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04日 星期二 10月(总第31期)
上一期 下一期

实体经济四人谈

2012-12-04 14:34:21

文┆黔人

  因为要准备某个领导在某个重要会议上的重要讲话,某日,我们四个人聚在一起,聊起了实体经济发展问题。
我们分别是浙江省工商联研究室主任周冠鑫、研究员景柏春、正泰集团企业发展研究总经理助理卢波。
  当然还有我。否则,怎么会叫“我们”呢?



  周主任示意我先发言,理由是我来自企业,最了解企业的感受。
  “那我就抛砖引玉吧!”我说。
  我抛出的“砖”是,要使实体经济得到发展,可能有三个方面的问题值得考虑。
  “一是政策导向。”我说,资本都是逐利的,政府导向什么,什么就有可能赚钱,大家就会去做什么。为什么德国制造业那么发达?就是因为德国政府高度重视并大力扶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为什么美国虚拟经济那么发达?就是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政府高度刺激虚拟经济发展,鼓励金融创新,于是出现了大量的金融衍生品,出现了房地产次级债等。在经受金融危机的重创之后,美国政府开始重视实业,提出“制造业回归”,尽管收效甚微,但有了明确的政府导向,加之美国的制造业基础雄厚,制造业早晚会成为美国经济复苏的重要因素。中国近几年实体经济有所放缓,局部地区出现产业空心化,金融服务脱实向虚等,以致从整体上影响了经济的发展,这有没有政策导向偏差的问题?答案是肯定的。所以,要真正让全社会来重视实体经济,还得有明确的政策导向,并采取切实有效的扶持措施。如经济学家周其仁提出要落实减税政策,实行定量减税。我相信,通过减税等措施,让实体企业休养生息,一定会得到快速发展。
  二是舆论导向。浙江曾是实体经济的典范,上一代创业者刚刚起步的时候,大家不懂也没听说过什么叫虚拟经济,只有老老实实干实业。他们历经千辛万苦、说尽千言万语、走遍千山万水、想尽千方百计,为的就是推销一个纽扣,或者一台电器。一个纽扣只赚几粒钱,他们不嫌少;一台电器只赚几十甚至几块钱,他们不怕累。正是对制造业等实体经济的执着,才使浙江从一个“资源小省”变成了“经济大省”。很长一段时间里,媒体评价浙江商人,务实,勤劳,注重实业,只要有钱赚,再少也愿干。所以浙江人,尤其是温州人,炒股的人很少,炒的金额也不大,多的是经营实业的中小企业。它们靠吃苦耐劳的精神完成了资本积累,靠“小商品”打出了“大市场”。曾几何时,媒体的宣传倒了过来,批评浙江商人只重产业经营,不懂资本经营。只会干“力气活”,不会玩“四两拔千斤”。认为资本经营是浙江企业的“短腿”,如不加长这条“腿”,浙江企业够不上现代企业,浙江企业家也够不上现代企业家。加上一个个靠资本经营一夜暴富的财富神话,一时乱云飞渡,乱花飞渐。很多人也就一窝峰地投入到了“钱生钱”的游戏中去,谁还有心思在实体经济上苦苦坚守?因此,要使实体经济得到足够的重视,舆论导向还得“拨乱反正”,把实体经济放到重要位置。
  三是重视科技创新。德国制造业如此发达,政府高度重视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大力扶持科技创新,以致它的很多技术称雄世界,无可替代。中国的实体经济要发展,企业的创新不能只是一句空话。我们现在一直在提转型升级,我想一方面是要通过技术创新加快传统产业、产品的升级换代,提高科技附加值,扩大市场占有率;一方面是要大力扶持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这本身隐含丰富的创新内涵,需要加大投入,持续推进。而这方面,除了政府的积极倡导和强力扶持之外,也应成为企业的自觉行为。



  我的同事卢波接着“抛砖”。
  他说,实体经济这个点选得好。这是今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副总理多次强调的一个话题,这也会成为新一届领导集体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他认为不能把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割裂开来,好像两者水火不容。温州金融改革的出发点,其实就是要让金融体系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当然,如果在实际运作中走了样,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他觉得当前要使实体经济得到发展,可能要重视三个要素,一是产学研的紧密结合,二是发挥龙头企业的示范作用,三是金融改革要服从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否则,可能都是“扯淡”。
  他主张领导发言要以“讲故事”为主,用一些有代表性的事例来表达观点,避免空洞说教,讲一通“正确的废话”。
  景研究员接着说,当前,实体经济已成为政府、企业、媒体和社会关注的焦点、热点,也是矛盾所在。
  怎么样来发展实体经济?他认为,从浙江的角度来看,可能要结合省里提出的大企业、大项目、大产业、大平台“四大”目标,抓住舟山海洋经济示范区、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等几个国家级战略,从政策上倾斜,把实体经济搞上去。
  “有专家认为,当前政府扶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取向应该重于金融改革。如果金融过度创新,过度发展,造成流动性过剩,必然会影响实体经济的发展。”
  “要使实体经济得到根本改观,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冰火两重天’的局面必须改变!”
他的观点,使大家对实体经济的认识更进一步。



  周主任作小结发言。
  据说他在担任工商联研究室主任之前,曾在某个县级市担任副市长,因此他的发言提纲挈领,条理清晰。
  他说,根据刚才大家的讨论,可归纳出几点:
  第一,为什么要大力扶持实体经济?这个问题要从三方面来看:一是经济基本面。一些地区出现的产业空心化现象,确实到了实体经济必须引起高度重视的时候;二是实体经济是社会稳定和民生改善的物质基础。它直接影响着社会就业、财政税收和人民群众生活资源的提供等,它的作用不能和其它的放在一个层面上去衡量;三是实体经济是现代金融服务业发展的重要支撑,实体经济要发展,也需要金融支持来保障。“虚拟经济脱离了实体经济,也是无源之水。”
  第二,实体经济面临什么问题?一是内、外需萎缩,市场减小,产品卖不出去;二是原材料、土地、用工等各种要素成本上升,严重侵蚀企业利润;三是大量的实体经济得不到金融扶持;四是一直在市场层次非常低的领域里充分竞争,压力比较大;五是税赋过重;六是企业家们对实体经济普遍缺乏信心。
  第三,怎样来扶持实体经济发展?一是政策导向上要向实体经济倾斜。通过税收支持、政府采购示范等,鼓励民间资本投向实体经济;二是要为实体经济建立平台;三是高度重视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培育;四是通过外部环境的营造,为实体经济的发展创造良好的氛围;五是媒体和社会舆论要倡导、宣传实体经济,形成以实业为荣的价值观。
  “金融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要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发展,否则就是空话一句。”
  “政府自身也要加快改革,回归公共服务,为实体经济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他的发言掷地有声。



  “这是真正的‘玉’!”我说。
  我相信经过进一步梳理、提炼,再加上通过调研获取一些权威数据,这个讲话稿不难写好。
  让我体会深刻的是,像这么严肃的话题,如果是一个人闭门造车,恐怕想破头都难有眉目。但几个人这么一碰撞,很快就擦出了“火花”。
  这正应了“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的道理……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