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8月18日 星期一 2014年8月(总第42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温州民商银行:且行且珍惜

2014-11-25 15:37:53

       让温州人魂萦梦牵三十余年、由温州民资主导发起设立的民营银行终于获批筹建。这也是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的一项重大成果。

       但是,还没等温州人好好品味这份喜悦,一连串必须回答的问题已随之而来:开办民营银行曾是温州民企的诉求,为什么获批筹建的“温州民商银行”尚未组建,就有部分原定的股东陆续退出?银监会“自担风险”的试点任务,民营“新兵”能否扛得起?在商业银行业务同质化的大环境下,后来者又该如何与传统银行竞争……

股东退出“另有隐情”

       来自浙江省银监局的消息显示,获批筹建的“温州民商银行”注册资本为20亿元,正泰和华峰作为主发起人,向银监会申请的股份合计49%。

       然而,这一组建方案与媒体前期披露的组建方案有了很大的变动。“在原来的组建方案中,温州民商银行的主发起单位正泰持股比例为20%,另外5家民企巨头华峰、森马、奥康、红蜻蜓、报喜鸟集团各持股10%,剩余的30%股份,则由温州各县(市区)的十余家优质民营企业持有。”一位知情者透露。

       算起来,从1986年11月,杨嘉兴等人把民营金融机构——温州鹿城城市信用社办起来开始,温州人开办民营银行的梦想就一直没有停止过。2012年温州被国家确定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且将开办民营银行写入金改“十二条”之后,开办民营银行更是成为了温州民营企业家的诉求。

       “我记得那个时候,包括我们在内,给市金融办提交了申办方案的‘银行’就有四五家。”温州温商联合投资中心总经理吕卫国告诉记者,当时他牵头联合了12家外地商会,预筹建温商银行。“还有一些华侨牵头想设立的华侨银行、金融设备企业想组建的行业银行等。”吕卫国说。

       于是,众人更加疑惑,千辛万苦获准筹建的“香饽饽”,为什么到了眼前却被“放弃”?

       “部分原定股东的退出或者不参与,是有各自原因的。但绝不是外界猜测的‘这些民企不行了’,或者是‘温州民商银行没前途’。”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给记者归纳了三大导致温州民企“离场”的原因。

       相关法规对上市公司筹建民营银行诸多约束,导致不少股东在“上市”和“办银行”之间,选择了前者。如正准备上市的红蜻蜓、欲拓展新疆天然气市场的金卡科技都是因此而退出的。

       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选择对自身已有实业的进一步投资,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例如一鸣乳业董事会最后决定将手头资金优先发展奶牛养殖。

       更为重要的还有银监会给各参与股东设定的一系列高门槛:例如股东的身份要是本土的实体经济企业、“一控两参”(即已经控股一家银行或者参与两家银行)不能参与、所有对外投资在总资产的比例不超过50%等等。另外,还有一些参与一家商业银行又投资参股村镇银行或者新型金融机构——小额贷款公司的企业,例如奥康、报喜鸟、森马等股东出于自身风险控制考量等各种原因,最终选择了退场。

       在温州大学城市学院金融系主任叶茜茜看来,“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理由退出或者不参与,我认为这都是一件好事。通过对市场风险的分析判断自己是否适合参与,而不是盲目地跟进,这是温州民资投资成熟的表现”。叶茜茜告诉记者,众人眼中躺着也赚钱的银行其实利润率很可能只有1%至2%的微利,“那些国有银行的巨大收益事实上是来自其庞大的规模,躺着赚钱只是一种表象。对于刚刚进入的民营银行,前期若是出现亏损也是非常正常的事。”

       张震宇透露,目前温州民商银行的股东置换工作正在推进之中,目前尚未确定的股份大约还剩下20%。“但已经有5家企业在谈。”张震宇说,“力争年底前完成所有的筹建工作。”

“风险自担”责任更重

       叶茜茜所说的“风险自担”,则是银监会对于试点民营银行的明确要求。按其规定,在风险承担方面,发起人在以认购股份对银行承担责任的基础上,还自愿承担了更多的责任。即在存款保险制度尚未建立的背景下,若银行面临破产清算的风险,且净资产不足以赔偿存款人存款,发起人将以企业或其实际控制人净资产,对存款人存款给予全部或部分赔付。

       “推行自担剩余风险,说到底就是通过自我增信安排,进一步提高民营银行的社会公信力。不然老百姓怎么肯放心把钱存到你这?”叶茜茜说。

       不过,在温州本土另外一家商业银行的负责人看来,“风险自担”对于资本金只有20亿元的民商银行来说,虽然看上去危机重重,但实质上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银行有其自身的风险防控机制,比如为保证客户提取存款和资金清算需要而特别设定的存款准备金制度,以提高公司的抗风险能力为主要目的的风险拨备制度等等。”另外,除了常规性建立银行主要管理制度、搭建风险防范体系框架等防风险措施外,存款保险制度建立是化解风险的有效方法之一。

       张震宇同样认为“风险自担”是眼下一种为了增强民营银行社会公信力的特殊、暂时性制度,“等到存款保险制度出台,这项制度自然就被消除了。”

“‘风险自担’对我们来说,意味着更多的承担,也意味着更好的风险防控机制的设立,意味着对服务对象更深入、更详尽的了解。”华峰集团副总裁、华丰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翁奕峰表示,民商银行的批准筹建仅仅只是刚刚开始,“获批不易,经营更加不易。”

服务必须更接地气

       银监会表示,3家试点银行在发展战略与市场定位方面各有特色,目标是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高效和差异化的金融服务。其中温州民商银行定位于主要为温州区域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小区居民、县域三农提供普惠金融服务。

       正泰集团副总裁徐志武表示组建温州本土的民营银行,会对现有的银行体系起到一个很好的补充作用,可以增加对实体经济的竞争性金融供给,丰富银行业服务体系。另外温州民营银行对本地情况比较熟悉,信息成本低,对银行来说征信成本也相对较低,这样能够对温州中小微实体企业起到一个比较好的促进作用。

       翁奕峰也表示,温州民营银行要做“百年老店”,立足点就是以在银行里还没有融到资的中小微企业作为主要的支持对象。服务好温商,让温州的民营资金在投资上更加优化。“我们与国有银行相比还是有很多共性的,这些共性其实也是一种劣势,只有坚持差异化竞争、立足做小做精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温州民商银行的现有定位,叶茜茜表示极大地认同。她告诉记者,温州民商银行只有凭借地缘优势、信息成本优势,倚靠更加接近中小微企业和“三农”需求的创新金融产品,才能建立与传统银行相抗衡的核心竞争力。

       “温州民商银行的筹建设立,可能还会遇到很多问题。但它对于民间资本真正进入金融领域、探索金融市场充分竞争、促进小微企业特色服务等方面会有重要的里程碑式作用。它不是终点,而是起点。”张震宇说。

(摘自8月1日《浙江日报》)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