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04日 星期二 2014年2月(总第3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一位慈祥的老人走了

2014-06-05 16:23:11

文/廖毅

      惊闻戴知谦老师仙逝,已是第二天傍晚了。
      这天,我从上海赶往温州乐清,参加一年一度的正泰集团工作会议。忙完相关准备工作后,在前往下榻宾馆的车上,我接到南存辉董事长的电话:“戴老师去世了,你知道吗?”
      我急问:“什么时候的事?我还不知道呢!”
      南董说:“昨天去世的,我们打算明天上午去看看,你也一起去吧!”
      放下电话,我的内心沉浸在深深的怀念中。
     

      一
      戴老师是我在正泰认识的第一个人,严格说,也是我在温州认识的第一个人。
      那时我在家乡贵州的一家新闻单位工作,因为某些不便言说的理由,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出外闯荡。恰在这时,偶然看到一张来自温州的四开四版的《正泰报》。 那上面刊登的许多关于正泰的内容引起了我的注意,使我对这家民营企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冒昧写来一信,希望有机会到正泰从事管理或宣传工作。
      不久,我便收到了回信。回信人名叫戴知谦,他说他是《正泰报》的主编,公司领导对我的条件比较满意,欢迎我加盟正泰,并委托他和我联系。当时看他的信,文字洗炼清丽,语句活泼流畅,绝没想到他会是个满头银发的老人。以致初次见面时,握着他的手,我还直问戴老师是谁。
      戴老师一脸慈祥,待人十分热情、诚恳。我初到温州时,人生地不熟,他常利用晚饭后的时间带着我走街串巷,熟悉环境,并不时地给我介绍些温州的、乐清的风土人情。他还经常陪着我到各个部门和分公司采访,把我介绍给经理和员工们,使我这个新来的副主编很快便进入角色,融入这个热火朝天的商业社会中。
      他名知谦,为人也谦。刚到温州没几天,正泰召开科技大会,重奖科技进步有功人员。我觉得一个民营企业召开这样的会议很有意义,打算向外报道一下。稿子写好后请他审阅,他看后动了“大手术”。发稿时我执意要署上他的名字,他却说:“主要劳动是你的,就署你的名字好了。”硬是把他的名字删除了。后来,这篇文章先后在几家报纸发表,他似乎比我还高兴,再三嘱咐我把见报稿复印保存起来,并说这是我到温州后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很有纪念意义。
      他的谦,还体现在他在年轻人面前表面出来的雍容大度。每次公司开会,他总是十分谦让,让我代表部门发言,使我尽可能多地在公司经理、员工面前“亮相”。公司举行新闻业务培训的时候,他也让我担任主讲,在通讯员面前树立我的威信。
      戴老师工作兢兢业业,而且身体力行。他有个有趣的笔名叫“戴敬”,这是“带劲”的谐音,意在鞭策自己多出力、多贡献。他家住温州市区,而心中的“家”却在远离市区的企业里。他平时就很少回去,到了每月出报的日子,更是寸步不离。有一年春节临近,稿子仍没凑齐,他不顾年事已高,坚持和我们一道写稿、编辑,并亲手画版,直到凌晨一点。次日一早,他又匆匆忙忙挤上汽车,赶往温州排印。有一段时间,赶上他家里正在建房,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而出报的日期又不能拖延。于是他连续开了几天“夜车”,以致身体累出了毛病,迫不得已才到医院看了一下。我们劝他注意休息,他却坚持说没事,并再三恳求我不要把这事告诉公司领导,以免他们担心。
      我一向认为,老年人脾气都很犟,很难相处。可戴老师给人的印象总是非常随和的。我们可以毫无顾忌地和他说笑,和他聊流行音乐,甚至女士时装。他也常常出其不意,抓住年轻人生活中的某些滑稽行为幽上一默,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他喜欢唱歌,而最爱唱的是那时家喻户晓的一首《好人一生平安》。在公司举行的一次元旦晚会上,戴老师登台演唱这首歌,感染了在场的员工。一位不谙世事的女工激动之余,不知从哪儿弄来一大盆花,连盆带花献给他。他却丝毫没有愠怒,一手托花,一手握着话筒,在人们热烈的掌声中,饱含深情地唱完了这首歌。
     

      二
      戴老师从《正泰报》主编任上退下来后,受命帮助初上规模的一家分公司创办了一份报纸。依旧是普通“一编”,每天为企业的文化建设忙忙碌碌。因为这家分公司地处温州开发区,与集团总部不在同一个地方,我们很少见面,但电话联系不断。我常就工作中碰到的一些问题和生活中的困惑向他请教,他也会就公司发展中的一些问题和我进行探讨。每有“共鸣”,常常一聊就一、二个小时。
      受聘为集团顾问,退出日常工作后,戴老师到公司的时间更少。我还在温州办公的时候,每年会带着部门的同事去看他一次。调到上海、杭州办公后,到温州出差时,也会尽量抽空去看看他老人家。这次到温州,本来也打算找时间去看他的,不料却听到了这样的噩耗。
      戴老师少小离家,有过三十年的军旅生涯,转业回到地方后先后在温州地委调研室、温州机械工业学校、温州日报、温州市委党校等单位担任领导职务。这些经历,我们共事时他不常说起。而他“退养”回家后,我们的话题常常回到过去。他说他童年的生活;说他在部队的奇闻轶事;说他转业后和当年战友、学员的交往。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一位在部队担任师级干部的老战友邀请他去做客,他去了,吃住都由战友安排,还放下工作陪着他到处转,他感觉很不自在,玩了三天就回来了。战友挽留不住,给他买好了回程的机票,又让自己的司机把他送到机场。他觉得实在过意不去,拿出机票钱硬塞给司机带回去还给主人。事后这位老战友打来电话,把他责备一通,说他“还像过去一样,一点儿没变!”
      这使我想起另一件事,戴老师担任顾问第一年,公司照例给他配发工作服,他来打电话让我帮他退还。
      “我已经不在公司上班了,没有理由再享受公司的福利!”他的态度非常诚恳。
      我告诉他,这衣服是按照每个人的尺寸订做的,退回去没人穿也是浪费。他才勉强答应收下,但要求以后不能再给他做了。
      平日里,戴老师十分关心我们的进步,关注我们的成长。每当他在当地媒体看到我写的文章,他会打来电话和我交流。有一次,温州日报发了我的一篇散文《惊喜宁夏》,他还专门写来一信,称赞这是“思想性和艺术性的巧妙结合。”对我勉励有加,使我倍受鼓舞!

      三
      次日上午,也就是戴老师去世的第三天。按照约定的时间,我随南存辉、南存飞、朱信敏、林黎明、吴炳池等正泰集团领导前往他生前的家,看望了他的妻子、儿女。
      我握着师母的手,似有千言万语,却哽咽着说不出口。
      惟有面对墙上戴老师慈眉善目的遗像,鞠下一躬又一躬!
      “戴老师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为人低调务实,平易随和;对企业忠诚尽责,对同事谦卑宽厚,对下属关爱有加。他是公司决策的好参谋、好顾问,是员工们爱戴的好领导、好师长。他的高风亮节,始终感召和激励着我们在创业创新的道路上坚实前行。”
       在戴老师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南存飞总裁对他作了最中肯的评价。
       一位慈祥的老人走了。
       他把最好的风格留给了后人……
       2014-02-21 于上海


人物档案——戴知谦
      1932—2014年     浙江省乐清磐石人
      先后就读于浙江省立杭州初级中学、苏州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湖北孝感空军第七预科纵队、济南空军第五航空学校等。历任济南空军第五航空学校司令部训练参谋、甘肃威武空军第五航空学校政治部秘书、湖北光化第九航空学校政治部副科长、科长、济南空军第五航空学校二团副政委。1978年转业,先后任温州地委办公室调研室副主任、温州机械工业学校党委书记、温州日报党委副书记、温州市委党校副校级巡视员等职,1992年12月退休。1994年受邀进入正泰,历任《正泰报》主编、正泰集团高级顾问。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