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0日 星期四 2014年10月(总第43期)
上一期 下一期

为什么创二代做得不够好?

2015-04-13 16:48:48

文/郎咸平(知名经济学家,香港中文大学首席教授)

未来10年中国企业家最关心的问题,不仅仅是人民币汇率、劳动力价格、税负过重等这些加在民企身上的枷锁,还有自己的企业该如何传承下去。改革开放至今30多年,第一批下海创业的人已经面临退休,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实际的问题。这是我在 《郎咸平说:萧条下的希望》 中重点谈到的问题之一。在书中我建议中国的企业家不仅仅要学李嘉诚的排兵布阵,更要学他是怎么顺利把自己手中的权力交给大儿子李泽钜的。

中国社科院的调查显示,中国第一代企业家的平均年龄已处于55岁至75岁,此后5到10年内,全国将有300多万家民营企业迎来代际传承。截至2012年7月15日,A股有1394家民营企业,其中有684家为家族企业,但只有7%的“二代”正式接手家族企业,剩下的绝大部分企业还在创一代手中。目前全球前100名富豪有34%是来自于继承,中国的前100名富豪只有1%是来自于继承,其他的都是富一代在掌控。所以这个数据也证实了一个观点,也就是说财富还在第一代手中正要开始传给第二代。那么我们的第二代能不能有所作为,将第一代的事业发扬光大,这不单是这些家族的责任,就是对全国老百姓而言都是一个重大的事件。因为只有他们做得好,我们老百姓才有工作,只有企业赚大钱了,之后才可能给员工加薪。可以说,我们全国的老百姓都和这些家族企业有着密切的关联,如何取得双赢是每一个老百姓所关心的话题,相信没人想看到双输。

既然谈到家族企业,我们首先要谈一下家族企业传承正常吗?很多家族企业老板是我的学生,他们中有些人会说“我觉得家族传承不好,应该聘请一个职业经理人来打理”。其实这种想法就是错的,为什么?家族企业才是世界的主流,非家族企业反而不是主流。而且,家族传承的企业比职业经理人打理的企业更有生命力。美国上市公司中职业经理人控制的占65%,家族传承的公司占35%,但是家族企业经营质量更好。美国上市公司中按10年平均值计,家族企业的股票投资回报率为15.6%,而非家族企业的股票投资回报率则只有11.2%;家族企业资产回报率5.4%,非家族企业为4.1%;收入差距就更大了,家族企业年度收入增幅23.4%,非家族企业为10.8%。

家族企业传承是全球的主流,据美国季刊《家族企业》杂志的统计,美国家族企业的占比达到54.5%,英国为76%,澳大利亚是75%,西班牙是71%,意大利、瑞典和德国超过90%。但是我们中国还没有建立起一套顺畅的交接班流程。我的同事、香港中文大学的范博宏教授对近20年来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200宗家族企业传承作了深入调研,企业从第一代传承到第二代的时候公司的价值平均损失60%,其中香港更严重,从创一代传承到创二代家族企业的市值要损失80%。之所以如此,范博宏认为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是家族成员内斗。最典型的是香港新鸿基郭氏三兄弟,刚开始接手时还能齐心协力,家族资产从他们接手时的254亿增长到2008年的2000亿港币。此后三兄弟开始内斗,先是两个弟弟联手把大哥赶出董事局,后来大哥自曝家丑举报两个弟弟拿地过程中行贿,导致2012年3月两个弟弟被捕,2个月后大哥郭炳湘也被捕,新鸿基地产股价先后蒸发几百亿。此外,香港罗氏家族内斗导致股价下跌90%,香港镛记酒家创办人的两个儿子内斗了两年多迟迟谈不拢,霍英东家族在他去世五年后矛盾爆发,这样的例子在这些豪门中数不胜数。

中国内地的情况有些不同,因为内地的创一代很多都是一个子女,比如说王健林、宗庆后、刘永好、马化腾、梁稳根、李彦宏等等。这样一来虽然不存在内斗的问题,但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创二代的水平如何。福布斯专门针对A股企业所做的调研,创二代接手的企业66家,创一代经营的企业645家。创一代经营企业的净利润复合增长率是9.9%,创二代接管企业则只有2.5%而已;创一代经营企业的三年平均净利润率是9.7%,创二代接管企业只有6.4%;创一代经营企业的资本回报率(ROE)为11.4%,创二代接管企业为10.2%;创一代经营企业的资产回报率(ROA)是5.8%,创二代接管企业为5.4%。
也就是说,依中国A股的现状来看,创二代接管的企业远远不如创一代经营的好,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创二代做得不够好,或者可以说能力有限。这才是最值得我们关心的话题。家族企业是一个全新的潮流,十八届三中全会更为民营企业提供了更多的发展空间,我们认为中国将来应该会成为一个以民营企业、民营家族企业为主导的经济体,如果创二代是这个水平的话,那我们的未来就堪忧了。只有企业经营得好老百姓才会好,只有企业赚大钱老百姓才能更富裕,这是一个密不可分的关系,是一个互利共赢的关系,我们一定要认真对待。

为什么创二代做得不够好?据我所知,很多的创一代很早就把子女送出国念书,甚至念最好的学校,像伊顿公学、剑桥、牛津、哈佛、耶鲁等,可是这样做真的有用吗?是不是整个对第二代的培育都是错误的呢?

媒体报道宗馥莉说“我觉得政府需要面对我们这一代,我们这一代永远不可能像我老爸那一代一样”。很明显这是期待政府为企业改革,这个方向当然是对的,尤其是接受过西方教育的一定会认为:政府就是为企业服务的。但是在今天的中国还做不到这一点。当媒体问及:“难道要把企业整个搬到国外去吗?”宗馥莉反问:“真是有可能,你知道李嘉诚都已经搬出去了,为什么我以后不可能搬出去呢?”

另有统计显示,49%的第二代不认同父母亲的经营方法,但他们接班之后交出的成绩单还不如第一代,可见他们所谓的经营理念都是错的。难道他们在外国受过的教育都是错的?难道他们所接受的最先进的管理模式是错的?难道送他们出国是错的,所以才使得他们能力下降吗?对这个问题,我有两点思考。

第一,以宗馥莉为代表的第二代并不接受中国的游戏规则。截至目前,我们的企业经营还是非常落伍的,举一个例子,如果你跟地方政府处得不好,那么我请问你怎么去拿地,又怎么去应付那么多的琐事,比如税务、卫生等等,因为这些关系搞不好就会很麻烦。所以说,如果你不想继承企业而只想像我一样做一个学者那无所谓,但如果你要继承企业却又不尊重游戏规则,那么受伤害的就不只是你自己而是整个社会。

第二,在国外学到的知识并不适用于中国。很多创一代不但把子女送到国外接受教育,甚至还希望他们能够在国外的企业工作几年后再回来,这本无可厚非。但是我想请各位记住,国外那一套教学理念和国外的企业传承是相通的,从学校学到的那一套管理模式到国外企业就能运用,因为他们所学的案例也都是企业的案例,直接可以用。所以,如果你在美国念书,然后直接到美国公司做事,那么可以学以致用。但是用于中国国内企业就不可以。各位知道为什么吗?美国企业家的管理模式是模块化的,也就是说他把整个公司的管理分成若干块,每一块都有专人负责,所有模块组合在一起又协调良好就是一个好的公司。中国的企业管理能够模块化吗?根本不可能。以我个人经验,如果某家公司请我去演讲,我要坐哪班飞机,什么时候抵达,派什么车去接,企业一把手如果不过问的话就一定会出问题。所以在中国做企业家非常辛苦,事无巨细都要亲自过问,只要不过问肯定就会出问题。假设你在美国工作了五年,学会了企业若干模块中的一块,可是就算你学得再精,拿回国内还是没用。这种模块式的管理模式拿到中国就会水土不服。

我相信以上两点是造成中国创二代所经营企业的绩效远远不如创一代的最主要的原因。我建议中国的企业家一定要在这方面花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好好思考一下如何做一个有效的企业传承,让自己的子女不但能够接手家族企业,同时还能发扬光大。我也建议创二代先不要去参加各种俱乐部,学习那些欧洲贵族的生活方式,而是先去学习父辈身上的优点,了解中国社会的特点,这是经营好企业的先决条件。同时,我们政府未来如何转型成为服务型政府,真正服务这些民营企业,创造一个更好的投资营商环境,让所有企业都能够茁壮成长,这才是政府应该关注的最重要的执政目标。

无论如何,我们的民营企业正在一天天壮大,交接班的问题也一定会克服,只是学费交多少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深化改革,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对民营企业的限制进一步放开,这是前所未有的利好。民营企业会进一步壮大,这是政府松绑的必然结果。

(摘自《郎咸平说:萧条下的希望》,东方出版社。标题及称谓有更改。)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