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04日 星期二 2014年2月(总第3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难忘师恩

2014-06-05 16:09:33

文/叶建东

      2014年2月10日,农历甲午年正月十一清晨。天色阴冷而宁静,空中飘着几丝雪花,整座城镇显得异常清冷。置于卧室墙角书桌上的手机,响起了阵阵急促的铃声,来电显示的是老领导、昔日亲密战友和兄长廖毅的手机号码。电话那头传来廖总清脆却又略带哽咽的声音:“戴老师去世了,上午我们要跟随集团南存辉董事长去温州慰问一下戴老师的家属……”接到这个噩耗,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大半分钟居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甚至忘记了劝慰一下。
      放下电话,脑海立刻闪现昔日与戴老师、廖总等一起共事过难忘的一幕幕。那是17年前的1997年5月1日,我从学校出来,来到正泰。初来乍到,举目无亲。时任《正泰报》主编的戴老师和《正泰报》副主编的廖毅两位领导热情地迎接我到办公室,并介绍了周围同事给我认识,帮我入门。令我记忆犹新的是,那一天恰逢正泰集团年度新闻宣传工作会议。戴老师让我参加了这个会议,并把我这个“新人”介绍给了各个公司的领导、办公室主任和通讯员。也正是因为戴老师这一番安排,使得我有幸在进入正泰的第一天就与董事长南存辉见面并聆听其教诲,与执行总裁南存飞一起开会一道共进晚餐,这是我至今都倍感自豪的事情。
      随后时间久了,对戴老师的了解渐渐多了。戴老师早年在石家庄空军服役,退伍后担任政府要职,后历任温州日报社党委副书记、温州机械工业学校(温州职业技术学院的前身)党委书记和中共温州市委党校领导等职务。他的严谨、正直、谦逊、身先士卒的为人品格深深地影响了我。在正泰工作的最初那段日子,他总是亲自带领我到集团下属各个分公司走访、调研,采集信息、了解发展情况。我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戴老师每天一早带领我们《正泰报》编辑部的团队从集团总部出发,徒步到分布在柳市镇及其周边的各个分公司,中午又准时回集团食堂吃饭,难得的午休时间就是在办公室的地毯上度过,下午又准时出发徒步到各个分公司。持续了几个月近乎“军事化”的行程安排,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和锻炼,并深受影响。
      而最让我获益的是戴老师认真、严谨、以身作则的工作风格和敢于创新、虚怀若谷、谦虚好学的为人品德,记得在正泰与他一起共事最多的工作便是《正泰报》的采编印刷发行等。每出一期《正泰报》,从采访、组稿、画版式、文字录入、排版设计、核稿校对到印刷邮寄发行,他总是亲自带领我们,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环节,他都是严格把关,无微不至,近乎苛刻。这对一个初出茅庐、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来说或许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一个年近七十高龄的老先生来说,却是难能可贵的。而尤其让我感同身受、令我折服的是,他的创新、进取和谦学等为人品德。按理说作为德高望重的领导和新闻界权威,完全可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但是每逢采写稿件和制作新一期《正泰报》的时候,他总是精益求精、尽善尽美。记得刚工作不久,我的文章还很稚嫩,每当写一篇新闻稿件他就会先安排廖毅帮我改,然后他还会经常拿着《温州侨乡报》(后改为《温州都市报》)给我们参考学习,教我们如何借鉴他们巧妙的标题制作、精炼的新闻篇幅和恰当的文章内容,这种谦虚好学的品德一直影响着我。
      可以说,戴老师是我工作时期的第一个“领路人”。他教我工作、学习、做人,无论个人兴衰荣辱,我都不会忘记。他培养和激励我浓厚的学习兴趣和拼搏进取的精神,这些无形的东西让我在日后的工作生活中受益匪浅。
      此刻,我的内心正陷入缠绵而又沉闷的悲伤之中。我知道,这种情是绵延近20年的浓厚的师生之情。戴老师于我,是人生路途的导航者,恩重如山。这份恩情,不会随着时光流逝,永远镌刻在我心底。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