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5月24日 星期五 2013年4月(总第34期)
上一期 下一期

给生命留白

2013-05-27 09:35:54

文/高萨

  前些时日看“动物世界”,讲的是南美洲的食蚁兽,在攻击蚁丘捕食蚂蚁时,每个蚁丘只花三分钟,前两分钟破坏蚁穴,后一分钟捕捉蚂蚁,然后马上离开。再到下一个蚁丘进行同样的动作。它这样做是为了让蚂蚁有充分的时间来修复被毁坏的蚁丘,而被它攻击后,蚁丘里的蚁后会受到刺激,产出更多的卵,使蚁群恢复到攻击前的数量。就这样,大型食蚁兽凭着这种策略,享用着“取之不尽,用之有度”的大餐,在干旱的草原上悠哉游哉地生存了下来。
  同在南美,在亚马逊河畔有一种巨型电鳗,体型粗圆,能够放电攻击猎物。电鳗能够持续放电15秒钟,强大的电流足以击毙其他鱼类和生物,但同时,因为放电过多,电鳗会丧失能量,要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和进食后才能恢复放电能力。当地居民利用电鳗这一特点,将牛马赶到河中,激怒电鳗,让它不停地放电,直至精疲力竭,最后乖乖就擒。电鳗固然拥有强大的电流能致敌于死地,但因为没有给自己留下余地,最终成为人们的猎物。这正是电鳗最大的悲哀。
  食蚁兽和电鳗,一个懂得休生养息之精妙,坐享无边美餐。一个贪欲无度穷极尽绝,最终将自己逼上绝路。
  自然界中生物尚且如此,而于人来说,更是不可不注意。清人朱柏庐劝诫子孙:凡事留有余地,得意不宜再往。
  大千世界,万事万物,都应留有余地。高明的画家,入画的景物再多,也总要在画面上留出二三分空白;吃饭要留余,吃七八成饱正好,益于健康长寿;喝酒要留余,酒至微醺,花至半开,是最佳境界。正如清人有言“四不尽”:功不可立尽,官不可做尽,恩不可施尽,寇不可杀尽”。为自己留下余地,是成功的一大秘诀,更是人生的一大智慧。
  事不可做尽,话不可说绝,凡事留有余地。给自己和他人空间,给生命留白。
  曾国藩说,留一分余地,可回转自如,不留余地,则易失之于刚,错而无救。
  在人物雕刻中,面部的雕刻技法有一个原则:眼睛要先刻小些,而鼻子要刻得大些。因为眼睛小了,还可以刻大,鼻子大了,可以一点点刻小。总之,都会为进一步完善留有修饰的余地。
  人生一世,千万不可使某一事物沿着某一固定方向发展到极端,而应在发展的过程中充分认识、冷静地判断各种可能发生的事情,以便有足够的条件和回旋余地采取机动的应付措施。特别是在权衡进退得失的时候,务必注意适可而止,见好就收,切不可赶尽杀绝。
  1792年,拿破仑进军罗马,在谢尼奥之战中,抓到了大批意大利俘虏。在“杀”与放之间,拿破仑做了充分考虑,最终他决定释放全部的俘虏。并且,他用意大利语给俘虏们做了演讲。在高谈所谓意大利自由和教皇制度的种种弊病以后,他真诚地对意大利俘虏说,“我是为你们的幸福到这里来的。现在你们都自由了,请你们回到家里告诉你们家乡的人:法军是宗教、秩序和穷人的朋友。”本以为被杀的意大利人惊喜万分,他们心中对法军的恐惧立刻转化为了对拿破仑的感恩之情。结果,释放的俘虏成了法军的义务宣传员,称拿破仑是真正爱意大利的人。拿破仑的这一“人情留一线”高招见效很快。随着消息的迅速传开,法军很快就有了群众基础。为日后采取军事行动和统治创造了良好条件。
  如果拿破仑赶尽杀绝,处死所有俘虏,虽然也能使他威名大振,但会激起意大利的民族仇恨,此后的征途就不会顺利了。
  “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林木不可胜用也。”两千年前的孟子,就极具超前性地劝告人们,注重以人为本,尊重自然规律,不要赶尽杀绝,给子孙后代留一条路,给自己的可持续发展留一条路。他的“数罟不入洿池”的理念, 至今还在北方的冰湖捕鱼中使用。北方赫哲族渔民在冰上捕鱼,用的都是6寸以上的大网眼渔网,捕上来的鱼都是五六斤以上的大鱼,小鱼全都逃掉了。他们不捕小鱼,只捕大鱼,为的是留下绵绵不尽的鱼种。印证的是孟子两千年前的理论。
  在工作和生活中,说话留点余地,善于“容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就不会因为意外的出现而下不了台。做事留有余地,从而可以从容转身,避免走向极端断了自己的退路。做人不要做绝,说话不要说尽,待人处世,需要留有余地方能进退自如。
  给生命留白,让人生更加精彩。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