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0日 星期四 2014年10月(总第43期)
上一期 下一期

周其仁:水落石出机会多

2015-04-13 16:44:04

首先从经济形势开始讲,中国从2007年增长率14-15%到现在的7-8%之间,高位下行挑战是比较大的。经济增长速度从持续高速降至中高速,这就是新常态。这个经济活动总有一个道理吧?

经济下行的三个因素

第一个因素是外需收缩。中国经济是很大程度靠开放,出口占GDP的30、40%,高峰时甚至达到60、70%。所以,全球经济一收缩就受冲击。欧债危机对全球的信心打击比美国金融危机要大很多,欧洲还没有走出欧债危机的阴影。现在周边局势紧张,是一个危险的征兆,其实是经济上没有出路的一个表现。外需收缩影响高度依赖全球经济的中国,高速增长就开始下行了。

第二个因素是内部的因素。连续高速增长有什么特点?好的时候就埋着很多麻烦的根源。从03年,从换届之后,,你说为什么不断地调控?高速增长的时候,担心速度太快。在那个情况下,宏观调控是对付经济过热,行政性措施很多。现在新一届政府抓简政放权,取消审批。这些审批在我看来绝大部分不是计划经济留下的,而是高速增长的一个副产品。中国经济没有像过去什么姓社姓资这种大棒子没了,被中国经济增长冲掉了。但是中国经济的细铁丝,装上去很容易,拿下来很困难,都有文件的,有的进入法律了。这是中国经济增长当中非常隐蔽的下行的刹车法,不但使办事效率变慢,关健是挫伤了企业家精神。
第三个因素是经济原因,高速增长时货币过多投放,物价上涨,真实利率就是负的。假如名义利率3%,通货膨胀率是5%,谁借钱谁得到两个点的补助。高速增长时、信贷需求是比经济增长还要旺,这是个巨大的财富转移,谁不在那个时候抓紧贷款,谁就吃亏。因为借款就拿到一个真实利率为负的补贴。但是等到经济一下行物价稳定时,这把刀倒过来,谁借钱杀谁。真实利率转正,这里外里就是4-5个点,过去的危机就是这么来的。尤其像我们这个低度依靠资本金,低度依靠股权融资,高度依靠银行融资的国家,这把刀比欧美的这种股份金融制为主的经济更难受。

须应对“水落石出”

经济下行就源于这三点:外需收缩,调控带来的行政摩擦、金融变量。那么下行带来什么东西呢?就是水落石出。

第一块石头:成本。经济高速增长时,抢人、抢电、抢地,所有要素价格都在往上抬。这个抬你不怕,因为经济在往高走,追加杀跌,只要这些要素预期更高的收益,成本不是问题。那时的问题是招不到人,拿不到地。等到经济下行,水位一落,水位落是你卖的东西的价格下去了,但是你买的东西的价格没有下去或者说没有马上下去,很多企业垮就垮在这个阶段。你卖的东西价钱已经出不了价了,你工人工资能马上砍下去吗?你过去欠的那些钱的条约能马上改吗?能把利率往下调吗?这是下行当中一把刀。就是你高速增长,高预期情况下,经济一下行,成本就变成一块石头顶着。

第二块石头:债务。高速增长不借钱就要吃亏,宏观上在财富重新分配,就是存款人补贴借款。为什么这些年国企长得这么快?他贷款优先权,你负利率的时候能借到钱什么含义?这本身就是财富。问题是一下行,利率转正,这块石头就把你顶上了。你看这个危机来的时候,同样一个企业,同样一个老板,他无法面对,我怎么会借这么多钱?其实就是参数变了,市场的残酷性他就是翻脸不认人。这时候财务成本是你所有成本当中地把刀。浙江在这个问题上真是一场重创。联保到底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为什么国企不要联保,为什么民企就要联保,联保把很多好企业拖进去了,这是宏观层面要反省的,银行制度要反省的,我们产业领袖要反省,当时为什么保这么多啊?问题信贷需求是要放在变动的环境里估量。经济规律就是水落了石头要出来,所以无论如何这次要痛定思痛。

第三块石头:过剩产能。为什么没有信心?前后左右都是产能,没有市场、没有订单,谁看了也怕。

不把那些过剩产能消掉,债务盘掉,整个体质上不来。现在就是个机会。

第一要理成本。成本这个事情,就是冯仑那句话——“熬”。经济下行,所有价格都会下去,但是前后不一。卖东西的价降得快,你买的东西价降得慢,而你挺不过这一段。所以为什么这个时候建议政府减税呢?这时候减税很多企业都活下来了,就这一口气的事儿。

成本这块石头,比较而言是好消化的。困难的是第二块石头债务。上一波你利用负利率要把这口吃到尽了,现在肯定是高负债,那高负债就要处理负债,债务重组,盘资产。

下一个机会在哪里

对优秀企业来说这是好机会,资产重组的好机会。这么大的经济体7%的增长十年就翻一倍。谁都说不行的时候,是投资的好时候,是下一个机会的开始。

第一个机会是全球布局。美国经济恢复向好,一定会传导到中国来。当然新的情况出现了,美国新产业革命,很多美国公司回去,美国的电价非常有竞争力。所以现在有很多美国制造,综合成本不见得比在中国制造差那么远,但倒过来也是中国制造业在美国布局的机会。我一月份在哥伦比亚访问,有位浙商在宾夕法尼亚投资,台州一个小企业做餐具的。这个快餐配件挺简单,大头是杯子,杯子看似简单,但不能漏,不能烫着人。设备制造都是日本德国的,产品成本当中,机器本身比例高,资本比例高,人工比例低,所以美国人工贵对这个成本抵消掉了。第二电便宜,土地便宜。现在发达国家的招商引资跟前些年中国一样,优惠条件很多。这是中国的机会,也是民营企业的机会。不要分国内国外,全球一起看,哪个综合因素合算。他过去设厂后大市场还是在美国,已经拿到麦当劳的订单,在美国快餐餐具能拿到麦当劳订单,那就是资质的标准了。我们现在一讲外贸就是欧美日,不要忽视了新兴市场从07到2013年涨了一倍。我国有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我们已经跟国家建议了,要用对外投资带动对外贸易。当年我们的外贸靠什么?成熟的市场、成熟的购买力,成熟的基础设施。现在可能要面对一个需要投资的市场,需要建设的基础设施的市场,全是中国的长项。新疆一些民营企业往中亚走,势头非常好。想想当年,邓小平鼓励大家到欧洲去,发达国家资金过剩在找出路,邓小平说胆子大一点借一点来,陈云补了一句话“那个不是自由外汇”。什么意思啊?现在才懂,人家借钱给你买他的货,德国货怎么进中国啊?为什么今天这么多设备是德国的?当年你没钱对不对,他的总理追到机场跟古牧讲,50亿美元的单子,你们要借我现在就签。现在懂了,那50亿美元不是你借去想怎么花怎么花的,那50亿美元是借去买德国产品。我们今天为什么不能这么做?为什么很多企业不能到柬埔寨去投公路、码头,就是市场。下一步,我们要全球布局。

第二个机会是改革。假如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60条都落实了,中国会是什么样?我认为这是中国企业家的一个机会,这次变化不是仅仅是一个发财的机会而已,是一个综合配套改革。我讲句老实话,超出我的预料。市场经济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句话我没想到能写进去,这句话奠定中国二十年发展机会。为什么?中国现在没拿进市场的资源多着呢,只要把一个领域往外开,你看看多少机会!这么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7-10年翻一番,我觉得投资机会就是围绕改革看投资机会。文化改革多大机会?多大市场?我们现在所有贸易中,就是服务贸易是逆差,服务贸易和大尺度文化产品,这个事情不值得我们干吗?你看韩国,就那个骑马跳的全世界跳了多少遍。中国这么多人才,为什么不能变成产品?不能变成文化影响力!。
第三个机会是品质提升。现在进口为什么这么旺?中国下一步是品质提升的一个集中期,所有产品从吃到穿,品质提升,这个市场不得了。邓小平当年爬黄山,来回就讲一句话,旅游业是重要产业。旅游、度假,都是巨大的商机。十几亿人要求品质提高,现在这些方面的投资是远远不足啊。中国的衣食住行吃穿,都面临一个品质提升。而我们现在还是成本领先,快打快走的战法占主导地位。

第四个机会是新技术。这一场冲击波也叫产业革命,这如果不做反应,不投资,这个机会就会错过。

经济高位下行是巨大的挑战。对付三块石头的同时,要看未来。有一个企业家问我,说现在对民营企业的风险是什么?我说现在的风险就是放弃,十年以后你一定后悔。现在形势好是大家都觉得形势不好,等到大家都觉得形势好的时候,那买什么都贵了,你想下手晚了。

(本文根据现场讲话内容整理 萧萧)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