多称之为达市。我问了几个当地客户坦桑尼亚的首都是哪里。不管是谁,他们都不假思索地答:多多马。

坦桑尼亚是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不到600美元。来达市之前,我想象这里一定是“行人稀少车马稀”。但来了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再次错了。达市现有人口400万,行人熙熙攘攘;街道两边,摊位林立,买卖十分红火。每天上下班高峰,堵车非常严重,汽车排成了长龙。打车外出,司机经常善意提醒,尽量避免堵车高峰时出门。一天,我们动身去另外一个客户那里拜访,出发的时间是晚上7点,正好赶上了大堵车。从市中心出城,路程不到7公里,但竟然花了两个小时。

让我大感意外的是车虽然很堵,可司机们的表现却相当文明。他们耐心平和,很少鸣喇叭也很少抢路强行。我不解地问司机,他自豪地回答:“英国殖民坦桑尼亚多年,我们养成了欧洲式的绅士风度。”

去坦桑尼亚之前,一些有经验的朋友告诉我们,许多非洲人贪小便宜,出行时,最好准备点零钱,以备不时之需。一天下午,我外出有事。5月下旬的坦桑尼亚已经闷热难当。过一个路口时,一位穿着整洁、怀抱文件夹的女交警跃入我的眼帘。我径直走过去要求给她照张相。她直摆手示意不行,但嘴里却嘟囔不停,脸上又挂着笑,似乎可以。

 她说的是斯瓦西里语,我不懂。僵持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朋友讲的“贪小便宜”的事,我顿时大悟。掏出5000先令(约20元人民币)塞给她,问题一下子解决了。这位女交警特别配合,你想怎么照就怎么照。

 还有一次,我打车去一个地方。出租车司机转了好多圈,找不着,急得满头大汗。我也坐不住下车问路边一位闲站着的年轻人。他倒是不客气,直接先要钱然后才告诉我。他收了钱,马上一努嘴:“这里就是。”原来,我们已到了目的地门前。


乌干达卡帕拉

在经过3个多小时的飞行,我们又从坦桑尼亚飞到了乌干达恩德培机场。 

乌干达是个美丽的国度。飞机快要降落在恩德培机场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骑着仙鹤低低地遨游在仙境一般。

小小的机场只有一条跑道,恰好建筑在伸向维多利亚湖的一条窄窄的半岛上。跑道与半岛成十字交叉,跑道两端都是湛蓝湛蓝的湖水。飞机即将降落时,竟然直冲向湖水而去,不免使人有些提心掉胆,飞机会不会真的一头栽到水中?不一会透过薄薄的云层,跑道出现在眼前,顿感释然。飞机降落在跑道上,飞速向前滑行,未免又使人紧张起来,因为前面不远处就是波光粼粼的湖水。担心是多余的,飞机恰好在跑道尽头的湖边停住了。机场大厅极其小巧,虽说没有现代化的设施,但是干净而整洁,就像建在维多利亚湖边的一个别墅。我们很快通过安检,乘坐出租车住进酒店。

赤道从乌干达国土上穿过,气温本应酷热潮湿。但由于地处东非高原,海拔1000—1500米,这里的气温大为降低,年平均气温21-22度,温度和湿度都恰到好处。这里的居民不用空调,即使是富人的别墅也没有看到空调。白天在下雨之前偶尔有点闷热,不过只要呆在屋子里,一般不会出汗。阵雨过后,却是阵阵凉风,尤其是晚上的雨后,甚至有些寒意袭来。晚上则始终是凉爽的,坐在草坪的凳子上,看着满天的星斗闪耀,大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享受着这赤道上的凉意。

在乌干达五天的行程都非常紧凑,每天都要拜访客户,对于当地的风土人情无暇顾及,但这5天的时间里,通过与客户的沟通,所见所闻又有另一种感受。

乌干达这么一个贫穷的地方,房价却是高的惊人。从客户那里了解到,无论是店面还是居住的地方,好像永远都是求大于供的状态。有客户说租住算是在市郊的三室一厅,650美金每个月,不包水电。这样的房子还算是一般的公寓楼,要是租个别墅的话价钱可想而知了。乌干达社会治安虽说没有预想得那样糟,但从一些现象上来分析肯定也算不上好。在恩德培市,稍微可能有点大额现金的地方,如银行、加油站、超市、电信营业厅、聚乐部、宾馆等门口,都有荷枪实弹的保安。这是这座城市街头的一大景观。当你看到身穿制服,手持步枪或冲锋枪的人时,不要以为是警察,他们是私人保安。至于警察,反倒见不到人影。

这里的街道上倒也车水马龙,一派繁忙景象,显现出现代社会的生机。但交通状况是比较差。卡帕拉街道全部没有人行道但车速又特别高,大部分车辆都是西方淘汰下来的二手车。交通规则上,除英国式的靠左行之外,据当地人说,一旦出现人车相撞事故,不论何故,责任全部在人,车主只管开车走人。所以这里的朋友反复叮嘱我们,上街一定要小心再小心。而当地“TAXI”可不是我们认为的出租车,而是能装十几个人的小公共汽车。为了赚钱,这种车往是在狭小的空间里塞上20-30个人才肯走,而且开得极快,在大街上有时摇摇晃晃像醉汉一样就冲你过来了,“嗖”地一声与你擦身而过。

这就是目前我所感受到的乌干达,对某些人来说它也许是天堂;但对另一些人来说,它也许是地狱。但是这个国家充满希望。5天的时间并不长,但却感受到这个国家还是挺有生机的,道路在拓宽,交通在改善,所有的人都在忙碌。

半个多月的非洲之行,感受了非洲大陆的生机。这里蕴藏着各种商机,只有努力只要奋斗,对从事市场开拓人员来说非洲是块沃土。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