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2月04日 星期二 2014年2月(总第3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唯有智慧 才能生存

2014-06-04 17:28:55

文/胡宏伟

编者按

      1月15日下午,一场别开生面的新书首发式在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举行。全国政协常委、浙江省工商联主席、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南存辉携新书《南存辉讲故事》吸引了众多书迷、媒体记者到场;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社长、党委书记高海浩,红旗出版社常务副总编徐澜等出席祝贺,他们现场即兴对《南存辉讲故事》进行新书推荐。
      短短两小时的新书发布会精彩纷呈,南存辉不仅向现场观众娓娓道来一个个精彩小故事,还与财经专家、《东方早报》副总编胡宏伟进行深度对话,畅谈浙商自身定位、社会责任,探讨2014改革新思路。
      该书作者为正泰集团企业发展研究室主任廖毅,全书通过南存辉在不同场合的精彩言论,反映了他在做人、做事、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刻思考,体现了他的人生智慧。白岩松在推荐中说道:“正泰的产品无处不在,必有背后的大道理。这个大道理,正是由南存辉常讲的一个又一个小故事构成的。这些故事并非空谈,它们大多已被正泰的成功实践所检验,所以,应该讲给更多人听!”在此,特整理部分媒体的新闻集锦及作者手记,与读者分享。


  

     大概20多年前,时任新华社浙江分社记者的我第一次采访南存辉,这位当年知名度远不能与眼下如日中天、遐迩皆闻比肩的小个子男人就让我留下了刀刻般的记忆。南存辉有极好的逻辑思维,你的采访提问话音刚落,他几乎不假思索,环环紧扣、步步推理的几个方面清晰阐述便已经侃侃而来。我以为,哪怕长年浸淫官场的地厅级高官,逻辑思维能力之强大亦不过如此。采访交谈时,正如廖毅在本书中所记录的那样,南存辉很善于讲故事。再高深的概念、再复杂的提问,他总能用一个比喻、一则故事甚至一句自己乡间的俚语,讲得明明白白。和南存辉交流,不累。

      开口就是大白话,却“HOID”住缜密逻辑,说得清楚天下道理,这令南存辉和他身边无数温州商人相比凸现出了迥然不同的质感,某种意义上也决定了同样拼搏数十载后彼此迥然不同的商业成就与人生高度。
      其实,在中国“最盛产老板”的温州并不缺乏聪明人。改革开放30余年,温州人塑造的强烈的自我形象一是肯吃苦,二是胆子大。至于这一独特商人群体的聪明水准自不在话下——人不聪明还能当老板?有不少学者甚至将温州人的聪明与犹太人相提并论。的确,两者有着太多的共同点:四海为家、精于经商理财,对把玩货币皆有近乎潜意识的极到位的感觉。但是,与孕育了马克思、爱因斯坦、弗洛伊德等世界级伟人,在世界范围的哲学、科技、金融、法律领域都有无与伦比表现的犹太群体类比,很多情形下,我更愿意将温州人的聪明理解为一种狡黠:为了追逐具有摧毁性竞争力的价格低廉,温州产品的假冒伪劣曾经登峰造极。即便这只是历史演进难以逾越的片段,也不应该成为自我粉饰的托辞;善于抢抓机遇的背后,是见缝就钻的潜规则本能,是对制度的不尊重和对商业博弈准则的漠视;“全民言商、人人做老板”的浓郁氛围之下,商业利润至上的极端功利主义、短视投机的机会主义暗潮涌动、经久不息。
      屈指算来,自1986年始,由于温州之于中国改革史无可替代的样本价值,我在媒体生涯中曾32次寻访这片神奇的土地。为了家人和家园挣脱百年贫困不惜流汗、流泪乃至流血的执着与坚韧,让我始终对温州人怀有一份发乎内心的敬意。然而,正如同一枚硬币有其两面,狡黠得甚至有些不计后果的温州人又总是将观察者推向颇为尴尬的爱恨交加。
      南存辉的智慧从哪里来?毫无疑问,首先源于天份。南存辉从小聪明过人,因为成绩好还一直担任班长。然而世事难料,他父亲在一次劳作时不慎被沉重的水泵砸碎腿骨,丧失了劳动能力。长子南存辉无奈辍学,接过父亲的修鞋摊以补家用。那一年,他13岁,离初中毕业还剩15天。
      南存辉清楚地知道,人的智慧绝不能仅仅仰赖与生俱来的天资,唯有不断学习,才能让智慧永续生长。早早被迫远离了学校,他就继续在创业实践中学习、向企业前辈学习、向竞争对手学习、向任何比自己更有智慧的人学习。以浙商为样本,中国民营企业家的进化转型路径大抵可以分为三种:一是天赋型。其依托的核心能力是优秀企业家最为稀缺的直觉禀赋,他们在群体中的比例仅1%,可遇不可求。代表人物:阿里巴巴马云;二是尾随型。出身卑微、知识素养不足、创业起点低,不管你是否愿意承认,他们仍是当今中国草根民间资本的主体,艰难超越自我,却只能尾随时代。他们在群体中占据了最大多数的约70%;三是学习型。同样出身草根,却始终以开放的胸襟、国际化的视野追赶时代,通过不断学习让自己从狂放的野草日渐长成参天大树。他们在群体中的比例约30%,却足以引领方向,决定中国民营经济的未来。代表人物:正泰南存辉。
      因为懂得学习,南存辉“永远年轻”;因为善于学习,南存辉的小智慧可以变成大智慧。
      廖毅在本书中所记录的南存辉式的智慧涵盖面颇广,有做人智慧、做事智慧、创业智慧、创新智慧、管理智慧、经营智慧等等,期间最耐人寻味的是其作为一位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政治智慧。
      对此,南存辉曾有过如下一段意味深长的自我解读:“作为一个企业家,政治就是天。天气好出太阳了,被子霉了可以晒晒呀!如果刮风下大雨,你却把被子拿出去,肯定会闯大祸嘛。”
      政治是天,那么企业家又是什么?不少人因此质疑南存辉的所谓“政治经济学”情结,甚至将其比喻为胡雪岩式的当代红色老板。
      且慢泛道德化的质疑,不妨先让我们将目光放远。中国最早有文字可考的商业活动,是公元前1800年夏朝中期殷人“肇牵牛车而远贾”,居住于今河南商丘的商始祖王亥带领商族人用帛和牛当货币,在部落间进行交易。“商人”一词即由此而得名。然而在绽现人类商业文明最早一缕曙光的中国,商人从来是被妖魔化、边缘化的族群:“士、农、工、商”社会百业,“商”毫不犹豫地被位列其末;商人在中国历代正史文献中几乎寥无踪迹,唯一例外是汉代司马迁记录21位当朝富商的《史记·货殖列传》,但也被排在算卦和看相的《日者列传》、《龟策列传》之后,为全书之“末传”。
      与商人的落寞对应,则是政府及其代表的政治话语的强盛与辉煌。自第一个真正建立完备的中央集权制度,以铸钱、煮盐、冶铁全盘国营化及实行“均输”、“平准”流通国有化而至民间工商业者哀鸿遍野的汉武帝刘彻始,2000年以降,商人与政府平等相对从来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只有当历史走入改革开放30年,中国民营企业家方才登上政治与社会地位的最高平台。至今,对中国民间资本力量而言,政治仍不是一道以你愿意与否为原点的可有可无的选择题,而是你将用怎样的智慧去面对。
      南存辉长期以超越商人群落的眼光观察思考问题,他的企业管理价值观的基点不再是单纯的利润多寡,而是内涵更为深厚的中国式“政治经济学”。也有人批评南存辉把太多的精力花费在接二连三的政治活动上。但更多的人都明明白白地看到,也许是大方向“把握得精准”,南存辉的企业在近30年间令人信服地健康壮大。这让那些批评的声音显得苍白无力。
政治是天,注定了你无从躲闪。关键在于,你能否懂得进退,谨持官商之道,又从不迷失,笃守作为一位企业家的本份与坦荡?南存辉做到了。
      清末民初大学者王国维曾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定义为人生第三重境界即最高境界。同理,人的智慧亦分为不同境界。廖毅在本书中描述的南存辉的智慧空间由我看来大抵也可以分为三重境界:一曰如何做事做人的智慧境界;二曰如何办好一个现代企业的智慧境界;第三层智慧境界又回到做人,但不是前者的低层次回归,而是螺旋跃升的修身。在东、西方文明谱系比较中,禅悟与修身恰恰是东方哲学最为独特、深厚的精神世界,得与舍、惑与不惑、拼搏与放下,没有什么你死我活的黑白分界,总有一种境界能让彼此超越世间欲望抵达天高云淡的平和。这,才是我们曾经拥有的真正中国式的最高智慧,只可惜,我们早已与之渐行渐远却浑然不觉。
      南存辉心里清清楚楚地安放着这样的一个智慧境界,并努力践行之。为了那一份向往与抵达,他发挥了自己善于学习的优势。对南存辉影响最大的无疑是当代国学大师南怀瑾,高山仰止间,他从一点一滴真切地体味、领悟大师的智慧境界。当下,“大师”一词在中国已俨然成了敏感字眼,狭隘而偏激的唯物意识令国人莫衷一是。没有登临过高山之颠自然无法想象天地之大。在很多情形下,我们迷蒙的人生需要大师的指引,大可不必让一些虚妄之士无端的言行辱没了大师的清白名声。
      智慧无止境。行者南存辉累积跬步,力求站得更高,想得更深,看得更远。
      的确,有太多的事实明证,欲望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源动力。但我个人更愿意相信,一如南存辉的故事所昭示,唯有智慧,才能生存,智慧真正是人类进步永不枯竭的正能量。在这个日益物质化的世界里,归属于精神范畴的智慧其实同样无所不在,但智慧往往如同一闪而过的一道光,你稍不留意就会消失不见。感谢廖毅,作为值得尊敬的追随者,他以自己服务正泰近20年的独特视角,真实记录了南存辉讲述的故事以及讲故事的南存辉,才使得我们有机会通过本书分享这位中国民营企业标杆人物的智慧人生。
     是为序。
    (作者系财经作家,高级记者,浙江省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