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7月22日 星期一 2013年6月(总第35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杂烩”土耳其

2013-07-29 11:33:39

文/思域沉鲨

说起“土耳其人”,脑海里浮现出的便是“满脸络腮胡,手持圆月刀,脚跨汗血马”的壮汉形象。是的,“土耳其”一词由“突厥”演变而来,而突厥早在隋唐时期,就已经与中原汉族在政治经济上存在联系,所以汉民族对土耳其人并不陌生。“突厥”在鞑靼语中是“勇敢”的意思(类似于“巴图鲁”在满语中的含义),“土耳其”意即“勇敢人的国家”。
地跨亚欧的土耳其,虽说其约78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与中国相比不足什一(只相当于两个云南省那么大),人口也只有约7500万(与四川省差不多),但是其战乱纷繁、政权更迭的历史复杂程度绝不亚于华夏。
公元前1900年,东欧的赫梯人建立了西台王国……公元前1200年,著名的特洛伊战争爆发……公元前334年,马其顿王国的亚历山大大帝统治……公元前129年,罗马帝国统治……公元395年,拜占庭帝国定都“君士坦丁堡”……1453年,奥斯曼帝国灭了拜占庭帝国,改“君士坦丁堡”为“伊斯坦布尔”……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成立。
欧洲文明与西亚文明在这里的共生,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在这里的碰撞,波斯人、罗马人、阿拉伯人、犹太人在这里的融合,“丝绸之路”、“香料之路”在这里的交汇,成就了千滋百味的“杂烩”土耳其。

自然遗产:棉花堡Vs.卡帕多奇亚
位于土耳其西南部的“棉花堡”(Pamukkale)恐怕是土耳其最“名不副实”胜景了。因为它的名字听似绵绵柔软,踩上去却是银山铁壁。这里是闻名遐迩的温泉胜地,温泉常年介于36-38摄氏度之间,以每秒钟400公升的流量向外涌动。远眺,白色的石灰岩地形恰似皓白棉团,层叠相抱,似软而硬,似轻而重,似干而润,似亮丽崭新却已在凝固中静淌了千年。近处观察,棉团上镶嵌着亿万片剔透的石英,将每一缕阳光向千百个方向散射而去,如同给棉团笼罩了银色的光环。温泉顺石而下,聚合在层层的如梯田的岩池中,再漫溢开去,快乐地蹦跳到下一个岩池,又在低沉的乐曲中涌向山脚……
“棉花堡”的妙处就在于“柳暗花明又一村”。当赤脚踏上“堡顶”时,豁然开朗,原来在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上曾经屹立着一座规模宏大的古城!这座城的规模约是特洛伊城的十倍!它有一个宏亮的名字叫“希拉波里斯”(Hierapolis),意思是太阳神阿波罗的“神圣的城市”。
早在公元前190年,贝尔加蒙帝国就在棉花堡附近建立了城镇哈里波里斯。而山顶上的希拉波里斯,是古希腊城邦小国白加孟的国王尤曼尼斯二世所建,后却不幸毁于地震。如今的遗址中仍可清晰地看到当时宽阔的街道、宏伟的圆形剧场、公共浴场,还有供应温水的住宅……无不讲述着两千年前的繁荣盛景。无论是徜徉于四处残缺却仍傲然挺立的古城回廊,还是凝望端庄沉重的石棺群,亦或在温泉中游弋着轻抚池底的断壁残垣,你无法不折服于历史的壮观,赞叹古人的伟大。
与“棉花堡”一样属联合国自然遗产之列的卡帕多奇亚地处土耳其中部。这里有三大奇观:洞穴、地下城与奇石。当阿拉伯人入侵时,当时的基督徒和穆斯林一起利用怪石,创造了洞穴住家、洞穴教会、洞穴社区。巨石内厅堂无数,构造错综复杂,最大洞穴社区竟可容纳600余人。洞穴的下面还有更为盘根错节的地下城,远远胜过“地道战”的规模,成为当地的传奇。而由于火山喷发而遗存的花岗岩与石灰岩的不同组合,或卧或立,构成了多姿多彩的地貌奇观。
观赏卡帕多奇亚最好的角度是从天空俯视,所以“热气球”成为了这里的特色。不过,最近接连出现的热气球事故,也让部分游人对空中冒险望而却步。
“棉花堡”与“卡帕多奇亚”作为土耳其最值得骄傲的自然景区,其魅力都在于人文与自然的绝妙结合。“人类的历史,是征服自然与改造自然的历史”在这里得到了最好的诠释。


七大奇迹之“圣索菲亚”
伊斯坦布尔,是土耳其最有名的城市。来自东方的丝绸、非洲的珠宝、欧洲的工艺品、埃及的方尖碑,以及世界各地的香料、瓷器全都聚集在这个地跨亚欧的城市。
而在此最负盛名的,则是与万里长城一同名列中古世界的“七大奇迹”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大教堂以一位名为“索菲亚”的圣人而命名,在希腊语里的意思是“上帝的智慧”。公元335年,君士坦丁大帝首建圣索菲亚大教堂,200年后,东罗马帝国皇帝查士丁尼大帝下令再建。拜占庭帝国衰落后,圣索菲亚大教堂又转变成了供奉安拉的清真寺。大教堂主体呈长方形,占地面积近8000平方米,巨大的圆顶直径达33米,离地高55米,内壁全用彩色大理石砖和五彩斑斓的马赛克镶嵌画装点铺砌,曾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其无比恢宏的气势和卓越的建筑艺术,成为了后世伊斯兰清真寺的设计典范。
金色的阳光经过彩色玻璃的折射,把五彩炫目的温暖播撒在斑驳的墙上,映红了基督耶稣的脸庞。拱顶的天使在歌唱,抚平凡人的心灵。同时,教堂墙壁上显眼地悬挂着6个直径约10米的大圆盘,绘写着伊斯兰教的箴言“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镶嵌画是大教堂的瑰宝。比如西南大门的镶嵌画上,儿童时代的耶稣坐在圣母的怀里,圣母左方的君士坦丁大帝把城市的送给圣母,而圣母右方的查士丁尼大帝则把圣索菲亚大教堂呈送圣母。现存的镶嵌画已不足10幅,都形象地讲述着帝王与宗教的故事。
圣索菲亚的美不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褪色。尽管壁上的圣像早已模糊,尽管镶嵌画也已残破,但是拜占庭风格的石柱依然绝伦地精美,阿拉伯语的箴言也绕梁而在,铿锵地诉说着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冲突、融合的历史。
在某种意义上而言,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美与世界第三大教堂、也是哥伦布的埋骨之所——西班牙的塞维利亚圣母主教座堂有异曲同工之妙。前者是唯一由基督教堂改造成清真寺的建筑,后者是由清真寺改为天主教堂的建筑。两者的美都在于冲突后的融合所铸就的和谐之音,包容之度,以及博采众长之精妙。

水烟与旋转舞
在土耳其,还必须做两件事:体验水烟与观摩旋转舞。
水烟,起源于十三世纪的印度,十六世纪才开始在中东流行。在中东,尤其在奥斯曼帝国时期的土耳其,水烟一度被看作是“舞蹈的公主和蛇”,再逐渐流传到阿拉伯国家,成为民间吸食烟草的通用方式。其实在明朝,水烟也曾传入中国,并衍生为兰州水烟、陕西水烟等分支,但由于市场萎缩,昙花一现便消失于市。
土耳其水烟的烟丝有个特别的之处,即由30%的烟叶和70%的水果和糖浆混合而成。所以,它又被称为“果味水烟”,并有哈密瓜、樱桃、苹果、蜂蜜、葡萄酒、咖啡等等各种口味。不过,水烟是否有害于健康则众说纷纭。
旋转舞,并不是艺术表演,而是伊斯兰的一个教派与真主沟通的仪式。其创始人是伊斯兰苏菲教派的鲁米(Rumi)。鲁米生活在13世纪,从故乡塔吉克斯坦,经过巴格达、大马士革等很多中东城市后,最终定居土耳其中部的孔亚,成为当地教派的首脑。他认为音乐可以帮助信徒全神贯注于真主,集中精力地舞蹈时,即可以与真主进行沟通。旋转必须心无旁骛,不然每次舞蹈仪式超过千次的快速旋转必定会立刻让舞者眩晕。神圣的旋转中,精神得到了升华,象征着转向真理,抛弃自我,至真善美。


太阳能,土耳其的未来
因为是自驾,所以我在与土耳其广袤的自然风光以及明媚的阳光亲密接触时,不禁关注起当地的能源发展问题。
土耳其是经济增长较快的发展中国家。在过去的10年里,土耳其对传统能源的进口每年增长8%。土耳其政府认为过度依赖石油、煤炭、天燃气,已经成为能源安全的重要问题,尤其是2007年严重的能源危机让土耳其政府下决心,积极鼓励企业开拓太阳能资源,利用其丰富的太阳能资源来缓解资源短缺。
从世界太阳能资源分布图可见,土耳其日照充足,发展太阳能潜力巨大。土耳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交汇东西、横跨欧亚,连通八国,使其能够成为“能源枢纽”。同时,随着经济发展与生活水平的提高,土耳其家庭能源的消费需求正以每年7.5%至8.2 %的速度增长。据其能源部的测算,当地能源业对投资的需求达到年均30亿美元。
中国和土耳其政府之间已经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土耳其与欧盟也关系“微妙”(土耳其在战后一直为欧洲的“经济引擎”德国输出大量的劳动力),是不是有可能将土耳其变成进军欧洲市场的“中转站”和“桥头堡”呢?我相信,在土耳其的“杂烩”的文化中可以交汇出商机,迸发出希望。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