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0日 星期二 2014年12月(总第44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像一座围城

2015-04-13 14:57:00

文/刘隆飞(正泰仪表)

从建立人人小站到微信订阅号(nihao_shiguang),有时候我好想写一篇关于自己的文章聊以回报大家默默的关注,工作的烦心加上生活的琐碎,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我想这次离职也算生命之中的一个插曲,那就从这儿说起。

工作并不是生活的全部。确切来说离职这个想法是上个月刚刚萌发的,从想到实现仅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次真的实现很快。有的人问我离职是否是对工资待遇的不满,我想说与这点真的无很大关联,更多的是考虑未来的发展,我深知好逸恶劳、温水煮青蛙对个人的影响,也深知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爱岗奉献的精神,我只不过是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内罢了,更多的是享受这份经历,当然有附加价值也是一个原因。我不是伟人,必须重新审视下过去、现在和未来,以至于有个美好的人生轨迹,所谓的伟大不过是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不相违背达到最优罢了(纯属个人见解)。很多时候想要把一个想法变成现实真的很难,因为实现成本很高。生活之中太多的东西需要参杂其中,不断地思考衡量,达到一个平衡点,这也是为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考虑的越多的原因。很多原来敢想的,现在却不敢做了。当然这是建立在你的物质和精神远没有达到理想富裕的结果。

其实我们从始至终都在矛盾之中徜徉。来Chint工作之前,曾在北方一家小国企工作,有个驻厂的上海人老陈,是他给了我南下的勇气。从父母在不远游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种观念的转变,当然也参杂着一些感情的因素,我毅然决定南下。不得不说那段时光工资很低但真的是热情删除并快乐着!现在回首来看工作和快乐根本就不怎么搭边,也可能过去的事情总会被现在的我们莫名其妙的修饰过。来到Chint后接触了一些新的东西,在工作之余和同事朋友去旅行,更多是乐山乐水,出差时去深圳、上海、北京,不太喜欢去城市旅游体验这种喧嚣,去雁荡、三清、张家界、古凤凰,总是能带给我各种新鲜和奇遇。特别是一个人,去湖南张家界正赶上十月一日,我已做好了露宿街头的准备,遇到了少年甲,是我和土家族大姐说情给他安排在大姐的亲戚家,去凤凰遇到了当兵的李哥,一起住民宅、住客栈同床共枕,说着各种无需考虑对方想法的话题,半夜在古城门下聆听卖唱青年不羁的歌声与音乐,这都是无法在现实生活工作中寻觅到的。旅行并非旅游,因为无法预知,所以充满憧憬。旅行的乐趣在于途中便开始计划着下个去的地方,以至于计划离职时打算带着工作所存储的那点儿积蓄先去边远山区支教一个月,完后背起行囊进藏旅行。为此我查阅了很多支教的组织、进藏旅行的QQ群和论坛并在心里勾勒出一条条堪称完美的路线,现在每次登录QQ只能莞尔一笑的看见已被禁止打扰各种组群上所提示的数字罢了。

身边的人一直在左右你的想法。但我却影响着一个去年10月已经离职背包进藏的朋友,进藏之前所需行囊和单反相机都是我和同学一起选配的,送他的路上他瘦弱的身躯肩负上硕大的行囊,总是显的格格不入,我们每天会关注他的QQ和微信朋友圈那一张张高山、积雪、蓝天、湖泊和一点点变得黝黑健壮的面孔,会激动的收到从西藏飘过来各种盖了章的风景明信片及牦牛肉干,我总是在心里嘀咕,等着有一天我也会顺着你的脚印去追寻那份祥和与宁静。回来时,他虽花光了他的所有积蓄而且还欠着信用卡上万块的数字,以至于卖掉了单反和行李,但这种精神真的随着我们年龄的不断增长渐行渐远了,这段美好的经历所得到远不止所花掉的价值。进藏的想法和情怀我不会抛弃,哪怕是一万年,可能不再是自己,会是父母、爱人与孩子!写到这里突然想起赵雷的那首歌《画》:

画一群鸟儿陪着我 再画上绿岭和青坡 画上宁静与祥和……

最后我想引用我前段时间所写的说说: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像一座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而墙外的想进来!无时无刻充满着这样那样的矛盾,永不休止…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