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5月24日 星期五 2013年4月(总第34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新能源:驱动绿色经济 改变人类未来

2013-05-27 09:39:13

文/孙冕(正泰电器行政部)

  “爷爷骑骆驼,父亲开汽车,我坐飞机,我的孙子又得骑骆驼。”这句中东的谚语,形象地讲述了能源消耗与人类生活之间的关系。而杰里米·里夫金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指出方向,一个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也能继续开汽车,坐飞机,避免重新骑上骆驼的方向。
近年来,环境危机一直困扰着人类。气候变暖、臭氧层破坏、酸雨、荒漠化、大气污染、水污染……这些问题一次次通过灾难的方式敲响警钟。科学家认为,全球气温若上升1.5至3.5摄氏度,就能导致20%至70%的动植物在100年内灭绝。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奥  斯特罗姆所说,人类对地球的影响已逼近地球所能承受的极限。
  里夫金在书中指出,环境问题的根源在于经济体系模式。重大经济时代的转型,都是新型信息技术与新型能源系统相结合的产物。比如,蒸汽机动力与印刷机相结合催生了19世纪上半叶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报纸与书籍作为信息促进了文化普及,为蒸汽动力经济提供了大批劳动力。20世纪初,燃油内燃机与电信技术相结合又催生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电话、广播、电视的诞生与汽车工业的兴起使人们踏入了石油经济。但人类则为石油经济高速发展支付了高昂的环境代价。
  如今,互联网信息技术的普及与可再生能源的出现,正是人类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强大基础。里夫金描述道:“在新时代,数以亿计的人们将在自己家里、办公室里、工厂里生产出自己的绿色能源,并在‘能源互联网’上与大家分享……能源民主化将从根本上重塑人际关系,它将影响我们如何做生意、如何管理社会、如何教育子女和如何生活。” 第三次工业革命将改变世界。
  在描述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构建时,里夫金概括了“五大支柱”:一是向可再生能源转型;二是将建筑物转化为微型发电厂,收集能源;三是在建筑物与基础设施中使用存储技术,存储间歇式能源;四是利用互联网技术组建能源共享网,建筑物生产的能源可以被电网回收后通过联网而共享;五是运输工具转型为电动车,电动车的电动力可通过共享的电网平台而获得。
  可再生能源也叫绿色能源,主要包括太阳能、风能、水能、地热能和生物能。其中以太阳能最为“亲民”。随着技术突破以及规模经济等因素影响,新型绿色能源的价格持续下降。以光伏发电为例,其成本有望以每年8%的速度下降,使得发电成本每8年可降低一半。
  建筑业和房地产行业也已经开始与可再生能源公司联合,将大楼转变为小型发电厂,就地收集绿色能源,为楼房供电。在法国,巴黎郊区建设的综合办公区,其收集的电能在自给自足外尚有节余;在德国,居民们自家屋顶上安装太阳能电池板,将剩余的电能卖给电厂,数年内即可收回安装的投资。
  氢能源作为储存介质的重大意义已经被科学界所认可,意大利和德国都在数年前就已经实施了氢能研究发展方案,为此投入了百亿欧元的资金。
  截至2005年,智能电网已经开始为人们带来物质上的回报。美国政府正努力发展全国智能电网,将现有电网转变为互联网式电网。IBM、思科系统、西门子以及通用公司都跃跃欲试,期望把智能电网变成运输电力的新型高速公路。
  插电式电动车也正在掀起一场巨大的变革。美国的通用、德国的戴姆勒、日本的丰田都已经与电力公司、公共事业公司合作,开始建设插电式运输工具的基础设施。据预测,到2030年,插电式电动车充电站和氢能源燃料车会普及全球;到2040年,世界上75%的轻型汽车将由电力驱动。
  可见,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序曲已经奏响!“五大支柱”正在撑起绿色经济时代!
  各国政府开始思考:是固守已经衰弱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夕阳能源、技术和基础设施,还是选择蓬勃发展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所带来的朝阳能源、技术与基础设施?
  选择艰难,答案简单。已有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实施“上网电价补贴”政策,给早期进入该市场的商家提供奖励,为太阳能发电和风力发电打开商业之门。在南美大陆, 2008年创立的南美国家联盟,向成员国承诺建立一个能源与电力共享的洲际基础设施;在东南亚大陆,东盟电力网的创建正在推进2004年东盟提出的“一个统一的东南亚电网”;在世界上最不缺太阳能和土地的非洲,欧洲能源巨头所倡导的“沙漠技术”生根发芽,即在非洲建立太阳能电厂,在为当地人提供电力的同时,也将电力输送回欧洲;就连石油大国阿联酋,都投资数十亿美元兴建全新城市“马斯达尔”,完全依靠太阳能等绿色能源而运作……专家预测,第三次工业革命在今后几十年将迅猛发展,约在2050年达到顶峰,然后保持平稳状态。不断上升的曲线已经预示了一个新经济时代的到来,它将摆脱主导过去两个世纪的工业化经济发展模式,开创一种写作的生活方式。
  里夫金概括道:“石油时代是以巨人症和集中化为主要特征的,因为化石能源需要大量的资本为后盾,倾向于组织管理严密的经济规模。而新能源的组织模式却截然不同,其采取的是扁平式的,遍布全世界的数千个中小型企业组成的网络,并与国际商业巨头一同发挥着作用。”
  在欧盟27国,40%的屋顶以及所有建筑物15%的表面都适合安装光伏发电设备,生产的电量满足欧盟所需总数的40%。在美国,政府只需投入160亿美元鼓励全国电网智能化,就可以带动640亿美元的项目投资,创造28万个就业机会。而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70%的人口还没有用上电,市场尚未开发,非洲能够无需考虑从第二次工业革命转型的“阵痛”,而实现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跳跃式”发展。而中国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地位,正如沙特在石油中的地位一样,可再生资源潜力远高于世界上大多数市场……市场巨大,商机无限,准入门槛降低,竞争更加开放。
  当然,第一次工业革命与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也上依赖于政府以公共投资的形式积极参与,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而如今,各国政府和银行也纷纷实行“投资补贴”、“税收返还”、“绿色抵押贷款”等举措来支持与鼓励新能源的建设。政府希望通过建立新的规章制度和标准对新兴经济活动进行管理,并通过不同的税收激励机制和补贴确保新经济秩序的发展与稳定。
  对正泰而言,机遇与挑战并存。如果全球经济顺利完成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转型,那么企业家和管理者必须主动学习如何利用新型商业模式,包括开放型的网络商业、分散合作式研发战略以及可持续的低碳物流和供应管理,从而成为未来经济时代的弄潮儿。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