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0日 星期日 12月(总第32期)
上一期 下一期

“走出去”别跌倒

2013-01-28 14:27:23

文┆黔人

  我谈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中石油4名员工在哥伦比亚被绑架。
  2011年6月8日,中石油4名员工在哥伦比亚南部被武装分子绑架。经中哥两国有关方面多方斡旋,到今年11月,被绑人员终被释放。
  有关人士认为,这起事件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敲响了安全警钟。
  根据中国海外风险控制学会执行会长袁铁成的观点,首先,中国“走出去”企业普遍缺乏应对海外公共风险的专业资源,哪怕像中石油这样的超级公司也不例外。海外商业风险,企业自身一般都能应对,但海外公共风险则未必,比如外国政府更替、军事政变、恐怖袭击、非政府组织活动、自然灾害等等。对于这些问题,企业一般无能为力,政府也会无所适从,而且,二者都缺乏专业技能。其次,“走出去”企业应该积极借助发达国家的专业资源。你可以不知道海外的风险在哪里,但必须知道应对风险的智慧在哪里。实际上,介于企业与政府间还有第三条道路:市场化的专业解决方案,西方发达国家很常见。比如美国的海外风险防范,市场占八成,联邦政府只占两成左右,因此,美国涌现大量情报公司、安保公司、政治风险保险公司等等。再次,“走出去”企业必须知道海外风险管理中的三大关键环节:风险识别、风险转移与风险救济,三大环节是上、中、下游的关系。也就是说,风险发生前,要有专业力量进行海外风险的预警,实际上需要情报分析与风险评估。这在西方国家都是情报公司或安保公司的专业所在,但在中国,往往由律师或会计师代劳。风险发生时,需要专业力量进行危机处理,比如保险公司、危机处理公司等,国内尚不具备这种能力的市场机构。风险发生后,需要进行制度安排,建立安保机制,以防再次发生风险。
他认为,防范海外风险是“走出去”的最后保障。无论企业在海外投资多少钱,或挣多少钱,但如果没有系统地防范风险,所有资产都可能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现在,政府和企业都在强调海外风险的防范,但远没落到实处,一方面总觉得海外公共风险是偶然的,另一方面缺乏可供利用的专业资源。究其本质,只有处理好这类风险,企业才能真正“走出去”,进而“走进去”,进而“走上去”、最后再“走回来”。

  第二件事:西班牙烧鞋事件。
  由于华人的鞋业贸易对西班牙当地制鞋业产生了一定影响,从而引发了一部分当地商家对华商心怀恨意。2004年9月16日,西班牙东部城市埃尔切近1000名鞋商和鞋厂工人走上街头游行示威,引起暴乱。在暴乱中,一些人不但设置路障,毁坏公共财物,而且还想强行闯入华人在当地的公司。在没有得逞后,骚乱的人群拦住了一辆华商运鞋的货车,将车上的鞋子全部倒出来,放火焚毁,被烧鞋子价值近800万元。
  事故发生后,温州商人陈九松聘请资深律师向当地法院递交了诉讼请求。经过7年“马拉松式”的交涉,2011年5月3日,埃尔切市地方法院对这起恶性群体案件作出终审判决,28名西班牙籍被告因扰乱公共秩序罪和损坏他人财产罪,分别被判处6个月至18个月有期徒刑,并赔偿原告华商陈九松个人经济损失2.6万欧元。
  “西班牙烧鞋”烧出了什么?
  很多人认为,这起事件显示,中国企业若要在海外扩展市场,不能仅以成本低为单一竞争条件。
  勿庸讳言,“薄利多销”曾是中国商家的优良传统,价值低劣也曾被视为“中国制造”的竞争优势。但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单纯靠价格低已经不灵。因为,国外劳动力成本、原材料成本等相对较高,其产品定价也相应较高。你的价格低,就会冲击别人的市场,抢了别人的生意,自然会导致别人的反感,乃至联合起来抵抗。另外,“过分勤劳”也是遭致当地商家不满的重要原因。许多国家的民众讲究生活质量,上班下班非常分明。而中国在当地的企业,通常白天黑色都在营业。虽然方便了消费者,却影响了当地商家的生意,甚至导致当地工人失业,势必引起一列串的反弹。
  基于此,中国企业应该主动融入,如争取参与当地同类产品的标准制订,建立价格协调机制,多雇用当地工人,关注并积极参与所在国(地)公益事业等,树立企业与品牌的良好形象。
  欧美的跨国企业,半个世纪前就已认定,向海外扩张的策略,必须和当地民情及文化相融合。一些大企业还聘请学者和市场营销专家为顾问,以确保产品和企业的形象不至于冒犯当地的民俗和文化。不少企业还定期拨款,赞助当地的公益和文化事业。这些做法,值得“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认真借鉴。

  第三件事:俄罗斯的“灰色清关”。
  所谓“灰色清关”,是指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的一些官商勾结的“清关公司”代办海关清关手续的一种贸易方式。通常,如果华商的货物出口到乌克兰,办理清关手续时,货主不是和相应的海关部门打交道,而是首先要跟清关公司联系。货主只要向清关公司缴纳一笔费用,即由清关公司负责把货物运到货主在乌克兰的仓库,自己不用和海关打任何交道,由清关公司跟海关方面办理手续。
  清关公司同海关联系密切,而且大都有实权人物做后台。它的好处是能让华商的货物快速进入当地市场,而且比通过正规渠道报关的关锐便宜很多。但由于“灰色清关”本质上是一种不合法的贸易,所以从一开始就埋下了祸根。
  从2004年1月1日起,俄罗斯开始施行新的《海关法典》 ,根据新法典规定,海关应加大通关程序的透明度,简化通关手续,对“灰色清关”行为,法典也着手进行打击,规定任何“灰色报关”行为都将受到惩处,轻则补交税费、没收商品,重则承担刑责。这为打击“灰色清关”提供了法理依据。
  2004年2月9日开始,俄内务部警察持续不断地拉走俄罗斯艾米拉贸易市场内的华商货物,2月12日拉货事件达到高潮,使中国商人遭受巨大经济损失。理由是该批中国货无合法的报关手续。
  2005年3月12日晚上9时多(北京时间3月13日凌晨2时许),大批俄罗斯税警,突然来到距莫斯科市南区14公里左右的萨达沃特花鸟市场,将储放在该市场集装箱仓库的中国鞋强行拉走。当地的税务警察以没有通过正规的报关手续入境、属走私物品为由查封了该仓库。相关人员被没收护照,并被扣押达6个小时之久。
  2005年7月26日晚,大批俄罗斯税警和其他警种的警察,开着警车和4辆集装箱车前往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39仓库”查扣中国鞋。俄警方开价每个集装箱交3万美元,由华商赎回;而华商则还价1.5万美元。被俄罗斯方面查扣的商品总价值近8000万元人民币。
  2008年9月11日晚,俄罗斯官方以打击“灰色清关”为由,对阿斯泰(ACT)市场进行突击检查,查封了华商储存在仓库里的鞋、服装、袜子等日用品。
  这是有史以来在俄罗斯发生的最大一次针对中国货的查抄事件,货值高达60亿美元,其中仅浙江就有7000多个集装箱的货物被查抄。
  俄罗斯的“灰色清关”,成为中国商人挥之不去的噩梦。大梦醒来,许多人认识到,天上没有无故掉馅饼的事情,便宜只能占得了一时,占不了一世。夜路走多了,总有一次会遇到鬼。因此,依法经营,规范贸易才是长久之策。
  给中国“走出去”企业带来深刻教训的还不止是俄罗斯对“灰色清关”的打击。
  在最近热播的电视剧《温州一家人》中提出一个地名——意大利普拉托市。剧中周万顺的女儿周阿雨历尽磨难,终于与当地政府成功沟通,与当地商人达成互谅。而导演孔董坦承,现实中普拉托温州人和当地人的矛盾仍很突出。2012年7月14日,日本NHK电视台播出片长49分钟的纪录片《意大利品牌中国人造》,真实地反映了这一现实。
  该片称,普拉托现有居民18万多人,中国商人、劳工超过4万人,华人企业超过3000家。从11世纪开始,普拉托的纺织业长盛不衰。但近3年来,失业率从4%逼近10%,职介所每天人满为患。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当地人认为是华人造成的。许多企业呼吁控制使用“MADE IN ITALY”的标签,理由是华人品牌的“MADE IN ITALY”品质参差不齐。于是,引来了政府的强力整治。2012年6月18日,直升机在唐人街上空隆隆作响,普拉托警察、税务、卫生等部门人员全面出动。矛头所指,首当其冲的是华人服装企业,然后是华人餐馆。仅餐馆就查封了二十多家,使四万人的唐人街顿时陷入萧条。
  当地警方提供的资料称,温州人的主要问题是偷税漏税,非法用工。一家服装企业里有20人没有工作签证,工厂内部违法改造成宿舍,其中有的工人一年多没出过工厂大门。工厂里搜出的“来路不明的现金”装满大纸箱。一个箱包厂,30多位中国工人没有工作签证,工人月薪只有两万日元左右(不到1500元人民币),不到意大利工人的十分之一。这么一说,中国企业的不规范经营确是“铁板盯钉”的,受到整治也就明正言顺了。

  中国企业“走出去”,需要做的工作很多。
  以上三件事情告诫我们,一要注重安全防范,有效控制风险;二要尊重当地民俗文化,主动融入,形成良好的“企业生态”;三要规范经营,尊重所在国的法律法规,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和品牌形象。
  这些道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正因为难,所以需要不断地说,努力地做,尽快地完善。
  这是必由之路。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