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0日 星期日 12月(总第32期)
上一期 下一期

南存辉忆南怀瑾

2013-01-28 16:36:20

文┆吴高毅

  南怀瑾,一代国学名家,声远海内外。
  南存辉,一位优秀的企业家,正泰集团创始人和领导者。
  同是姓南,同出一宗,他们的交往演绎了诸多令人神往的故事。
  特此记下南存辉向我讲述与南老的故事。

  2012年10月12日,杭州西湖边。云松书院,赵公堤外一处幽静的院落。林木扶疏,金桂溢香,阳光钻过树丛,洒在草坪和亭台水榭间。我们的到来,惊动池中游鱼。南存辉端坐中庭,神色庄重,向我们深情地谈起与南老十几年来的交往,谈起南老的思想和学问,谈起南老改变了他的点点滴滴。谈话进行了整整三个小时。
  这是寒露节气过后的第三天,距南老离去已有13天了。

  回忆从南老的离世开始。
  9月28日,南存辉从美国回到上海,就接到南师护持小组的电话,让他29日马上赶到苏州。正是中秋,此时,南老却已西去。30日晚,南存辉作为家乡南姓族人和南师弟子,参加了南老的告别仪式,在太湖大学堂送先生最后一程。
  南怀瑾的离世,令南存辉痛失恩师。他不禁回忆起去年中秋,去拜见南老的情形。当时,南存辉将在安吉九亩山上种植的有机蔬菜瓜果,列了一个小清单,上面列有鸡蛋、青菜等。送到南老家后,老人家很高兴,说:“你是我看到第一个会用礼单的人。”又对大家说:“今天要给存辉一个奖励,送他一尊佛像。”
  南存辉开始不明白为何一个小小礼单让他那么高兴,后来南老说,现在中国人送礼都不写礼单了,送来的一大堆礼物,也不知道是谁送的,想回礼都找不到人。每次都为这事苦恼。古代人是有礼单的,谁送了什么,贴张礼单,上有礼物名称,件数,送礼人姓名,清清楚楚。这是中国的礼仪文化的一部分,可是现在的人把这一传统丢了。没想到,他的一个无意间的举动,却成就了一项传统的礼节。
  当南老知道南存辉在这四年当中每天坚持打坐时。他很高兴:“想不到你每天能坚持下来,不容易。”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南老对南存辉的要求很严格,也很慈悲。
  回想与南老的相识相知会这么多年,不论是在个人的受益,企业的经济发展,对将来社会的影响,南老都给南存辉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因缘之会

  南存辉与南老是同宗同村。但南老因早年离开大陆到台湾,后游学世界各地,直到十六七年前才有缘第一次见面。
  南存辉依然清晰地记得那次见面的场景。
  那是17年前,他和乐清市的一位领导去香港拜访南老。在此之前,他读过南老的《论语别裁》,很是受益。这次有缘得见,机会确是难得。听说南存辉是家乡来的,又是同宗,南老很高兴,看南存辉比较年轻,南老就要他叫 “爷爷”。
  “爷孙俩”很愉快地拉起了家常,原来,他们的祖辈都是在柳市镇殿后村南宅。言谈间大家谈到南氏家谱和殿后村的古迹石碑等。
  交谈结束时,南老特意交待,“以后到香港来,晚上7点回家吃饭,不用在外面吃。自家人,不必客气。”他俨然把南存辉当成了家里人看待。此后无论在上海还是太湖边,他都交待要“回家吃饭”。南老好客,几乎每天都有好几桌客饭。
  次日,南存辉回到温州,收到了南老助手发来的一份传真,说:“昨晚很高兴,忘了排辈份,我比你父亲年长,你可称我伯父。”按南氏族谱字辈“嗣元应德光,常存君子道”的排序,南存辉是“存”字辈,南老谱名“南常泰”,属“常”字辈,比他大一辈,称他伯父是适合的。
  第二次见面,他开始劝南存辉跟他学习。

师从南老

  2006年,南老在江苏吴江的太湖之滨创建太湖大学堂,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在此之前,南存辉多次去大学堂拜见他。两年过后,当他再去次大学堂见南老时。南老问:
  “你为什么三年不来看我?”
  南存辉说:“两年。”
  南老说:“不,三年!”
  南存辉只好附和:“好,好,三年,三年。”
  南老问:“为什么不来?”
  南存辉只得如实相告:“只因家父去世,未满三年,因此不便前来。”
  南老听了,就不再多加责备。坐下后,他又问:“存辉,你几岁了?”
  “1963年的。”
  “你告诉我几岁?不要叫我算。”
  “45岁。”
  “45岁了,你该回来好好学习了。”南老的口气变得严厉起来,“40多岁,正好学习,过了这个年龄就学不进了!迟了!”
  这是有史以来南老对南存辉最严厉的责备。南老的小儿子和南存辉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说:“父亲很少骂人,只骂过我一次,现在骂你一次。我们都到了一定的年龄才知道坐下来修为。”
  原来,南老认为,人研修学习打坐的最晚年龄是48岁,过了这年纪,想要学习就有困难很辛苦了。从此,南存辉有空就跟他学习研修。
  近年来,南老每次集中开班,南存辉即使有再忙的事情也会尽量推掉,全身心投入学习。平日里,他坚持早晚静坐。一有空就认真研读禅学书籍,偶尔写写“学禅日记”。
  2009年底,正泰电器即将上市,南存辉和公司董事会班子在忙着准备上市路演答辩。
  就在上市过会前一个礼拜,南存辉接到南老打来电话,要参加他在太湖大学堂“南禅七日”的开课,禅期一周。
  南老要求,在此期间与外界全部切断关系。静心潜修,全部放下,手机不能打,不能接,不能会客,不能请假。
  他特别强调:“做不到,不用来!”
  怎么办?如果错过上市路演答辩的机会,正泰的上市将会受到影响,证监会没有请假的先例。而一旦错过南老的授课,面对90岁高龄的老人,也许这个机会难再有。思量再三,南存辉还是将这件事向董事会进行了汇报,说明了原因,决定向证监部门申请推迟过会时间。
  在这七天的研修时间里,他将公司所有事情全部委托给各位副总,自己心无旁骛,静心潜修。七天后,他马上带领董事会班子去北京路演答辩,两天后,正泰电器顺利过会。
  学习从最基本的礼仪开始,南老一来上课,大家起立,齐声喊:“老师好!”齐齐鞠一个躬,南老说:“同学好!”大家就一阵鼓掌。南老笑着说,不要鼓掌,鼓掌是过去耍猴戏时用的,鞠躬就好。就这样,中国传统文化的礼节,渐渐就在我们心中培养形成。
  南老教他们如何静坐,如何走路,讲中国的历史典籍故事,学习古代礼仪。《指月录》里面有许多的故事,南老一段一段地拎出来讲解,要弟子们参化透。
  南老要求学生们不要拜佛,说拜佛其实是拜自己。“佛教是迷信,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到庙里烧个香,磕个头,许个愿,就什么都有了?”南老这样解释佛教。他说,佛学是一问学问,它的主旨是要人学法,悟道,佛家所说的“不二法门”,是指最好的方法,舍此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南老写了一本《静坐修道与长生不老》,他说,人在世上活着时无病无痛,走的时候说走就走,长生,并非说人不死,而是指人的思想、精神、方法被传承下去。世间人肯定是要走的,皮囊肯定要去的。
  2010年,南存辉随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因着凉头痛,到了欧洲后痛得厉害。去卢森堡、德国等地著名医院看病,医生都说没毛病,吃止痛药,没效果。后发短信求助南老,问他“怎么办?”
  南老回信:“要命,速回!”
  于是南存辉提前结束行程回国。当他出现在太湖大学堂时,南老欣喜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人家手哆哆嗦嗦地从长衫斜襟里掏出一瓶药,递过来吩咐“赶紧服下。”又拿来帽子、围巾捂紧南存辉,再拿一件高领棉袄穿上。“你现在开始,哪里都不允许去,老老实实在这里住几天,好了再走。”随后又是推拿,放血。南老忙活一通后说:“现在知道命重要吧,该放下了吧,什么时候回来学习?”
  南存辉答:“事情交待好就回来。”
  他很高兴:“交代好就来啊。”
  第二天,大学堂里的同学们就在议论:“听说你要回来了?”
  南存辉:“谁说的?”
  “老师说的啊。说你要回来学习了。”
  “老师叫我不要做别的了,赶紧回来读书。我是说过,等我把外面的事情安好后再来。他以为我马上就要回来了。”
  后来,因为事务缠身,南存辉还是没能回来静心学习。正是因为没能“放下”,因此,曾有多次被南老批评,令他十分伤心。他也曾在一些场合说南存辉“财迷”,南存辉明白他对后生晚辈倾注的期望。
  南存辉说:“现在想起来,没能在南老身边多学些知识和道,很是可惜,我无法做到全部放下,很多知识,如今已无法再学到了。”

从身到心的改变
  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儒、释、道,不是迷信,而是大智慧。
  跟随南老学习后,南存辉的身心得到很多的教益,感受深刻,很受启发。过去,他天天忙于应酬,白天奔波,晚上喝酒,喝多了就吐,经常吃药,睡不着,没有一点精力。自从跟随南老学习打坐禅法之后,学会了调理身体。长期的打坐后,也不吃药了,现在喝酒也很少吐了。经过静坐调理,他的睡眠质量大为提高。无论什么时候,一上车就能睡着,车到站就醒来。不管之前多么劳累,只要他一投入工作,又是精力充沛。
  令南存辉能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力量的是“心态的调整”。这几年,他经历了太阳能风波、金融危机等多次危机,面对诸多压力,他始终保持平和心态,平心静气地处理问题,以平常心做不平常的事,能够能用辨证的眼光看问题,心境愈加开阔。这与他接受南老的教育关系很大。

通古晓今助管理
  南怀瑾在学术研究上很重视古为今用。《资治通鉴》是给帝王治国看的。他推荐南存辉等弟子学习,并组织大家结合实际分组讨论。作为一个公司领导,办一个企业,假如懂了这些用人之道,驾驭之术。就可“治大国若烹小鲜”,渗透很多管理智慧在里面。
  南老的学术思想,使南存辉企业的管理过程中受益匪浅。
  南怀瑾讲“文景之治”是中国历史上兴盛时期,原因与当时的统治者“内用黄老,外施儒术”的治国方略分不开。历代君王治国,都要懂得黄老之术。黄老之术,讲的是外圆内方。这也是《黄帝内经》,《道德经》等经典和儒家的精髓。假如什么都是方的,怎么往前走?到处是棱角,磕磕碰碰,这种态度一定受人打压,所以要圆。而内方要讲原则,该方的方。要懂得如何以柔克刚。
  温州人讲“敢为天下先”,老子讲:“不敢为天下先”,受此启发,南存辉就把“不敢为天下先”这句话改在他的工作报告里,叫做“基础研发与跟随型研发战略相结合”,说明在企业的技术研发道路上,现阶段有必要采取跟随型战略和拿来主义。因为走在最前面的,有可能会成为先驱或先烈,而跟随型战略可以保全自己免受伤害。
  学会淡然处世,乐观看问题,这也是南存辉的改变之一。他说,金融危机来时,犹如潮起潮落、云卷云舒,是很自然的事情,而处理这些危机,完全取决于自己的心情。比如,同是鸟鸣,心情不好时,说鸟叫声吵死人了;心情好时,说这是鸟语花香。同是下雨天,心情好时,说雨中西湖很有诗意,不好时则烦躁郁闷。看景即心情,相由心生。
  而放眼中国的经济现象也如此,没有一路上涨的道理。在前些天的总裁办公扩大会议上,正泰内部对诺雅克的争议,已经有三年了,南存辉认为不容再质疑。如果不把高端市场的利润空间打开,怎么可以持续发展?光靠数量取胜,光靠能源消耗型,靠人海战术,是不可以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所以只有靠人才取胜、靠技术创新。要有效地整合高端品牌,整合优势资源,才能提升企业竞争力。
  中国的经济学家有很多新的观点和主张,这些观点直观、实用,在正常情况下管用。但在全球经济处于低谷时,经济学家也往往束手无策,企业家还是要借助中国传统文化的“正能量”,进行调整和应对。
  一天晚上,美国的学者圣吉﹒彼得来请教,正好有领导在场。南老于是跟大家讲,不管在哪里,都要抓意识形态。“意识”是从佛家语言中来的,我们现在抓宣传,就是抓意识形态,而这方面的典型,要看看美国的好莱坞电影,他们对意识的渗透是做得相当到位的。
  领导好奇地问:“老人家也喜欢看电影?”
  “是啊,电影我很爱看的。《盗梦空间》你们看了吗?看得懂吗?”
  有人说看了,有人说看不懂。
  南老随即说,美国人对中国的意识形态上的研究很深,他们研究老子,研究中国古代文化,比我们还深。他们利用电影等高科技手段实行文化侵略。《盗梦空间》的几重梦境中,讲到如何穿越,都烙上深深的意识形态在里面。
  南怀瑾郑重地说,儒、释、道三家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所在,中国将来的兴旺,文化将是很重要。
  南存辉觉得,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他只不过学到了一点皮毛,但却也感受到了文化的力量,感受到古人的大智大慧。他一直在思考着在正泰的发展中,如何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弘扬好,继承好。

淡泊名利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有些商人和企业家,觉得自己有钱、有地位以后,就可以为所欲为,把财富看得很重,不读书。南存辉认为这是违背祖宗的教训的,是愚昧的。
  他说起南老在讲《老子他说》的时候,说到白居易谈佛的事。白居易享乐一辈子,老了仍然在享福,就因为他学道,按照道家的一套来修养人生。他读《老子》后写了一首七律诗:“吉凶祸福有来由,但要深知不要忧;只见火光烧润屋,不闻风浪覆虚舟。名为公器无多取,利是身灾合少求;虽异瓠瓜谁不食?大都食足早宜休。”
  南怀瑾解释说,人生的遭遇,成功与失败,吉凶祸福都有它的原因,真有智慧的人,要知道他的原因,不须烦恼忧愁。我们只看到世界上富贵人家润饰华丽的房屋,仍会被大火烧毁,却从未见过空船在水上被风浪吞没的。白居易说,名和利就像瓠瓜一样,实在好吃,叫人绝对不吃那是办不到的,但是吃多了后就会拉肚子的。不要吃得太过分了。何必用那么多的负担,那么多的承载来困扰自己,想不开,想不通就会有问题。
  南存辉后来将白居易的这首诗写给公司的股东,告诉他们,不要把钱财看得太重,不要把名利看得太过。
  说到为人处世,清代重臣曾国藩,功劳很大,曾有人劝他谋帝位。可他不为所动,他在给弟弟曾国荃的信中写了这样一首诗:“左列钟铭右谤书,人间随处有乘除,低头一拜屠羊说,万事浮云过太虚。”诗中的“屠羊说”是说有个宰羊的屠夫,他曾帮助楚昭王恢复失去的天下,但楚昭王复国后再三请他做官都被他谢绝。他说,大王丢了国土时我也丢了宰羊的工作,现在大王重登宝座,我又操起宰羊刀,恢复了过去的一切,这很好。
  曾国藩借用这一典故告诉弟弟:你知道我为何在办公室的左边摆满了朝廷的奖状,右边放了一大堆告发和咒骂我的信札吗?人世间的事本来就如天平一样,这头高了那头就低,既不因有了功就忘乎所以,也不能被人骂了就垂头丧气。只要效法“屠羊说”,乐观豁达,把一切看开了,荣誉也罢,诽谤也罢,都不过是浮云,一会儿就会被风吹散,成为往事。
  这就是看淡名利。
  春秋战国时期,范蠡助越王勾践复国之后,功成名就,却带着西施,驾一叶扁舟,泛舟于太湖之上,遁世而去。这就是道家的“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也”的风范。这对于很多人是做不到的。但是,想通了,不要跟别人争不属于你的东西,“命里有时终归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一切都要顺其自然,不要去碰得头破血流才罢休。
  南老还举了明末清初《解人颐》一书中的一首诗来说人的欲望之祸:
  终日奔波只为饥,方才一饱便思衣。
  衣食两般皆具足,又想娇容美貌妻。
  娶得美妻生下子,恨无田地少根基。
  买到田园多广阔,出入无船少马骑。
  槽头扣了骡和马,叹无官职被人欺。
  县丞主簿还嫌小,又要朝中挂紫衣。
  做了皇帝求仙术,更想登天骑鹤飞。
  若要世人心里足,除是南柯一梦西。
  这首诗说明,人的追求是无止境的,追求理想目标要有个度,不要让自己的心深深陷入欲望的牢笼,确是耐人寻味。
  南存辉说,看轻名利后,处理人生、财富和人际关系等就会更加自如,身心也会健康。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