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04日 星期二 10月(总第31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柳莺九号

2012-12-04 16:09:23

文┆黔人



  西子湖畔,万绿丛中,坐落着一处绝美之景——柳莺九号。曾是中华民国最后一任浙江省政府主席、陆军上将周的故居,现为商家乐往的一处商务会所。
  这里据说原是周父亲的宅基地,周发达之后,在此宅基地上投入巨资建造了这座形似中世纪城堡的大型西式花园别墅。我在现场看到,装饰一新的柳莺九号,由主楼、辅楼组成。主楼为两层西式别墅,集餐饮、红洒文化展示、商务会客为一体。辅楼虽只一层,但布局十分考究,尤其是楼顶,有个宽大的天井。环境清幽,视野开阔,许多重要的商务会谈或者小型聚会,常在这里举行。
  会所内设西湖法国红酒文化博览馆,里面设有种植葡萄所用工具和文化展示厅,另有可容纳5000支红酒的地下酒窖,还有雪茄吧等。据称,曾接待过法国前总理和多家中外文化、经贸交流团体。
  作为曾经的“党国要员”故居,历史上曾有过什么样的奇闻,资料介绍焉不详,也不曾听人说起,因而串不起一个完整的故事。
  而作为现实中的商务会所,它的价值是显而易见的。可以想象,在一个充满汽车、人群的喧闹,充斥着浮华气息的现代城市里,要找到这么一个安静的去处,那是多么不易。



  我到柳莺九号,是去参加南存辉先生召集的一次专家座谈会。那是南先生当选浙江省工商联主席不久,他为寻求浙江经济的突围之路而行此举措。与会者除本公司几位领导外,有省委政策研究室、省社科院、省经信委、省工商联、浙江工业大学、中华工商时报等单位的专家学者。
  座谈会就放在辅楼的天井上举行。几把巨型的遮阳伞一字排开,把热烈的阳光挡在外面。伞下,十几位专家学者分坐两边,一边品尝着茶点,一边抒发着自己的见解。
  有人说,当前浙江经济转型升级走到关键时期,需要有种壮士断臂的勇气,该淘汰的淘汰,该转移的转移,必要时可以暂时牺牲一些GDP。上海几年前搞了个‘腾龙换鸟’,使经济结构得到了较大调整。江苏还搞了个“苏北办”,对苏北范围内的企业进行总体把握,原则上能够在省内转移的就在省内转移,省内消化不了或者不需要的才同意向省外转移。浙江是否也可借鉴这一经验,以城市规划带动工业规划,实行省内调剂,来个梯度转移?
  有人说,政府应明确发展理念,做好全省的总体规划,例如,在杭州、宁波等地建设总部经济,有选择地引导浙商回归。将杭州打造成为现代服务业和高端技术研究中心。完善相应的教育、医疗、生活配套服务等。在转型升级过程中,应特别注重工业企业的比重,注重结构优化和产业优化这两条路。对于制造业来说,结构和产业优化的重心在于技术进步。随着后工业化时代的来临,对于产品、知识和工艺创新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政府部门、科研院校和企业都作了一定投入,但研发工作尚未能起到引领发展的作用,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慢,使产品创新落后,产品更新慢。中小企业竞争激烈,产业分工潜力大,龙头企业可让出中间环节,着重提升研发和销售,等等。
  有人说,小微企业融资难是世界性的问题,政府应充分调动公共资源,多种渠道解决这一难题,比如说学习日本成立中小企业连环担保倒闭防止基金等。浙江民间资本雄厚,传统银行好比是吸水泵,民间资本好比是地下水,两者关系和谐才能使吸水泵运转正常,但如今形成一种僵局,大量民间资本有待正常发挥作用。通过成立金融担保公司,一头连着传统银行,一头连着小微企业,由担保公司在中间提供中介服务和一站式服务,加强风险控制,盘活闲散资金,帮助企业解决发展难题。这种区别于一般金融小贷公司和风投公司的运作模式,有望利用证券市场、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平台,在改革金融服务方式、促进转型升级中发挥更大作用。
  有人说,2009年底,浙江省委、省政府第一次提出“四大建设”(大平台、大产业、大项目、大企业)战略,“四大”之中,“大企业”最关键。大企业是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名片,不可能单靠鞋子、袜子这些产业来支撑,因为低成本竞争已经走到尽头。而车、船、飞机等大产业往往是一个地方经济发展的标志,在我省培育大企业的过程中,要认识到民企的兼并重组比国企的更重要,坚持的方向比努力更重要,应从劳动密集型转向以资金和技术主导的产业结构。同时,还可致力于推动民企、国企合作,保住并且促进省内大企业的发展。
  ……
  专家们你言我语,谈兴甚浓。说到共鸣处,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夜幕不知不觉地降临,百步之外的西湖沿岸灯火辉映。会所里的专家们,意犹未尽。
  起身眺望,抖落一身的疲惫。夜风吹来,心中有说不出的快意。
  忽然地,我竟有了些许感慨。感慨同样一幢建筑,会在不同的时代被赋予不同的功能。
  “昔日将军府邸,今日服务社会。”这样的变迁,让柳莺九号焕发出了新的风采……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