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8月28日 星期三 2013年8月(总第36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梦回莱茵话古堡

2013-10-08 10:54:31

  文/思域沉鲨

  莱茵河,全长1232千米,发源于阿尔卑斯山北麓,向西北流经列支敦士登、奥地利、法国、德国和荷兰,最后在鹿特丹附近注入北海。莱茵河是德国最长的河流,流经德国的部分长865公里,流域面积占德国领土面积的40%,是德意志民族的摇篮,被誉为德意志的“父亲河”。
  位于中游的莱茵河谷,南起美因兹(Mainz),北至波恩(Bonn)。两岸崇山峻岭,气势恢宏,植被茂盛,风光旖旎。乘船徜徉,波光粼粼的河面倒映着蓝天白云,两岸低坡上整齐地排列着葡萄架,散发出淡雅清甜的果香。河畔偶尔穿梭而过银色城际高速列车,与悠哉游哉的观光游艇形成动静的对比。
  沿岸的山上、岩上甚至河岸边,每隔一段都会出现一座古堡。岁月无情,多数古堡早已荒废,只剩断壁残垣,无声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少数古堡依旧完好,但也用深沉的颜色和满身的疮斑,展现出数百年的刚毅。
  古堡全为石头建筑,有哥特式的、文艺复兴式的、巴洛克式的、洛可可式的、还有浪漫主义风格的。但与德国的教堂一样,以哥特式风格居多。因地形不同,古堡有正方形、长方形、圆形、多边形的,各式各样,不拘一格。但几乎都有高大宽厚的城墙,或在两头,或在四角建有尖顶塔楼,剑指苍穹。有的古堡雄踞山头,俯瞰群雄;有的却耸立山腰,扼道而立;还有的坐卧岩岛,乘风破浪。一座古堡,就是一段历史,这里的人文历史与自然风光浑然一体,当之无愧地成为“世界遗产”。

  骑士、教会与古堡
  寻根溯源,城堡绝大多数都是贵族领主的居所。但是,岁月更迭中,这些城堡经历了“人面不知何处去”的感伤,被荒废、被占据、被易手、被更名……于是,各种名字与传说一起流传下来。比如,“骑士堡”,传说是当年高傲的骑士们练剑习武,开创英雄业绩的地方;“强盗骑士堡”,传说是曾经许多亦正亦邪的骑士的据点,他们耀武扬威,出门行抢,劫富济贫;“盗贼堡”,传说是鸡鸣狗盗、杀人越货之徒的山寨……凡此种种,纷繁不一,流传至今,故事鲜活,名称却已对不上特定的城堡。
  当然,也有对得上名字的。比如,苏内克堡(Sooneck)位于远方的一座山峰上。公元十一世纪,一个修道院的监管人组织修建了这座城堡,主要用于领地的防御。遭到数次入侵的破坏后,美茵兹选帝侯在1350年对其重建。但是,300年后,她又一次又毁于法国人之手。直到19世纪,普鲁士的威廉菲德列西王子把她又重建成罗马样式的碉堡,才算是恢复了旧观。
  教会不仅修建城堡,也会修建塔楼。比如,著名的“鼠塔”(Mauseturm)就是教会修建的。这座白色的建筑矗立在莱茵河边,曾在13世纪初用来征税。但是,“鼠塔”的名称却与一则传说有关。
  故事发生在公元968年,莱茵河畔的美因兹住着一个残忍的主教哈托(Hatto)。大饥荒饿死了很多人,哈托主教却囤积粮食,不顾人民的死活。民众们跪倒在主教宫殿前,哭求施舍,却丝毫没有打动哈托。主教大人笑着说:“你们挨饿皆因懒惰,我无能为力。”民怨愈演愈烈,迫于压力,主教终于答应施舍一些面包,并让他们在某天集中到一个大谷仓里。然而,当人们真的去了那个地方,主教却残酷地下令:“关闭仓门,点火焚烧。”当可怜的人们惨遭焚烧,传出撕心裂肺的求救声时,主教和他的朋友们却欣赏着火光,吃着丰盛的佳肴。正当哈托洋洋得意之时,四处爬出了大群灰色的老鼠,它们穿过窗户和天花板,涌进屋里,跳上餐桌,啃食食物。老鼠越来越多,吃光了所有的东西,主教和宾客们四散奔逃。主教大人逃上一艘船,沿着莱茵河顺流直下,躲进了河中耸立的塔楼。然而,数以千计的老鼠沿着莱茵河游了过来,爬过城墙,穿过窗户和门,进入了塔楼。哈托无奈爬到了塔顶,然而老鼠们也跟着爬上塔顶,活生生的吃光了这个惨无人道的暴君。后来,“鼠塔”便一直作为灯塔使用,指引着来往船只。
  不论上述的传说是真是假,却反映出了教会、贵族和城堡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从这个角度看,古堡承载的既有骑士文化,也有宗教文化。

  猫堡与鼠堡
  猫堡和鼠堡,是所有古堡中最有“童趣”的两个名字。他们位于圣戈阿斯豪森(St. Goarshausen),也就是现在的“洛雷莱小镇”。
  当莱茵河流经圣戈阿斯豪森时,地势变窄,出现多处急弯,山岩突起,礁石林立,迎面是高达130余米的峭壁,曾给无数的船只带来灾难。德国浪漫诗人克莱门斯·布伦坦诺最早写下了洛雷莱的传说,又经著名诗人海涅的诗歌使之广为流传。
  传说讲述:莱茵河的悬崖上住着一位美丽的女神,叫洛雷莱(Lore Ley)。她有一头金色的长发,绝世惊艳,却总喜欢在月光下抚琴弹唱迷人的歌谣。过往的船夫被歌声吸引,为美貌天仙而魂不守舍,直至丧命河中。很多皇室贵族都想得到洛雷莱高贵的爱,但是洛雷莱从不为之所动。直至有一天,痴情的阿拉涩多亲王最终用最真挚的声音打动了美丽的女神,终于得到了渴望的真爱。
  有的旅游书上说,“猫堡”和“鼠堡”是对峙的山寨,隔山而望,有分庭抗衡之势。但据学者考证,旅游书上说法牵强。“鼠堡”特里尔的红衣大主教在1356年建造的,当时的名字叫德姆堡(Deuernburg),并以城堡里的机关技术先进而著称。这却引起了一位当地贵族的不满,于是,他用了15年时间在对面的山头修建了一个要塞。因为这位贵族的名字叫“伯爵威廉二世·冯·卡特增尼博根”(Graf Wilhelm II. von Katzenelnbogen),因为Katzen在德语中意思为“猫”(复数),所以当地百姓简称他为“猫伯爵”(Graf Katzen),他的城堡自然就被称为“猫堡”。既然猫堡是为了“镇住”德姆堡而建的,德姆堡就渐渐被叫作“鼠堡”了。
  另一种说法是,“猫堡”因其外形如同一只翘着粗壮尾巴、竖耳瞪眼的肥猫而得名。历史真实如何,后人无从得知。今日的猫堡,已经被日本人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买去,作为私人住宅和旅馆,并不对游客开放。所以,我也只能门前止步,到此一游。

  爱尔茨堡
  尽管爱尔茨堡(Burg Eltz)并不紧挨着莱茵河,但她作为德国著名的城堡之一而负有盛名,原德国马克硬币上都有它的身影。走过路过,一定不能错过。
  爱尔茨堡坐落于德国“母亲河”摩泽尔河(Moselle)、科布伦茨(Koblenz) 和特里尔(Trier) 之间。整座城堡并不按常规建在峻岭之上,而是兀自矗立在群山环抱的山谷之中,屹立在一整块高达70余米的岩石上,三面为清澈的流水所围绕。据说,正是因为她与众不同地隐匿于山坳深处,才有幸逃过二战时盟军的轰炸。
  爱尔茨堡的最早记载是1157年。此后的八个半世纪里,城堡一直作为私有财产被同一姓氏的贵族所拥有,到如今已延续了33代人。近千年的风起云涌,沧海桑田,政治斗争,家族矛盾……爱尔茨堡经历了一次次的扩建、改建,承受了大大小小的战火的洗礼,最终成为了今日向公众开放的古堡博物馆。
  城堡共有八个塔楼,塔高30至40米,分10层。城堡中有100多个房间,最多时居住过100多人。整个城堡具有罗马和哥特式混合建筑风格,独具匠心的设计能让城堡的每个房间都能采暖。除了让人着迷的建筑本身,城堡博物馆内还开设了“珍宝馆”和“武器馆”,在珠光宝气和刀光剑影中向世人展示历史的魅力。皇帝、国王、王储、大公爵以及不同时代的伟大诗人和画家都曾经在这里留下足迹,比如,德皇威廉二世、王储弗雷德里克(后来的“99天皇帝”)、卢森堡大公、大文豪维克多·雨果、著名画家威廉·特纳。甚至连美国数位“第一夫人”也到访过这里,如伯德·约翰逊和罗莎琳·卡特。
  爱尔茨堡的完整足以让莱茵河畔其他古堡“羡慕嫉妒恨”。一场战火就可以让一座城堡在短短数日内就支离破碎,土崩瓦解。而爱尔茨堡,历经沧桑,在一场场战火中得以保全,靠的绝不仅是上苍福佑。比如,十七世纪末的帕拉丁继承战争,使许多城堡在莱茵河畔惨遭摧毁。为保护爱尔茨堡免遭涂炭,汉斯·安东利用其作为法军高级军官的身份,设法从被摧毁的建筑物的名单中删除了爱尔茨堡的名字。后来,又有一个“非官方”的法军小分队企图突袭爱尔茨堡,却被当地勇敢的老百姓用计诱到一片麦田中,最终葬身于火海……

  关税堡
  普法斯葛拉芬史坦堡(Pfalzgrafenstein) 建造在莱茵河中间的一个小岛上,四面环水。从正面望去,有些像一艘敦实厚重的航船。这艘青盔银甲的航船已经在这段水流平缓的河段上停驻了近700年。
  当初,古老的日耳曼人建造这座江心城堡的目的是为了“敛财”。要打此河过,留下买路钱。所以,普法斯葛拉芬史坦堡和她的“小伙伴们”也都被称作关税堡(Zollburg)。如今,周围林林总总的城堡荒芜了不少,而横在江心的普法斯葛拉芬史坦堡却承受着河水的洗刷仍然金枪不倒,可见人们对收买路钱的积极性之高是不随时代变迁所改变的。
  望着普法斯葛拉芬史坦堡,思绪穿越到了两个世纪前。那时,德国仍处于分裂和割据状态,并存着38个邦国,各自为政。各邦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要道隘口设立重重关卡,收税敛财。各种商业法规、度量制度和地方货币纷繁复杂,严重地影响人员与货物的流通,阻碍了工商业的发展。比如,从德国北部通过莱茵河水路运送货物到德国南部,所收的税收累加起来竟高达货物价值的20-30倍。后来,最强大邦国普鲁士首先实行改革,废除关卡,取消国内关税的征收,宣布商品流转自由。在普鲁士的带动下,北德6个邦国于成立关税同盟,取消了同盟邦国之间的关税。受之影响,南德两个大邦国巴伐利亚和符腾堡也组成了南德关税同盟,以对抗普鲁士。后来,强盛的普鲁士又统一的全德。
  关税堡的设立反映了地方势力发展经济的强烈欲求,而关税(堡)的废止,则反映了局部发展服从于全局的观念,反映了人们逐渐认识到通过协作的方式,可以获得更大的发展、共同的发展。可见,关税堡所承载的不仅仅是德意志强盛的故事,它也是欧共体统一关税思想的源头,间接影响了世界范围内各国的贸易关系。你说,她是不是人类历史的里程碑呢?

  保护古迹 传递梦想
  莱茵河畔的古堡是可以出售的。德国政府曾经将一些无主古堡以1欧元的价格出售,但是购买者必须承担对古堡进行修缮、维护的义务。修缮的投入可就要超过百万欧元了。
  当然,保护古堡靠民间投入是远远不够的。即使是富有的所有者对爱尔茨堡进行修缮时,也必须得到德国经济刺激计划(II)和德国古迹保护基金会的资助,才得以在2009年到2011年之间对其此历经800年沧桑的古堡进行大规模的修缮,包括结构加固、屋顶修缮、木框架维修、以及内部设备的更新。
  我也曾做过1欧元的城堡梦,痴痴幻想着怎么将城堡改成富有特色的博物馆或私人府邸。但终究,我没有修缮的资本。所以,我能做到的事,只是用文字记录下对古堡的赞赏,将对古堡的憧憬传递给同样喜欢古迹的您们。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