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0日 星期日 12月(总第32期)
上一期 下一期

哈佛与射雕

2013-01-28 14:58:52

文┆陈一清(正泰电源)

  好几年前,听刘时祯刘总讲过一则关于他和儿子的故事,印象深刻。
  刘总在他儿子六岁时,曾在哈佛大学商学院学习。有一天晚饭后,刘总特意带儿子到校园里散步,校园里有不少穿行的学生。刘总问儿子:
  “David,你看这些学生的穿戴,有没有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穿奇怪衣服的?”
  David看过很多学生后,摇摇头,说no。
  “David,这些学生都走到哪里去啊?”
  父子俩跟着学生们往前走,David发现学生们去了图书馆和教室。
  “David,哈佛的毕业生将来干什么工作?”
  从小在美国长大的David回答说:
  “当总统、银行家、和有贡献的人!”
  听到儿子对这三个问题的回答后,刘总心说,好了,这孩子将来不会走歪路,再差不会差到哪儿去了。刘总的儿子日后果然考上了芝加哥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
  听到这个故事时,很有感触,尤其是提问的方式和内容。这几个看似简单平常的问题却传递了重要的信息:原因和结果、目标与行动。六岁的孩子已经可以得出简单的逻辑关系——正是因为这些学生的勤奋自律、不把精力浪费在奇装异服上,日后他们才能出类拔萃。而更重要的是,大人只是提问题、引导思考,而所有问题的答案都不是大人直接说出来的,而是通过孩子的观察、自己的得出来的。
  我们在运用管理学的方法时,常常习惯直接给出结论性的、确凿的指令,这样做的好处是节约了交流和思考的时间,下属只要照着做就行了,不用问问题和动脑筋,结果已经在一开始就确定的。然而,事情真的会如此简单吗?一切真的会按照一开始下达指令那样进行和发展吗?
  我的女儿3岁时家人开始教她识字,在5岁时已经可以自己独自阅读纯文字的书,而且可以一个人连续阅读一两个小时乐此不疲。我一直想让她读更厚的书,于是她刚过6岁时,我买了一套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送给她,告诉她这套书多么多么好看,读了之后对她多么多么有好处,甚至对她说,妈妈在小学一年级时已经读完了砖头厚的《敌后武工队》,她应该可以做到,而且做得更好。女儿被封面上郭靖黄蓉的画吸引,拿起来看,看了两页后就丢在一边看别的书去了。我等了两天,又把书拿给她“苦口婆心”了一番,她挑了两页看了会儿,又放下来。这样试了几次之后,她对这本书再也没有兴趣了,甚至要把书藏起来。我最后咬咬牙,只好对不起金庸老先生了,再也不要求她去读射雕了。
  同样是想让孩子做自己希望的事和希望看到的结果,但为什么会有不同?
  管理者们是否也有过陷入这样困境的经历?明明已经很清楚地告诉下属该怎么做、有什么结果,但为什么做出来的结果就是不像原先设想的?有些管理者恨不得自己跳进去做,这样才能又快又好的得到自己原来设想的结果。可是,下一次呢?
  一个优秀的管理者会十分关注个体的差异性和人的主观能动性,会最大程度地激发人的创造性和潜能,通过给出任务、目标和必要的帮助、而不是直接给出结论和答案,让下属自己思考达成目标的方法和途径,在此过程中,通过不断的交流,鼓励下属提出有创造性的不同方案,同时帮助下属从可能的太多的发散中拉回到目标主线中。这样做会使管理者一开始花较多的时间在交流上,同时提出有价值、激发思考的问题也是对管理者水平的也是一个考验。在一些国际公司里,你经常会听到有人说“Your question makes me thinking”,这是对高水平提问的一种赞许。
  虽然一开始几个任务会使管理者花更多时间,但一旦这种工作模式形成,下属会逐渐自主形成思维的自觉性和主动性,在日后的工作中形成良性循环;一旦形成习惯,不仅会使管理者倍感轻松,而且会使任务完成的结果接近预期甚至超出预期。毕竟,自己想出来的、想通的东西才会真正是自己的,做起来才会有积极性和责任感。
  如果让我再回到让女儿读《射雕》之前,应该会有不同的做法……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