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7月22日 星期一 2013年6月(总第35期)
上一期 下一期

行在前 食在后

2013-07-29 11:35:01

文/陈云(企业发展研究室)

渔火:
气质型的餐饮小店
傍晚,踩着最后的几抹落日余晖,我们推开了文三西路上“渔火”的门。
初入“渔火”,眼中所见,不是黑就是白,显得既单调又清新:一群热情好客的服务生脸上绽放着笑容,他们身上统一的白字黑T工作服;服务台后面,是一面黑色的墙,白色是点缀在墙架子上的店内招牌食品名称;供客人点菜的菜谱封面是黑色的,白色是上面的“渔火”两个字。
那本素朴的菜谱,勾起了我们的怀旧情感。怀旧之外,还有一种感动。当翻动菜谱时,指尖和手上的肌肤似乎能够与丛林深处的原木对话。菜单上每一页的内容都是手写的,并且配上了相应的图片。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菜单并不急着介绍店里的特色菜和招牌菜,而是首先申明“店内油品均选用中粮AKA食用油”、“店内的调味原材料均为进口和国内知名品牌”,还特地注明“本店拒绝使用味精”。这种严谨与认真,真让人不得不由衷地心生感叹。什么时候中国其他的餐饮老板或者经营者都有这样的态度,那些一日三餐不得不外出解决的人就有福了。还有什么比吃一餐饭还要担心会不会有地沟油、食品添加剂什么的更忧心呢!
我不自觉地坐直了身体,怀着敬意再次打量起小店。这实在不是一家富丽堂皇的店,没有宽大的面积,一个L型的内部空间,除了里部放了一张超大超长的原木桌子,靠近门口处不过容得下三四张四人座的桌椅而已。那张超级大且长的桌子,不断地更换着来往客人,大家来了随意找空位坐下,有朋友同行的与朋友说说话,也有独自一人进来的顾着自己享用美食。进进出出的,以附近的年轻人居多,还有不少老外朋友相约而至。看他们入店驾轻就熟的样子,想必是该店的常客。
来之前,我们听说这家店的鱼皮馄饨让人百吃不厌。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切成薄片的鱼饼,味道十分地道。他们的海鲜饭味道也在推荐之列,只是和其他餐厅的相比算不上特别出彩。个人以为最最值得尝试的那色泽金黄的地瓜包,QQ的外皮,香香的馅儿料,吃着特别有满足感。对了,店里的米酒口感也不错的,那一色儿的清花酒瓶和酒杯,让人觉得喝着酒的时候,除了食客之外,还可以儒雅的“文化人”,内心七分平和,八分放松。米酒度数不高,但后劲儿挺大,还是要小心别喝醉的。不过“渔火”也有不足之处,那就是他们不提供炒菜。那天我们特别想吃青菜,最后交涉的结果是,厨师特地为我们水煮了一份青菜。这样的吃法,是不是有些素食主义的味道了?
酒足饭饱出来,天色已经黯淡。街灯次第亮了,在一盏盏灯光的映照下,黑白的“渔火”真是分外质朴,分外生动。
如果说餐饮小店也分美貌型与气质型的话,我想“渔火”应是气质型的。

富义仓:
何日君再来
我们跟开车的师傅说,“到富义仓,霞湾路上的富义仓”。
师傅“哦”了一声,自顾自换着挡。过了一会儿,像是才想起什么,又补充道,“我知道的,就是白墙黑瓦的平房那里嘛。”
是的,眼前的富义仓,外墙刷白了,纵然墙面上有灰黄的痕迹与斑驳的裂缝,也难尽说它曾经有过的历史与沧桑。幸好高墙之上的字号与标识既写实又写意,幸好那些黛青色的瓦片还有故事可言。
地处杭州胜利河与古运河交叉口,占地约2.36公顷的富义仓,正是“北有南新仓,南有富义仓”之称的大粮仓。始建于清光绪年间,时为解决杭城粮食告急而建。随后的百余年里,富义仓曾是维系杭城百姓身家性命的粮仓,曾是战时的军区家属宿舍和杭州造船厂的职工宿舍,曾是破败不堪、一度只剩下颓屋数楹的民居。也就是最近几年,人们对运河的综合保护有了新的认识,才使得京杭大运河畔的百年粮仓富义仓得到了修缮和维护。在进驻了书店、工坊、影视基地等文化创意产业后,富义仓从过去的物质粮仓,摇身一变成了新时代的精神粮仓,陡增意味深长的魅力。
我们抬脚跨进了富义仓的第一进院门。除了右手边倚墙一幢前边堆放着杂物的小楼外,整个院落空空荡荡的,看不出什么特别来。待过了第二进院落,刹那间,一股寂静、辽阔的气息扑面而来。两排木制的廊屋,两排端放的荷花缸,简简单单,却处处凸显着院落的纵深感与悠远味道。院子里铺的都是大块的青石板,每两块青石板的接缝间都透着一线青草绿。就是这些浅淡的绿意,柔和了院落的时光,丰富了它的美。
同行的朋友示意我看两棵高耸入云的树:一棵长满了嫩绿的新叶,一棵仍是光秃干枯的枝丫。它们在地面上相距数米,半空中的枝干却倚向对方,就像是年轻的树寻求扶持,年长的树需要倚靠。一阵风吹过,叶片簌簌,像是两棵树的空中交首与呢喃。越往里走,就越发觉得岁月的凝重,若不是一堆大型的舞台钢架突兀眼前,我们便要完全沉浸到过去的老时光里了。一脚一脚地踩过青石板地面,一间房屋一间房屋地张望过去,那些许是不同年代的梁宇、器具,尽管都沉默不语,却已难掩谁都知晓的二三分心事与秘密。
“当世界一意孤行地向前时,总有些人固执地怀旧,在过去的世界里不肯离去。”此时此刻,这种情绪就像一滴冰凉的春雨,悄无声息地滑入了心头。
富义仓·粮仓咖啡就开在其中一进院落的廊屋里。咖啡馆的装修和设计风格让人耳目一新。吧台设在进门的屋子中间,圆形,上面是一圈高低错落有致的白炽灯泡组成的帘——到了晚上,据说会一整圈都亮起来,我们到的时候是下午,只亮着其中的几盏灯。咖啡馆的木制桌椅颇有种古色古香的风韵,而挑高的房梁一扫古旧气息带来的压抑感。想必店主在装修上花了不少心思,耍了一把创意。我们找了个位置坐下,肆无忌惮地打量起粮仓咖啡来。店里各种角落都放满了书,随手抽出一本,竟是三毛的《万水千山走遍》。就在几天前,有朋友推荐我看一段视频,三毛口述与大胡子先生荷西的爱情故事。听到她讲“一条手帕,一头擦自己的泪,一头擦他的血,就这样血泪交融”时,泪如泉涌。
好在此时培根意大利面和猪排饭上来了,扑鼻的香味将神游的我牵引回了现实世界。不知是肚子饿了,还是厨师的手艺了得,那份意大利面真的很合胃口。离开富义仓·粮仓咖啡,少不得要到隔壁院落的韵和书院逛逛。这是一家大名鼎鼎的书院,听说定期举办一些文化活动,还有专为女性朋友准备的读书会。
我们造访富义仓那天,正值春暖花开时节。运河两岸姹紫嫣红,风景如画。一座古朴的石拱桥,分别连着现代的都市高楼和清幽的书院回廊,而桥下,一湾浑而不浊的运河流水,深情不改地唱着生生不息的歌谣。
站在石拱桥的台阶上回望富义仓,时光的凝重感再次袭上心头。那一刻,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那一刻,我仿佛又听见了刚在咖啡落座时播放的音乐——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