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04日 星期二 2014年2月(总第3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我和正泰的缘分

2014-06-06 09:18:39

文/陈奕如

      我和正泰之间,还是颇有一些缘分的。
      从第一次听闻正泰到一年后去上海正泰面试,从许诺录用到机会失之交臂,从桥归桥路归路又锋回路转再现机会,我用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成为正泰的一员。期间起承转合,几番波折,想想都觉得有趣得不可思议。今逢正泰集团三十周年,正泰人与正泰的故事多如繁花,绚若彩锦,我也正好来凑个趣儿,讲一讲我与正泰的缘分。
      2010年的某一天,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对方先是谨慎地确认了我的身份,然后就单刀直入:“陈小姐,我这边是猎头公司,请问您对担任一家全国500强私营企业的副总裁秘书有没有兴趣?”那时候,我正在厦门一家大型国企担任总经理秘书职务,工作上顺风顺水,并没什么跳槽的念头。未及细想就礼貌地回绝了猎头,但好奇心使然,我还是抽空查了查那家总部在乐清名叫“正泰集团”的相关情况。一查之下,不免对过快回绝猎头小有遗憾。不过,工作地点不在杭州而在乐清、不是总裁秘书而是副总裁秘书这两项情况,让我彻底将此事抛至脑后。
      谁知2011年初,杭州一个好朋友跳槽进了正泰太阳能公司,一来二去间,正泰与我也格外地“熟悉”起来。那年夏天,各种机缘之下,我从厦门飞赴上海面试正泰集团总部、但工作地点在杭州的一个岗位。因为面试那天是周六,上海正泰工业园区的办公楼空无一人。给当时在人力资源部工作的唐成飞打电话,耳边传来的却是欠费停机的提示音。无奈之下,我在大堂的沙发上坐下,等着到时间了他们主动联系我。电话没等到,却等到了一位男士。他从外面进来,要上楼的样子,我便赶紧上前询问人力资源部的所在。他也不急着回答我给我指路,看了看我,半晌才反问我是否从厦门过来。我说是,依约过来面试,不过这会儿联系不上联系人。他也不多说什么,只管叫我跟着他走。原来这位男士便是那天的面试官,我日后的直属领导,正泰集团企业发展研究室的主任,一度声震全国的首位民营企业“新闻发言人”廖毅先生。回厦门的第二天就接到了上海的电话,让我尽早提出离职办妥手续去杭州报道上班。不曾想两天后再次接到同一个电话,却是问我是否已提出离职,如果尚未提出便再等等。话说至此,我明白这两天之中正泰的工作机会已然生了变故。好在我除了一笔来回路费之外,也没什么其他损失。
      此后大家各忙各活儿,并不相干。忽有一日,廖毅给我寄来一本他的签名书,《亲历正泰——中国民营企业首位新闻发言人手记》。在这本书的启发和带动下,我又读了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上下册,增进了对中国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发展历程的认识。不知不觉间,“南存辉”、“正泰”、“电器”等一些字眼儿,成了我和朋友们各种谈资的一个高频词。
      2012年春节,我在杭州过年。在家与亲友们相聚甚欢,再回厦门工作后情绪一直不高。已经不记得怎么个峰回路转了,总之正泰上海的人力资源部再次给我电话,问我原先的工作机会又出现了,是否还愿意考虑,需要多长时间可以到任。就这样,阳春三月,我出现在杭州正泰太阳能的办公大楼,办理了入职手续,正式成为正泰集团的一名员工。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