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04日 星期二 2014年2月(总第3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跨越历史的“绊脚石”

2014-06-06 09:31:59

文/思域沉鲨

      怀着恐惧与敬畏,来到位于波兰的奥斯维辛集中营,这里弥漫着凝重的悲凉……
      行走德国的街道,无意中低头看见一方小小的铜砖,这里倒映出清澈的品格……

“死亡工厂”
      奥斯维辛(Oswiecim),是波兰南部的一个小镇。1939年,波兰被纳粹德国占领后,奥斯维辛便成为纳粹德国的势力范围,“Oswiecim”也被改成了德语“Auschwitz”。
      1939年底,当地的纳粹头目和警察头目计划修建集中营。他们在奥斯维辛找到了十分理想的地方:城边的开阔地带。这里是个很大的铁路枢纽,便于运输“犯人”。1940年4月27日, 党卫军首领海因里希·鲁伊特伯德·希姆莱正式批准修建奥斯维辛集中营,并任命鲁道夫·胡斯为集中营的长官。次年3月,希姆莱现场视察后,命令胡斯将其扩建为“同时具有关押、劳役和灭绝三种功能的超级集中营”。
      扩建后的集中营控制着40平方公里的区域,主要包括3个主要营地和39个小型的营地:
      奥斯维辛一号,是最初的集中营,作为整个奥斯维辛地区集中营的管理中心。为德军服务的军用经济企业都位于此。
      奥斯维辛二号(比克瑙),是一个灭绝营,主要任务是在毒气室进行大规模屠杀。营内设有大规模杀人的四个毒气“浴室”及储尸窖和焚尸炉,同时操作一次可屠杀12000人,焚尸炉每天可焚烧8000具尸体。共有大约96万犹太人,7.5万名波兰人和1.9万名吉普赛人在此遇害。
      奥斯维辛三号(莫诺维茨),是由一座主营和39座小集中营构成的劳动营,约11000名犯人在此工作,负责挖煤、生产水泥和橡胶等。不能工作的人,将被送往二号营的毒气室。

      集中营内关押着来自德国、苏联、波兰、法国、奥地利、荷兰、比利时、意大利、西班牙、中国等三十多个国家的犹太人、吉普赛人、战俘、知识分子、抵抗组织成员、“反社会分子”、耶和华见证人和同性恋者,其中约90%是欧洲各国的犹太人。鲁道夫?胡斯在纽伦堡审判中的供认:“多达300万人死于该集中营”(1)。
      1947年7月2日,波兰政府把奥斯维辛集中营改为殉难者纪念馆,展出纳粹在集中营犯下罪行的物证和图片。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奥斯维辛集中营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以警示世界“要和平,不要战争”。

“劳动使人自由”
      2009年圣诞前夕,奥斯维辛集中营臭名昭著的标语牌“Arbeit Macht Frei”(劳动使人自由)被盗了!波兰总统卡钦斯基惊怒地说:“把这个铁牌找回来放到原处,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几天后,波兰警方抓捕了5名嫌犯,他们在12月13日夜间拆卸掉螺丝,将标语牌用卡车载走,意欲偷运国外。一年之后,34岁的瑞典男子Anders Hogstrom因盗窃特殊物品被判入狱32个月,他的两名波兰籍同伙也被判30月的徒刑(2)。
      这句“劳动使人自由”可并不是深奥的德国哲学所说的“人类通过改造自然得以进步”的意思,而是直白的“纳粹的谎言”。在纳粹残酷地霸占了犹太人的财产后,能进一步榨干的就是他们的“劳动力”,以无偿的劳动力来为纳粹德国生产更多的财富。而犹太人失去了财产,面临着死亡时,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重获自由!纳粹深谙此道,说了一个谎,画了一个饼:“劳动得好,就给你自由。”
      从此,“劳动使人自由”就成了后人深恶痛绝的纳粹的象征。其实,从哲学的角度讲,自由是劳动的前提,没有自由的劳动叫“奴役”。
      骇人听闻的历史不太适合进一步描述了……
      来看看德国人是如何来反思这场战争的吧!

东西方的“犯错观”
      常有人把日本人与德国人相比,认为德国人比日本人强多了。
      1970年12月7日,东欧大雪压境,异常寒冷。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访问波兰,来到华沙犹太死难者纪念碑下。他向纪念碑献上花圈,在拨正了花圈上的丝结之后,勃兰特后退几步,突然双膝下跪,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广场上一片肃静。第二天各大媒体上都登着德国总理跪在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的照片。
      这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深深的忏悔,这一跪的份量重如泰山。
      之后,当勃兰特接受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采访时说:“那天早上醒来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我觉得不能只限于给纪念碑献一个花圈……献完花圈,我突然感到有下跪的必要……不仅是对波兰人,实际上首先是对本国人民……太多的人需要排除孤独感,需要共同承担这个重责……承认我们的责任不仅有助于洗刷我们的良知,而且有助于大家生活在一起。”
      世人都说:“跪下的是德国总理,站起来的是德意志民族!”
      同样是二战发动国的日本,首相们也并非是不肯下跪,不肯弯腰的硬汉,只是他们跪拜的只是供放着战犯灵位的“靖国神社”。
对日本的笔伐口诛已有很多国家的很多人做过很多次了。笔者仅从文化的角度,浅谈一下为何两者会判若云泥。
      第一,宗教信仰影响。西方人的信仰中,人是会犯错的。亚当与夏娃在伊甸园的时候,就是不听上帝的话,偷吃了“禁果”。上帝的话都不听,换作你,敢吗?犯了错没关系,只要向主忏悔,仍旧可以“上天堂”。天主教、基督教文化鼓励人们对犯下的罪孽忏悔, “忏悔”也是自己的解脱。而东方的儒、道、释等教中几乎没有“忏悔”这一说,更多的是“为君者讳”、“为夫者忌”等,即便出现一些“知错就改”的意思,其深度也难以与具有宗教精神的“忏悔”相提并论。
      第二,文化形态不同。东方文化以农业社会为基础,变化缓慢,稳定性强,属于“静态文化”,缺乏自我反醒、自我批判、自我更新的精神。而西方文化受游牧文化、海洋文化、商业文化的影响较大,属于“动态文化”,在动荡中孕育了自我反思和自我批判精神。
      第三,历史传统制约。日本的天皇和中国的皇帝一样,都是“君权神授”、“圣心独断”,是无比英明的真理的绝对代表。上下级观念极强,对下发出的指令,必须无条件执行。在这样的专制社会里,有决定权的君、父、夫是没错的,自然不存在悔过和改错的问题。
      若日本人真的认为自己错了怎么办?一种特殊的日本文化,大家一定不陌生——“剖腹”。源自幕府时期的文化强烈地认为,剖腹自杀不同一般的简单的自杀过程,是一种法治和仪式惯例。武士们可以用此特定形式,赎清罪恶,谅解过失,避免受辱,报答恩情,表达心意。当然,这种仪式都是对上级、对天皇、对本国表明心迹的,从来不会“对外滥用”。
      在日本人扭曲历史的同时,德国人却没有停止过反思。

反思令人敬佩的“绊脚石”
     “咚,咚咚,咚咚……循着声音,我看见一个老人,他单膝跪在人行道,一手撑地,另一手握着铁锤,使劲地将盖着黄铜面板的石块嵌入路面……”我的朋友兴奋地告诉我,街头见到的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便是艺术家戴姆尼(Gunter Demnig)先生。
      曾在德国萨尔布吕肯(Saarbruecken)的街头被脚下的地砖绊到,我才注意到这些特殊的地砖,才知道了戴姆尼的名字:戴姆尼是一名来自科隆的艺术家,他设计了黄铜制成的“绊脚石”(Stolperstein),突出地面,引起行人的注意。
      “那些人(受迫害的犹太人)的名字应该出现在他们曾经居住的地方。他们在那里被纳粹分子揪出,强行送往集中营……”戴姆尼说,“我要亲手将一块块‘绊脚石’铺设在犹太人的住宅前,以此缅怀受害者,时刻提醒德国民众纳粹主义的邪恶和犹太人遭受的苦难。”
      “绊脚石”的铭文篆刻着这样的字句:“某某曾经住在这里,他(她)的生日、被送往集中营的日期和惨遭杀害的日期。”至今,超过400个德国的城镇中,已经安放了2万多块“绊脚石”。同时,应奥地利、匈牙利、荷兰、捷克和波兰等国的组织与个人的要求,“绊脚石”也纷纷在这些国家的街头露面……
      据悉,制作和安放一块“绊脚石”需要约95欧元,完全靠资助。在汉堡、柏林,“绊脚石”都已经超过了2000块,而慕尼黑市政府却没有批准该项目,“绊脚石”暂时还只能安置在慕尼黑的私人土地内。
      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绊脚石”被送到德国馆展出。德国人“复原”了铺设“绊脚石”的场景:一幢房子的窗下,摆放着一只装着水泥的木盆、一把刷子,以及16块绊脚石。亲自将小石块送往上海参展的戴姆尼说:“这是作为国家形象的一部分,让世界了解我们如何对待自己的历史。”
      二战结束近70年,全世界对纳粹时期的历史都有着不同深度的理解。有人曾做过统计,在人类五千多年的文明史中,地球上曾发生了1.4万多次战争,而和平时期累加起来不过只有300多年。在这个人类社会唾弃战争珍爱和平的今天,如何以博大的胸怀正视过去的错误显得弥足珍贵。

笔者推荐:
《惊惧黑书》与《我们的父辈》
描述那段黑暗历史的影片有很多,比如,耳熟能详的奥斯卡获奖作品《辛德勒的名单》。笔者想推荐两部并不怎么著名,但却非常有思想深度的精彩影片:

      《惊惧黑书》:讲述二战末期,幸存的犹太姑娘雷切尔潜伏德国指挥部,帮助游记组织,反抗纳粹统治。纳粹投降后,她又遭到了来自解放阵营的迫害与摧残。孰是孰非,孰恶孰善,引人深思。
      《我们的父辈》(德语片:《Unsere Mütter, unsere V?ter》):影片分三集,从德国的角度,讲述1941-1945年间,五个充满理想的德国青年被迫离开家乡,被迫离开彼此,在那动荡的年代里抗争命运,反思人生,尝尽苦辣,痛苦地挣扎于良心道德与国家责任之间,却被黑暗的时代所一口吞噬。该剧基于大量的历史资料,其真实性令参加二战的老兵和他们的子孙后代信服。
      德国《图片报》评价道:“第二次世界大战给德国带来的苦难,比20世纪里所发生的任何事件都要深重。该剧通过生动的当代电影语言叙述了那段历史,绝对值得观看。”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