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04日 星期二 2014年2月(总第3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2014年世界经济将走出危机吗?

2014-06-05 15:55:56

文/王元丰(北京交通大学教授)


      2014年世界经济会怎样?美国《纽约时报》发表一篇文章的标题是“2014标志着金融危机的结束”,而美国CNBC电视采访日本野村证劵等金融界人士也认为,在新的一年金融危机会结束。世界经济果真会在2014年真正走上复苏之路吗?

      中新网1月17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17日刊载《2014年世界经济将走出危机吗?》一文,文章指,不能单看几项指标就认定世界经济危机将要结束,2014年世界还是要踏踏实实把经济的基础打牢,切实推进结构性改革。文章摘编如下:
      2014年世界经济会怎样?美国《纽约时报》发表一篇文章的标题是“2014标志着金融危机的结束”,而美国CNBC电视采访日本野村证劵等金融界人士也认为,在新的一年金融危机会结束。世界经济果真会在2014年真正走上复苏之路吗?
      实际上西方世界对于新到来一年的经济普遍很乐观,因为新的一年世界经济以及欧美经济企稳向好的可能性很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都预测,2014年世界经济将比2013年表现好,增长更有力。
      一位世界银行的官员说,看世界经济数据要看三个5,即世界经济平均增长能否达到 3.5%、美国经济增长是否会达到2.5%、新兴经济体增长会不会达到5%。如果以这样的指标衡量的话,2014年的世界经济情况的确不错。根据IMF在2013年10月的预测,在新的一年,世界和美国经济增长分别是3.6%、2.6%,而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则会达到5.1%。此外,欧元区在2014年将扭转收缩态势,开始微弱的增长,日本和英国还将保持增长的态势。
      还有一个让西方人对新年经济乐观的原因,是2014年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将重新回到西方国家。英国《经济学人》推出的“2014年的世界”专辑中,有一篇名为“轮到西方了”(The Wests turn)的文章给出的数据显示(注:其数据与其他机构算法不同,为实际GDP增长):2013年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是新兴经济体,中国、印度、巴西和俄罗斯四个金砖国家,对世界实际GDP增长贡献了4580亿美元,远大于美国、日本、英国和德国的西方G4国家贡献的3600亿美元。但是这种情况在新的一年将改变,《经济学人》预测2014年西方G4国家,对世界实际GDP增长贡献将达到5440亿美元,超过四个金砖国家所贡献的5000亿美元,而且美国将以3700亿美元,超过中国的3580亿美元的贡献。
      是否由此可以认为世界已经走出经济危机的阴影,真正走上了复苏之路了呢?恐怕在西方国家像《纽约时报》那样认为的也不是非常多,因为世界经济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因素,还存在很多结构性问题。
      很多人担心美国,担忧美联储在2014年退出量化宽松以及提高利率,担忧美国是否还会重演两党斗争,导致债务上限的僵局。我同意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教授的观点,他说美联储最近实施量化宽松逐步缩减是“茶壶里的逐步缩减”(taper in a teapot)。实际上美联储会精心设计退出政策,世界很多国家对于量化宽松的退出,也已经做好心理和实际的调整,美联储这方面政策的变化不会引起什么风暴。而对于债务上限,我相信美国的民主和共和两党会接受去年可能导致美国违约,引起全球金融危机的教训,不会再任由共和党的茶党成员去折腾。
      像美国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一样,很多人担心中国经济。他们担心中国经济是否会硬着陆?担心中国是否会发生债务危机?还有一些人担心中国在2014年开始实施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全面改革,将会影响中国的经济发展。有人认为“既能实施改革又能保持高速增长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最近中国共产党召开了每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了新的一年经济增长目标,并且中国审计署公布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表明地方债务风险总体可控。因此,尽管中国经济还存在方方面面的问题,在新的一年还是世界经济的主要增长极。
      还有人继续担忧欧元区的问题,不过我相信短期内不会有国家退出欧元区。战争方面是否会影响世界经济?有人说今年是甲午战争120周年,中日目前紧张的局势,导致在今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超过50%。尽管两国的民族主义者都鼓噪得很凶,但我还是像去年一样相信,两国的领导人应该有理性去避免战争发生。
      这样看2014年世界经济稳定增长、不确定性又不至于非常大,世界经济就走上复苏之路了吗?且慢!近日IMF的总裁再次指出,世界经济还没有达到4%的潜在增长率,而我要说的是尽管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后,世界很多国家加强了对金融业的监管,去杠杆化工作有一定成效,但西方很多国家的结构化改革进行得有限,诸如政府债务过高、公共负担过重,就业不足等很多问题,以及欧元区的财政和银行结构强化,都未得到深度的解决。指望很快就回到金融危机前的高速发展状态是不现实的。
      更为重要的是对于世界经济的发展,尤其是世界经济还能否回到危机前的高速发展水平,特别需要深入的思考。去年我在一篇文章中,引用美国西北大学的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教授2012年的研究成果。他提出工业革命之后的250年技术高速进步时期,有可能会被证明是人类历史上停滞规则的一个例外,经济高增长并不是人类社会应有的常态。近来哈佛大学教授、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英国《金融时报》撰写了“经济停滞可能成为新常态”一文,也阐述了这样的观点。
      作为世界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萨默斯对于世界经济陷入长期停滞的分析很有说服力,他请人们在目前世界经济指标比较明亮的时候,注意两方面表明长期停滞的问题:一是在各个工业国家,通胀均低于目标水平,并且毫无提高迹象,这表明需求短缺将是长期的。二是美国的实际利率大大低于零,也未能更好地促进投资和消费的增长。萨默斯还强调一个观点:经济危机后很多国家采用明显无法持续的泡沫、信贷标准的放松,以及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才推动低速的经济增长。所以,在面临长期停滞时,不要再采取这些可能诱发金融风险的非常规政策。
      因此,对于2014年不要仅看几项看似可以的经济指标,就认为世界经济危机将要结束,世界经济将走上复苏之路。还是踏踏实实把经济的基础打牢,切实推进结构性改革。实际上世界经济没有2008年前那样的高增长,也没什么了不起。
(摘自腾讯网财经)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