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04日 星期二 2014年2月(总第3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生命中的恩师

2014-06-05 16:17:20

文/吴高毅

      2014年2月9日,我刚从上海赶赴温州,便接到廖总来电,说戴老师昨晚去世了。顿时觉得一阵强大的悲痛涌上心头,霎那间泪盈满眶。第二天早上,我随南董和南总等公司领导一同前往戴老师家吊唁。当我再次走进勤奋河边宁静的小区,那熟悉的街道、民房、幼儿园,道旁的玉兰花尚未开放,木槿树依依低垂。前些年,每年春夏的时节,我们编辑部同事都要来这里拜访戴老师,那时,戴老师就会早早地候在小区门口,接到后一同走过这开着玉兰花和木槿花的小路,去往他家。而今再不见那满头斑白的老人慈祥的笑脸,再不闻那温和的声音。想到斯人已逝,而昔年音容笑貌犹存,心中更是不胜悲恸。

缘起
      人生之因缘际会似是前缘有定。如果1999年的春天,我不去温州日报排版中心与同乡廖毅见面,那么,就不会认识戴老师,也许人生又是另一番景象。那时,我还在温州市区一家服装公司上班。闲暇之余,与在正泰集团当企业报副主编的同乡廖毅联系,常看到他寄来的正泰报。知道他们每月都来温州排版印刷,便抽空前往相见。那天,廖毅引我见戴老师。他面容清癯,精神矍铄,声音宏亮。见我有心于文字,便问:“小吴,如正泰招人,你愿来不?”我向来对意外之事不抱希望,只是不好回绝他。但同时又存有一线期待。于是说:“那是再好不过了。”戴老师不理会我的搪塞,兴冲冲地去奔忙。果然过了两个月,他打电话告诉我,到正泰来上班。那是1999年5月18日,我办好离职手续,来到柳市,在正泰成套公司临时租来的厂房里,戴老师带我到人事办理好了入职手续,并与总经理高亦强面谈了半小时,从此开始在正泰做文字工作的生涯。

从师
      刚接手工作时,除了公司里的行政事务外,戴老师还带着我创办了一份正泰成套公司的内部刊物《内外情》,虽然只是一份内部小报,可是戴老师在采访、写稿、编辑、排版的过程中,丝毫不马虎懈怠,他总是亲力亲为,每篇来稿都要认真看过,改过,有的还改了不止一遍。有一回,他派我去一个分公司采写一篇新闻,写成稿件交给他后,他觉得其中有些事例还不够典型,情节不够生动,句子表达得不够完整,为了将这篇稿子写好,他边与分公司的领导打电话逐个核实细节,一边在我的稿纸上动笔修改。改到最后,几张稿纸上都是他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改的太多了,怕你看不清,我重抄一遍吧。”七十岁的老人,依然端端正正地趴在桌子上,将改好的稿件誊写一份给我交打字。那份责任与认真,让人无法不感动。
      最初的成套报是在温州侨乡报印刷厂印刷的。因为量少,印刷厂便只管印,不包送货。戴老师家住市区,他自告奋勇地承担了送样稿、取报纸的任务。七十岁的老人,常常扛着一大包报纸,从市区灰桥坐三轮、挤公交,来到十公里外的成套公司。尽管工作上很辛苦,但戴老师的生活却是相当的简朴,平时都在公司食堂就餐,到外面排版时,就到旁边的小饭馆里,点两三个小菜,或是吃个馒头喝点稀粥凑合着就是一餐。平时出门,都是坐公交车,很少用自己的特权让公司派车接送,他时时都保持着“创业”的心态。
      戴老师高才睿智,因为有着三十多年的军旅生涯,长期的部队政治工作,他对文字的掌控十分严谨。他写的报告材料,观点鲜明,切合实际,思维缜密,逻辑性强。所作的新闻稿件,不枝不蔓,不落窠臼,言之有物。然而,戴老师的“严”是出了名的。曾经有不少人,抱着“混”的心态来到正泰,但是他们很快发现,在戴老师面前,根本就无法“混”下去。戴老师对新闻写作和报告材料的写作要求很高,必须要符合新闻规律和结合企业实际,就是既有“高度”,又有“深度”。能为企业决策做参考,能给领导做参谋。不少人在他手下呆了一段时间就直呼“受不了”,能够留得下来认真写稿的寥寥无几。也正因此,戴老师对每一个留下来的同事都关怀备至。
      公司领导十分尊敬戴老师,集团总裁南存飞在主持正泰电气公司工作时,常将重要的材料和报告请戴老师来帮忙修改。2004年,我在上海创办《正泰电气》杂志时,南总叮嘱我:“杂志稿件记得给戴老师审一下。”戴老师勤勉敬业,我发过去的稿件,他用很快的速度看完,又将修改意见打好发给我。有时来不及打字,便打电话一字一句地修改。这让我又得到了一次次的学习机会。

人格魅力
      他是我人生的导师。2001年时,我准备参加高教自考,以弥补自身学识之不足。但面对繁多的科目,不得其门而入。于是问戴老师,该选择哪一科的好?是新闻还是中文?戴老师此前看过我的散文,也曾改过我很多的新闻作品。他心下是想让我学新闻,以便学了即用。但他深悉我的心思,还是劝我学中文。此后经年,当我顺利取得浙江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毕业证后,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正契合了那句“文非一体,鲜能备善。”他知晓我的长处并非在于新闻,而中文的博大精深似乎更适合我的个性。当年轻轻的一句话,令我终生受益。
      因为有了戴老师的殷殷支持,我从一个新闻的门外汉,渐渐摸索出了一些门道,平时大量看书学习,探赜索隐,拾遗补阙,在公司的各种材料中取精用宏,撰写各类稿件。笨鸟多飞也入林,竟在文字岗位上一呆就是十几年。
      至今想起来,戴老师传给我们最宝贵的,并不是物质财富上的享受,而是伴随着企业发展,个人如何融入企业,如何在创业过程中艰苦奋斗、自强不息,戒骄戒躁,虚心进取的精神。而他随缘任运,清廉、敬业、谦恭、平恕、温厚、宽容等人格魅力,更是给我们晚辈留下深刻的人格印象。

情牵
      戴老师退休后,每年我们编辑部都要去温州探望他。
      记得前年春天,我们编辑部同事要去看望戴老师,我打电话给他,仍是一如既往的热情细致,安排周到:“小吴,你们来,千万不要买水果和什么礼品!我们家里就两个老人,水果放在那里咬不动,吃不完,很浪费。”“我家空间比较小,你们人多了坐不下,我们就在外面找个餐厅坐下来边吃边聊吧。”
      “这么多年了,你们都坚持来看望我,让我这个老朽真的感动。”
       戴老师千叮咛万嘱咐,他显然是十分重视我们的拜访的。我了解到,近期戴老师的身体不是很好,刚病过一场。原本不好打扰他老人家休息的,刚好编辑部同事们难得齐聚温州,加上电话一打,戴老师又十分热情,只好冒昧地约好在雪山路一家餐厅会面。
      我知道戴老师的性格,他说了不要送水果和礼品,那不是平常的客套,而是真的不要送,送了他也不开心。所以,为了尊重他老人家的意见。我们最后还是合计着买一束百合花,让这百合花代表我们的一片心意。
      两天后,戴老师发手机短信给我:“小吴,前天相聚非常高兴,只是后来天气有点阴下来,不敢久留你们。没有招待好你们,看到你们送来的百合花盛开,更加思念你们。请代我向廖毅和大家转达我的歉意。”多么有情意的老人!多么真挚的情感啊!然而谁也想不到,这竟然是我们最后一次去探望他。去年春天,在忙忙碌碌中,竟然没有去看望戴老师,留下千古遗憾。
      离开正泰报多年,但戴老师依然在关注着正泰报刊的发展。对每期的报纸和杂志,他都仔细看过,并做点评。2010年4月份正泰报出版后,他给我发来短信“小吴,近日接读正泰报,发现风格有所不同,除了新闻更简练外,副刊散文更精彩。本期《装配线上一朵花》和《两根大蒜的启示》非常好。社会意义和文采都很好。戴老朽之见。”
      后来戴老师只要有空,都会将对《正泰报》和《正泰》杂志的读后意见反馈给我。他的语气从最初的严厉,到后来的越来越肯定和赞扬,甚至出现了少有的夸奖,这让我更加不敢懈怠。虽说能得到戴老师的肯定是相当不易的,但我怕自己沉湎于赞扬声中而得意忘形丢了办报的初衷,因此反而更加小心办报办刊。
      这些年,正泰不断发展壮大,公司在杭州、上海、温州等地的产业都越做越大。而我也在十年前离开温州,离开了戴老师。回温州的时间少了,但思念之情却没有淡去。就在我们还想着每年都能见到恩师一面时,不期然却闻知了恩师的噩耗。我的悲痛之情,难以言表。伤感之余,也更感到自己身上的责任重大。我只有更加努力地办好《正泰报》和杂志,更加用心地写好每一篇文章,弘扬正泰文化,传承戴老师的精神,才能对得起恩师的栽培,告慰恩师的在天之灵。
      戴老师,您走好!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