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04日 星期二 2014年2月(总第3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走马观花”游意大利

2014-06-05 15:45:41

      国内春节放假,但欧洲人不过春节,趁着三、四天的空闲时间, 我计划去意大利的比萨和佛罗伦萨。时间并不宽裕,脚步匆匆,在马年之初来了个“走马观花”之行。
      想到即将踏上欧洲大陆的土地,心情竟激动起来。几天后结束了旅程,静静地翻看照片,回想途中的各种际遇,才明白那时的激动不只是激动,是一种兴奋与紧张、期待与恐惧相交织的复杂情绪。现在,请跟随我感受那一路独行的惊险与刺激,那扑面而来的既清新又浓郁、让人心醉神迷的意大利文艺之风吧!

比萨街头“独行侠”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快。临近出发日期,同伴却因事放了我“鸽子”。当晚飞到比萨机场时,旅馆依约来接,一切顺利暂且不表。
      因提前预订的旅馆和另外几个结伴同行的朋友不在一处,便和他们约好第二天早上八点十分在比萨火车站碰头,再一起去看比萨斜塔。原本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儿,旅馆或酒店一般都有WIFI,保持微信或者QQ联系便可。不认路也大可不必担心,提前做好路线导航,手机自会带你去要去的地方。可问题是我的手机在大年三十的前两天给摔坏了。提前向旅馆老板打听路线?接下来我就该哭了——旅馆老板夫妻俩都只会少数几个英文单词,我又不懂意大利语,根本无法细问。对着全是意大利文标注的旅游地图发了会儿呆,无奈地洗澡后睡下。
      比萨是个小地方,从旅馆到中央火车站大概需要步行二十分钟,公交车十来分钟。为确保准时碰面,我第二天七点半就出了门。背着背包,拖着行李箱,在众人酣甜的梦乡里我来到了四顾无人的大街。地面微湿,小楼静谧,究竟该向左还是向右,我茫然地几乎想要流泪。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乘坐的公交站台,可是这路上哪有公交车的影子呀!好在没有一直傻等,后来经问,大概是周末比萨的公交一个小时才一班,还不一定准点。渐渐地,路上的车子开始多了起来。每看见一辆车,都特别希望那人突然在我面前停下,跟我说我是专门来接你送你的。等啊等啊等,看到有个美女开着车过来,我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学着电影上的挥手致意。好心的美女停下来,摇下车窗,说着我听不懂的意大利语。
      没有现代通讯设备,没有电子导航,不通语言如同文盲,但最终在八点二十分找到了朋友们住的酒店。只是他们等不及了,在酒店门口贴了张纸条已先去了斜塔。此刻回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然而又很庆幸。特别是在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我正不知前后左右顾自彷徨的时候,发现马路斜对面一辆车子旁站着一个老头儿,对着我张开双臂作小鸟振翅飞翔状。原来他在问我是去机场呢还是去哪儿呢!我依着可爱老头儿的指示右向而行,走几步后再回头,他已钻进了身旁的那辆车,一溜烟开远了。

诗意的翡冷翠
      佛罗伦萨是一个位于意大利中部的城市,英语叫Florence,意大利语则称Firenze。因为诗人徐志摩,佛罗伦萨还有一个更加美丽动人的译名:翡冷翠。中文“翡”和“翠”都有“绿”的意思,难不成“翡冷翠”真跟“绿”有关系?
      当我站在佛罗伦萨的地标性建筑——花之圣母大教堂跟前时有种瞬间了悟的感动涌上心间。这座辉宏、富丽、大气、优雅的教堂外观以粉红色、绿色和奶油白三色大理石砌成,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能感受到其婉约的极其迷人的翡翠之光。
      佛罗伦萨是个名符其实的文化之都。达·芬奇、但丁、伽利略、米开朗基罗、马基亚维利……随便说几个名字,都是千百年来屹立不倒、闻之振聋发聩的艺术巨匠,他们在最为辉煌的文艺复兴时期,为人类社会创造了大量闪耀着时代光芒的建筑、雕塑和绘画作品。比如花之圣母大教堂,始建造于1248年,前后历时150多年,经过好几代人共同的努力才最后完工,其中包括为建成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教堂穹顶而推迟完工的十四年。该穹顶建成后一直是文艺复兴圆顶建筑的楷模。米开朗基罗在设计圣彼得大教堂的圆顶时表示,“我可以盖个比翡冷翠教堂圆顶更大的圆顶,但无法超过它的美。”
      我在网上预订的旅馆位置很好,5分钟步行即可到达大教堂,到著名的乌斐兹画廊700米。当时在众多酒店中选中这一家,却是因为介绍上写着:酒店占据着12世纪的Palazzo Donati一楼,那里是著名作家但丁的出生地。大概文艺青年都很容易被某一个细节打动吧,办理完入住到房间里后,眼前这个面积虽小但别致有韵的温暖空间让我安心地卸下了疲惫,期待着但丁出现在我酣然入睡的梦中。
      为了不辜负但丁出生地的绝佳好地段,我起了个大早。有了在比萨看地图找地方的经历,我对一个人出门寻路自信了许多。加上这家酒店的前台英文不错,热情详尽地解释了位置和方向。清晨的佛罗伦萨是静谧的,深沉的,也是温润的,迷人的。时不时有人骑行而过,留下一串清脆的铃声在小巷上空久久回荡。也有人从旁走过,高跟鞋踩过路面,锵锵当当如一阵和弦。这里的建筑仿佛有着神奇的魔力,让我深深地迷恋。每一条经过的街巷,都忍不住一再回头,一望再望,很想开动所有的脑力和心力,让记忆帮助我定格每一分每一秒的欢喜、寂静和美好。
      到达佛罗伦萨的领主广场时,广场上空荡荡的,没有什么游人。我一个人悠然自得地欣赏了一番广场上的大卫雕像(赝品),继续前行去找阿诺河和乌斐兹画馆。阿诺河号称佛罗伦萨的母亲河,横贯整个城市。阿诺河最狭窄处有一座“老桥”,听说最初的建造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期。1944年德国撤兵佛罗伦萨,老桥是唯一没有炸毁的桥梁。现如今桥的两旁和杭州的河坊街一样商业氛围浓郁,所不同的是清一色琳琅满目、精致漂亮的珠宝店。我到的时候都还没开门营业,冷清的古桥让人心生怀念之情,只是冷风之下,我无暇思虑该怀念谁。桥的正中间有段空地儿,阿诺河两边的旖旎风光可尽收眼底。古桥的左手端,云破天开,一道阳光穿出来,直射桥面;右手面,天际高远,河面开阔,波涛暗涌的流水隐忍着强大的生命力,并不发出海水一样的咆哮声。我贪婪地看着,呼吸着;我还没有离开,就已经想着有机会一定要再来。
      意大利的城市还以广场多出名,大的,小的,随处可见。一路行来,我已经走过好几个广场,包括大卫雕像所在的领主广场,这会儿又看到一个,气势更加非同寻常。原来我一通漫无目的地走路,已经走到了原本不打算去的乌斐兹画馆。心中惦记着十点钟在大卫雕像处和朋友们会面,加上天气冷我又少穿了一件衣服,便先急着原路返回了。再到领主广场一看,整个广场黑压压全是游客,尤以各地口音的中国人居多。

佛罗伦萨的月光和比萨的星空
      去了意大利,少不得要说说吃和穿。
      先说穿,佛罗伦萨一个小时车程远有个THE MALL,是世界名品折扣店集聚区。鲜有有钱的爱名品爱时尚的人到了意大利不去抢购一番的,我的同伴们此行的目的便在于此。除了THE MALL,市中心还有一条卡尔查依欧利路,雅致到我分分秒秒都在想象着那些时尚大牌的出处。路宽,建筑群迷人,两旁Bubbery、Prada等林立。就算没钱买任何东西,那也是比The mall更值得去走一遭的地方呢。
      佛罗伦萨火车站附近有个皮具市场,听说是买意大利包的好去处,甚至可以像国内批发市场一样讲个价。我到那儿时,光顾着排队买“牛肚包”吃,都没仔细看看都有什么卖的。说到吃,在比萨火车站对面,喝了一杯5欧的卡布奇诺,是到欧洲以来喝过的最贵的一杯卡布奇诺了。意大利人早上也去,几乎都站着喝咖啡馆吃东西。原本一心一意要到佛罗伦萨吃以公斤论售的T骨牛排,因为朋友们心思不在此,我一个人实在无法消受而留下了遗憾。冰淇淋也是一大传说,我摸不清楚状况,进店看了一圈后有些心虚的点了个中号的,那强壮有力的店员抡起勺子来就是一通狠挖,然后递给我一个沉甸甸的装着两个球的冰淇淋。我的脸瞬间绿了,付了钱,找了个位置吃了半天才吃掉一半,余下的偷偷包进纸巾扔进了垃圾筒。又逛了两三个小时,我累极坐进一家餐馆点了意大利面,结果因为肚子还很撑,使得那一晚的意大利面浪费了一半。此行意大利两座城,这冰淇淋恐怕得算成我最奢侈浪费的一次消费了。
      佛罗伦萨中心城区的路,几乎全是不平整的石板路,拖着行李箱一路颠过去,尤其耗体力。如果想去看乌斐兹画廊、米开朗基罗博物馆等地儿,千万记得避开星期一。意大利人和其他欧洲人一样,甚至更慵懒一些,他们不管满大街拿着地图找地方的游客能不能尽兴玩儿,他们该休息就休息,喝杯咖啡看场球赛,绝不会为多赚钱而多工作一天。
      我从一早开始逛,一直逛到天完全黑下来,差不多把佛罗伦萨的中心城区逛了个三四遍。走到最后,腿都软了,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好在托着个行李箱,慌乱中把行李箱摔到了地上。扶起箱子时,撞见街旁的屋顶上方挂着一轮新月。月光皎洁,夜空清冷,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和我致意别离。
      两三个小时后我到了比萨,到了已经住过一晚的那个家庭旅馆。院落静悄悄的,我深情地凝望着熟悉的院门儿,打算抬头看一看这儿的夜空。比萨的夜空没有新月,倒有满天的星斗!繁星如烟花绽放,在纯静的黑色夜空里闪闪发光。
      有佛罗伦萨的月光和比萨的星空为我划下句号,这趟旅程可谓心意圆满矣!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