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04日 星期二 10月(总第31期)
上一期 下一期

王立梅:从技术的尘埃里开出花来

2012-12-04 15:33:56

寻找“正泰杜拉拉”之15

本刊记者┆张小媚

  2012年的教师节,她顺利通过了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本科的毕业答辩。漫步在校园的小路上,两边是郁郁葱葱的梧桐树,诸般滋味,任凭徜徉。那种感觉,似细雨贴在脸颊,有一种既湿润又陶醉,雾蒙蒙擦拭不干的感动。
  便是这个女人,美丽的松花江水酿就了她开阔的胸襟和坚韧的个性;便是这个女人,用她扎实的技术功底驾驭着成千上万盘的电缆;便是这个女人,在地中海岛国的项目谈判桌上用一口流利、专业的英语震撼全场。



  她的名字似乎是她性格的隐射。很中性化的“立”字,和极具女性柔美的“梅”字,组合成了她的人物标签——浙江正泰电缆有限公司技术质量部经理王立梅。
  时光如水,如果不去对照它,我们很难发现似水流年里自己改变了多少,周遭的世界又改变了多少。
  十年前,33岁的王立梅第一次踏上温州的土地。再往前十年,23岁的王立梅刚从吉林理工大学高分子材料系毕业进入当地一家国企工作。
  2002年,到达温州柳市的那一天,王立梅被眼前的种种怔住了:处处可见各种电器广告牌,家家户户都在忙生意,豪华的私家车与简陋的人力三轮车“并驾齐驱”……
  尽管城市显得有些拥挤和杂乱,但南方经济的活力比她想象中有过之而无不及,温州的气候也比传闻中又潮又闷、终日不见太阳的描述要温和许多。这让一咬牙放弃国企“稳”饭碗、 初来乍到的她稍稍有了一些安慰。
  她先是在柳市一家做电缆的企业安顿下来。她的技术底子和认真负责的态度很快赢得了老板的认同,挑起电缆技术的担子。
  此间,随着国内电力工业、数据通信业、城市轨道交通业等行业规模的不断扩大,对电线电缆的需求也在迅速增长,正泰也是这样的大环境下逐渐迈开了布局电缆产业的步伐。
  2003年9月,作为正泰集团“融入长三角、接轨大上海”的重大战略项目之一,正泰电缆公司在上海松江正式组建成立。
  布局新产业离不开专业人才的支撑,正泰要做电缆的消息在业内传得飞快。尽管刚起步的正泰电缆规模并不大,但发展前景值得期待,考虑再三,王立梅决定向新组建的正泰电缆投出简历。
  此后不久,正泰电缆公司相关领导组团到柳市实地了解,轮番面试,最终向她伸出了“橄榄枝”。
  2005年4月,王立梅开始了在正泰追寻自我价值的旅程。



  如她所料。
  为实现跨越式发展,半年后,2005年底,正泰电缆与南湖电缆兼并重组,注册成立了具有独立法人实体的浙江正泰电缆有限公司,并将电缆产业的生产基地移师长三角的中心地带——浙江嘉兴。
  从签订框架协议到正式进驻南湖仅一个月时间,但随后,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诸如厂房搬迁、文化互溶、人员磨合、制度接轨等问题。兼并重组后,王立梅被安排全权负责电线车间的厂房搬迁、工艺布局和生产管理。
  电线电缆的生产不同于组装式的产品,大长度连续叠加组合的生产方式要求生产车间必须做到严谨、合理的布局,使各阶段的半成品、成品顺次流转。在此基础上,她对自己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科学合理、周密准确、严格细致。
  那段时间,她几乎取消了所有的周末和假期,天天扑在工作现场,忘我投入。搬迁、卸货、清点、入账,每个细节都需要用心把关。在她的观念中,技术人员应该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在车间,在现场。唯有如此,才能对可能出现的各种状况保持高度的职业敏感。
  除了生产车间的布局,她还要面对来自员工的情绪压力。而这些又远远超出了她最初作为一名技术人员所要担当的内容。
  合并之初,文化上的差异、制度上的碰撞,导致部分员工难以适应,负面情绪高涨。最严重的时候,还出现了工人闹罢工的情况。危机时刻,王立梅没有畏缩,挺身而出,冲破传统阻力,用真诚和智慧化解员工情绪。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革新中,员工对她的信任度、公司对她的认可度不断攀升,而她的身体指标却在明显下降。技改完成后,她从原先130多斤的体重一下子降到了100多斤。
  电线车间的事情理清后,刚巧遇到电缆车间的负责人因事请长假。公司又临时委派她负责电缆车间的管理。
  电缆车间基本上是原先的南湖电缆留下的人员,清一色的男人。如何与他们思维接轨,如何规范他们的6S观念?都成了她需要一一攻克的难题。
  为了改变工人们的精神面貌,她要求大家每周一早上练队操、练站姿,像军人一样喊起口号震天响,以此激发男同志的斗志。渐渐地,工人们开始接受了这位有着哥们义气的“带头大姐”。
  在这场兼并重组的企业“联姻”中,王立梅既是一位见证者,也是一位全程参与的亲历者。那些当时看来困难重重、举步维艰的事情,亦让她在劳心费力中树立了自己的专业威信。
  兼并重组后,企业得到了迅速发展,从兼并前年销售1亿元左右的业务,扩展到2011年销售额10亿多元。



  经过一年多在车间的摸打滚爬,2006年底,公司安排她全权负责技术科的工作。而此时,公司的业务也从原来纯粹的国内市场开始向国际市场拓展。
  在国际业务中,由于技术人员存在语言短板而影响业务进展的现象并不少见。然而,通过塞浦路斯等海外项目的顺利接洽与执行,王立梅改变了大家对技术人员普遍不通语言的印象,并且大大超出预期。
  塞浦路斯项目对电缆公司的挑战主要来自:一方面,项目对技术要求很高,遵循欧盟标准,导体阻水绝缘抗水树中压地埋电缆,难度非常大;另一方面,塞方要求中标企业必须要有既懂英语又熟悉技术的复合型人才。
  天下没有偶然,那似乎是化了妆的必然。就在塞浦路斯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找到王立梅的时候,她已是北京外国语大学在职五年制英语本科的大二学生。原本无心的举动却为项目的整体推进传出了积极的信号。
  在前期招投标阶段,项目负责人不停地与王立梅沟通确认招标文件的各种技术条款和产品参数。准备技术答辩的过程中,她已将厚厚一沓技术标书的每款每条熟捻于心。到了真正上“前线”的时候,项目负责人极力推荐王立梅随他们一起飞赴塞浦路斯。
  在浦东机场集合出发的那个早晨,项目组的五个人不约而同地穿上了胸口印有CHINT标记的白衬衫。大家相视一笑,为这份意外的默契,也为这份雄赳赳的正泰气势。
  紧张的技术答辩在他们到达目的地后的第二天展开。为了以防万一,正泰在塞浦路斯的外方代理还特地请了一位电缆专家一起参与谈判。
  谈判桌上,塞浦路斯项目招标方的老总坐在席位的正中央。王立梅紧挨着老总的位置坐定,其他中方和塞方的代表一溜儿分开两排坐。这是她第一次在海外参加如此正式的国际谈判,心里难免有些紧张和担心。
  当塞方老总问她有关项目技术方面的问题时,她抛开了一切顾虑,反而显得淡定从容了。一边是她所擅长的技术,一边是她不断加强的英语,两种她所热爱的东西此刻交相感应,渐渐擦出胜利的火花,给了在场的所有人一个大大的惊喜。外方代理邀请的技术专家还在事后幽默地对她说:有你这样的人,我可以下岗了。后来,他们还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2个亿的塞浦路斯电缆订单终于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花落正泰。


  开局良好,而在后续执行塞浦路斯项目的过程中,王立梅亦不敢有丝毫懈怠。她不满足于自己在国企打下的扎实的技术基础和多年在企业中积累的实践经验,敏于观察、勤于思考、勇于创新,努力把每个细节做到极致。
  在采用何种抗水树材料这样的细节上,王立梅和项目组人员一起时时跟进国际、国内的最新动态,同时不断拜访请教业内专家,并通过实验进行比较验证。
  在她身上,有一种敢于打破常规、独立思考的科学精神。而她多年培养起来的职业敏感,也让她的眼睛,在接触各种材料、各个细节的一瞬间,多了一些他人无法解读的旁白。
  项目执行中她与项目组成员一起共同攻克了铝纵包护套、导体阻水、三层共挤等工艺,实现了产品质量全过程跟踪记录等管理问题,这些都有力促进和提升了公司整体的技术和管理水平。
  现场验收的时候,她同项目组成员陪着客户在国家电线电缆检测中心整整做了7天的目击试验。她负责每天安排试验的内容和进度,并在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下与客户做好沟通和解释。
  到了最后一天,客户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你们产品的每项关键指标都表现得如此出色。她终于松了口气,而这时才感觉到自己口腔的不适。原来7天下来,一直处于高压、紧张的状态导致她严重上火,嘴里长满了水泡。作为项目的技术负责人,此刻,她觉得自己既辛苦又快乐。
  就这样,在正泰电缆,她朴素而又坚实地耕耘着属于她的天地。
  2008年,公司整合组织架构,她成了技术质量部的负责人。管理职能部门的方法有别于过去管理车间,涉及面更广了:产品认证、对外申报、新品开发、质量提升、原材料检验、售后服务等多项工作集中爆发在一个时期。
  就在七八个水龙头同时开闸的时候,又遇到了人员缺口的问题。在那段压力巨大的日子里, 她很珍视痛苦和困难的锻炼价值,一面加强了自己横向知识的交融碰撞和能力的复合提升,一面注重培养年轻的骨干力量。
  回首那段艰难的岁月,她半开玩笑地对与她并肩作战的年轻人说:那段时期的确有些难为你们了,但你们也是幸运的,很多人要花3-5年时间才能经历的事情你们在1年内都碰到了。
  其间也频有荣誉,点缀着她工作的领地:每年都有新品面市;实现了电缆方面的专利突破;企业被评为国家高新技术、省市级技术研发中心;连续三年获得嘉兴市科技进步企业等荣誉。



  很多时候,必是前面的苦心经营,才有后面的偶然相遇。
  就像这五年来,她坚持在每个周六的早晨6点起床,从嘉兴坐火车到上海师大(北京外国语大学在上海分设的培养点)上一天的英语课。就像这么多年来,面对无常的世事,她始终以一个女人的坚忍维持着对生活的乐观和豁达,把生活中寂寞的辰光充实到知识和能力的储备中。
  如同梁文道在《悦已》中说的一句话:读一些无用的书,做一些无用的事,花一些无用的时间,都是为了在一切知己之外,保留一个超越自己的机会,人生中一些很了不起的变化,就是来自这种时刻。
  便是这个女人,她超越了别人熟知的自己,从技术的尘埃里开出花来。

采访手记
  有人说,生活是一种艺术,当你把自己谱成乐曲,你的光阴就是十四行诗。她的乐曲谱写在技术的尘埃之上,她的十四行诗中必有每次得了学校奖学金后,一个人跑到饭馆点两个小菜为自己庆贺的场景。然而,她也并不总是生活在乐曲中,当她面对儿子:“妈妈,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忙碌?”的质问时,她像极了做错事的小孩,泪眼朦胧,楞在原地等待着被原谅……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