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22日 星期二 2014年6月(总第41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沉甸甸的“国际化”

2014-07-23 15:04:11

      1984年,温州作为首批沿海开放城市之一,站在了改革开放的战略前沿。那一年,我创办了正泰集团。物换星移,不知不觉间,正泰集团也迎来了创业30周年的日子。

      回想过去的时光,我和我的企业,伴随着改革开放,走过了一段不同寻常的“国际化”之路,留下了许多令人难忘的记忆。

      1963年,我出生在温州乐清县柳市镇一个清贫的农民家庭。改革开放前的温州,是贫穷和落后的代名词。和那个年代的大部分农村孩子一样,我的童年生活充满艰辛。打从我记事起,我们家的房屋就是当地最差的,屋顶是用茅草盖成的,风一吹,常常是天上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吃饭,也往往是吃了上顿,还不知下顿的米在哪里。13岁那年的一个夏天,父亲不幸在劳动中受伤,造成右腿粉碎性骨折,卧床不起。身为长子,我不得不辍学回家,承担起养家糊口照顾弟妹的重担。修鞋是父亲的绝活,我子承父业,挑着鞋担在柳市大街小巷摆摊补鞋,以此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

      在信息相对闭塞的80年代,没有发达的通讯设备,要想了解外面的世界就只有通过不断地与人沟通。此后三年多的时间里,我常在修鞋时同客人聊天,获取信息,以便寻找更好的出路,也从顾客那里学到了不少关于如何赚钱的生意经。客人中有很多是办电器厂的,也有的是专门搞推销的,从与他们的交谈中,我第一次听到“低压电器”这个词汇。从客人神采飞扬的炫耀中,我觉察到低压电器的市场前景广阔。不甘一辈子当鞋匠的我,不免也跃跃欲试,一股强烈的创业激情在心头涌动。

      于是,不顾家人的阻拦,邀约了三位朋友,在柳市后街拼租了半个柜台,自产自销,一开始从低压电器里最简单的信号灯按钮开关做起。我们买了些简单的开关,用最土的办法将每个配件绘制在图纸上,借此了解开关是怎么工作的。四个人工作得很卖力,每天几乎都要忙到凌晨3点。第一个月下来,四个人仅仅赚了35块钱,几位合伙的朋友很沮丧,我却暗自窃喜,收入虽不高,但没亏本,更重要的是看到了前景,看到了希望。

      1982年春,全国打击经济领域犯罪活动开始,柳市“八大王”中7人被抓判刑,只有“螺丝大王”刘大元只身逃跑,通缉令发到了全国,昔日热闹红火的柳市电器生意顿时沉寂了许多。1984年,中共中央下发了一号文件,提倡农村发展商品经济,提出要搞活流通,形势迅速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因“投机倒把”被治罪的“八大王”坐牢的被放出来了,逃出去的也陆续回来了,柳市的民营经济又渐渐恢复了元气。那段时间,当地工商部门每天平均批70多家低压电器企业。也就在那一年春天,温州与青岛、大连、秦皇岛、天津、烟台、连云港、南通、上海、宁波、福州、广州、湛江、北海等14个沿海城市,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首批对外开放城市。

      我看机会来了,仅靠一个柜台小打小闹是不行的。1984年7月,我把自家的房屋折价5万元作为投资,与人合伙创办了“乐清县求精开关厂” (正泰集团前身)。办厂之初,8个人在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小作坊里,日夜辛勤劳作。由于资金不足,无法加工产品零部件,我们赊来零件组装,卖出钱后再付款。一边跑购销接业务,一边做产品,小作坊工厂渐入正轨。

      求精开关厂的成长环境相当恶劣。当时,低压电器还没有技术标准,没有专业工艺。少数经营者利欲熏心,以次充好、以假乱真。从柳市销售出去的电器产品发生了严重的质量问题,各地电力工程事故频发,在全国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我们下定决心要以提高产品质量为生存之道,但一没技术二没人才。我多次往返上海,用诚心打动了上海3位技术专家。在技术专家的指导下,求精开关厂严把质量关。1986年底建起了全国第一个民营企业热继电器实验室,1988年领取了3张由国家机电部颁发的电器产业生产许可证。1990年,国家采取“打击、堵截、疏导、扶持”政策,对柳市低压电器进行清理整治。凭着过硬的产品质量和合法的经营手续,求精开关厂成为政府扶持的对象,迅速扩大了规模。随后,求精开关厂一分为二,“正泰”由此诞生。

      当时,温州作为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之一,国家在扩大地方权限和外商投资方面,给予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和措施。1986年,国务院颁布《关于鼓励外商投资的规定》,以税收优惠政策,鼓励外企来华投资。当时国有企业普遍缴纳33%的所得税,而外商投资企业可以享受10%-15%的所得税。为充分利用国家对合资企业的优惠政策,1991年我们成立“中美合资温州正泰电器有限公司”。并以此为契机引进了国外先进技术和设备,发展壮大企业实力,确立了电器专业化发展方向。

      

      伴随着经济全球化浪潮席卷而来,外资企业不断“入侵”国内市场。可以说,在家门口就受到了来自跨国公司的挤压。面对这样的局势,我们进行了研究和分析,只有面向世界,勇创世界名牌,与国外强手竞争,才能不断发展壮大,在国际电器行业中拥有一席之地。为此,正泰开始实行“以香港为窗口,以亚太市场为重点,发展西欧市场”的营销策略,千方百计拓展海外市场,发展外向型经济。

      1992年,我们第一次参加广交会,获得首笔出口订单,就此揭开了正泰外贸出口历史上的第一页。1993年,公司投入巨资,率先建起电器产品检测试验站。正泰按照国际标准,不断完善质量保证体系,并于1994年在全国同行业中率先通过了ISO9001质量体系认证。为学习国际化经验,公司先后派出1000余人次分别到美国、德国、法国、瑞士、泰国、比利时、巴拿马、菲律宾、新加波、阿联酋、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和地区考察学习。

      随后,零星地开始了国际贸易,并不断扩大份额,“正泰”产品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和美誉度逐年提升。1993年,正泰产品已经远销东南亚、中东、西非、西欧等十多个国家与地区,实现出口创汇1300万元,同比增长17倍,居乐清市“三资&rdquo。1994年,正泰集团外贸出口达4000万元,被列为全国外商投资企业外贸出口的“双优”单位。

      1995年,正泰产品销售额迅速扩大至8.6亿元,比上年增长32%。1996年,正泰成立了专门的贸易机构,1997年获得进出口经营权。同年正泰DZ47产品获取了海外认证证书(比利时CEBEC认证),首次取得了海外市场的国际通行证。

      以技术、质量作为基本支撑,以诚信和责任担当为本分的国际化品牌战略是正泰发展的根本。我至今记得一件事:1995年,正泰一批产品出口希腊,已经装箱,准备起运。质检员在最后一次检测中发现了一个很小的缺陷,某件产品颜色偏黄,按规定不能发货。国贸部门考虑到如果退回返工,耽误了交货期限要受重罚,不敢下决心,上报到公司。我知道后,告诉他们按规定办,赶不上这班轮船,就用航空快运发往希腊。核算下来,这批产品加上航空运费,成本足足增长80万。我安慰他们,算小账更要算大账,质量不能使企业一荣俱荣,却足以使企业一损俱损。比起正泰的国际声望和品牌价值,这点钱不算什么。

      1997年前后,我国宏观政策环境日趋改善,但行业竞争明显加剧。柳市整个低压电器行业经济运行的质量与效益在下降,国际强手对低压电器市场步步紧逼,正泰品牌受到威胁。我们意识到,国际化已经不是过去所理解的“将产品卖到国外去”那样简单,应该从技术、管理、人才、品牌等多方面,实行全方位的国际化。而在正泰集团内部,随着经济高速发展,股份合作制已经不适应企业向高层次、国际化发展的需求。高度集中的运作机制,开始暴露出资金运转的不灵活性和重复投产、设备利用率不高等缺陷,导致出现了集团管理机构“机关化”,人才竞争机制弱化等现象。正泰对进入集团的几十家小公司进行重组,形成全资控股和部分控股、参股的多样性股权结构,初步走上了现代企业集团的轨道。

      1999年正泰在美国硅谷注册成立了科研信息机构,先后在欧洲、北美、南美、中东等地建立了办事机构和营销网点,为开拓国际市场、实现营销全球化战略奠定了初步基础。

      当时,乐清市委、市政府提出打造“中低压电器先进制造基地”的战略构想。正泰抓住机遇,充分发挥温州社会化大生产、专业化大协作的“地利”条件,打造国际先进低压电器制造基地。集团先后投资6个多亿元,兴建了高科技工业园、成套设备工业园、电力变压器工业园和仪器仪表工业园,建成35千伏以下的中低压输变电产品生产制造基地,并投资5000万元建立科技大楼,用于科技成果的二次开发和实用型研究。

      此外,正泰充分利用上海科技、信息、人才和产业环境优势,整合原国家机械部在上海的九大研究所的科学技术资源,在上海建立技术研发中心、物流中心和信息中心。同时,配套发展高压输变电产业,在上海建造中高压输配电产业基地,以带动温州中低压电器的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和市场空间。由此,逐步形成温州为低压、仪表和建筑电器制造基地,上海为高压输配电设备制造、高端装备制造基地,杭州为工业自动化和光伏产业基地的“长三角布局”。

      与此同时,企业自主创新初见成效。高压成套设备,出口欧盟的燃气表在全国获得EEC国际权威认证,新一代自动化系统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等。为摘取通向国际市场的“金钥匙”,正泰在多个国家通过了质量体系认证,并且申报了境外商标专利,加入了总部设在瑞士的国际贸易信息网络,较早地加入了国际互联网,并注册顶级域名。公司先后通过了ISO14001环境体系认证和OHSA18001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部分产品已通过国际CB安全认证、美国UL认证、比利时CEBEC认证、荷兰KEMA认证等。

      中国加入WTO后,经济全球化进一步深入,给正泰创造了很多的机会,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市场竞争变得愈发激烈了,跨国公司对行业造成的压力也非常大。跨国公司经过多年的发展,在知识产权管理、企业管理等方面都领先于中国民营企业,它们对正泰采取的措施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兼并、收购、控股的方式,另一方面是以知识产权为由对我们进行打压、围堵。

      记得那是在2001年9月,为抓住我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带来的国际贸易大扩张机遇,我们委托中国商标专利事务所向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议定书的67个成员国提交了正泰英文商标“CHINT”的注册申请。按规定,自2001年9月18日起,如果该成员国在1年半的时间内没有驳回我们的申请,就表明我们的商标在该国已获得了注册。但随后,我们商标注册在欧洲好几个国家和美洲的巴西、亚洲的越南被驳回,原因在于,行业内的一家跨国公司率先在这些国家注册了与我们英文商标非常近似的“SCHINT”商标。这家跨国公司我们并不陌生,正是1992年提出收购正泰80%股权被我们拒绝的那家企业。后来又曾于1998年提出收购我们51%的股权,2004年又以正泰品牌定位中国低端市场,放弃国际市场的前提条件,愿意与我们成立50%对50%合资公司,均被我们拒绝。跨国公司,尤其是行业领军企业,维护自身全球市场地位的意识非常强烈。他们提出的并购邀约被我们一一拒绝后,对方并没有善罢甘休,对我们的市场挤压愈加变本加厉。

      2004年捷克共和国的一个工业展会上,某跨国公司在我们展台的正对面贴上一张宣传画,画上并排立着蒙娜丽莎和模仿她的猴子,暗示:猴子也能模仿蒙娜丽萨的微笑,但它终究还是猴子。

      面对这样的讽刺和嘲笑,虽然自尊心受到伤害,但我们并没有气馁和退缩,而是更加坚定了打造民族自主品牌的决心。然而,代表“中国制造”的自主品牌工业制成品想要走出去,比加工贸易和初级产品出口面临的难度大得多,开拓国际市场的每一步,都需要艰难地突破。尤其是在跨国企业的重重“围剿”下,必须学会在夹缝求生存。

      2005年,正泰一个只是在德国汉诺威工业展上展出、还未上市销售的产品,前述这家跨国公司起诉专利侵权,宪兵当场封锁展台,没收展品。这件所谓的专利侵权案,虽经我们反诉,终于在2007年底得到德国联邦专利法院判令其专利无效、解除正泰产品销售禁令的判决,但德国市场已经因这场诉讼被封锁三年,失去了最佳开拓时机。在英国、在法国、在意大利,这样的故事不断上演。为了“走出去”,正泰在十几年时间里当了24次被告。虽经据理力争,都获得有利的判决,但为应付这些诉讼,我们付出了高昂的时间成本和金钱代价。

      老牌跨国公司利用工业产权优势组建“专利池”,以专利诉讼手段围堵来自新兴工业国的产品已经成了国际竞争的一种“惯例”。为打破知识产权围堵,我们一方面呼吁各国立法机构和司法当局在知识产权纠纷中平衡老牌跨国公司和新兴企业的利益,在继续加强工业产权保护的同时,也应对工业产权的滥用行为加以必要的规制,形成良性竞争局面,促进产业发展,增进全社会福祉。另一方面我们苦练内功,加强研发部门与法务部门的协作,发挥技术优势,重视专利申请注册,着手组建自己的“专利池”。

      2006年,我们为研发新产品检索对比行业既有专利和产品时发现,曾经多次起诉我们侵权的那家跨国公司在中国生产的几个型号产品侵犯了我们1999年获得ZL97248479.5号专利。在反复论证和充分准备后,这年8月,我们终于“出招”,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停止侵权。法院一审判决该公司专利侵权成立,赔偿正泰3.3亿元人民币。后经多次诉讼,双方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开庭前夕达成和解,正泰获赔1.575亿元人民币。

      2009年夏天,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视察正泰时,深有感触地说了句:“这官司打的不是钱,这官司的意义在于让世界改变对中国企业的看法。”

      跨入新世纪以来,凭借过硬的产品质量和良好的口碑,正泰品牌的低压电器、电能表、高中压变压器等产品,因质优价廉在新兴国家市场深受消费者喜爱。

      2002年3月,在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的年度招标大会上,来自欧盟15个国家和全球各地的近30家电气公司展开激烈竞争,5轮过后,正泰胜出,夺得6000万欧元的标的。同年8月,公司召开了以“打造正泰国际知名品牌”为目标的国际贸易专题会议,拉开了国际营销网络建设的序幕,先后在美国、德国、英国、俄罗斯、乌克兰、香港、阿联酋、巴西等地设立八个驻外机构。

      2006年12月,由正泰控股的温州联凯电气技术检测有限公司与荷兰KEMA公司合资兴建的“凯玛测试技术(浙江)服务有限公司”在正泰高科技园区挂牌营业,是中国KEMA低压电器测试机构。正泰站到了一个更高的国际市场平台上。
跨国公司的主要特征是从全球性战略目标出发来组织其各项经营活动。为适应时代要求,正泰的国际化战略进入了整合全球资源,推动企业转型升级的新阶段。

      近年来,正泰借鉴国际大公司的先进经营理念,构建全球运营管控体系。通过收购外国销售团队,聘请本土市场营销人才,成立海外销售子公司,改变过去单一依靠国外经销商、代理商的销售方式,构建多层次国际销售网络。目前,已在美国、德国、西班牙、巴西、捷克、韩国等国设立销售子公司。

      创新营销盈利模式,由过去单纯卖产品向工程总包、建电站、收电费等增值服务转型。先后在俄罗斯、巴基斯坦、刚果、柬埔寨等国完成多项“交钥匙” 总包工程,提供电力供应全面解决方案。并在美国、欧盟和印度、泰国等亚非拉地区投资建设的数十个光伏电站,带动组件、汇流箱、逆变器、配电电器、电线电缆销售等高低压成套产品出口,实现了产业优势互补。

      正泰外贸出口逐年递增,产品销往德国、英国、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等全球120多个国家和地区。2008年集团国际业务额突破10亿元人民币,2009年在国际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仍实现同比增长80%,超过18亿人民币。2012年,在全球经济持续低迷的情况下,海外销售同比增长32.11%。截至2013年底,正泰已在北美、欧洲、亚洲等地区建立了30多座地面光伏电站和40多座屋顶光伏电站,光伏发电项目总装机容量超过1.2GW。去年,正泰收购德国购知名光伏企业Conergy旗下法兰克福奥登组件厂。今年6月6日,工厂举行了新项目开工仪式,当地市长、议员出席典礼。由此正泰实现了光伏组件生产的国际化,国际化战略迈出重要一步。

      对外开放,开启了正泰国际化的征途,也使我们在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中不断历练,发展壮大。我在2002CCTV中国经济年度经济人物颁奖大会上发表获奖感言时说:我憧憬,在不久的将来,在世界的电器之林有一个响亮的品牌来自中国,它的名字叫正泰。

      为了这个梦想,我矢志不渝!

     (作者系全国政协常委、浙江省工商联主席、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肖秋梅整理)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