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01日 星期一 06月(总第12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昆岗雨游

2012-10-15 02:59:17

  昆岗雨游
  ⊙ 文/摄 张宇航
  生活在松江,工作在松江,自然地,对这个风景秀丽的地方产生了感情,迫切地想去了解她的历史,她的发展,她的种种。松江有多个别称,其中一为“华亭”,与名噪一时的孙权手下名将“陆逊”有关。其因破荆州,擒关羽,战功显赫,被封为华亭侯,后官至东吴丞相。从此,古代上海地区就成为陆逊的封地。
  雨季,突兀的,想起了这些松江名人,便决定在闲暇之时去祭拜一下。驱车到小昆山园,已是下午一点多。梅雨时节,天说变就变,雨渐渐地由滴滴答答变为淅淅沥沥,更多了些凄凉之感。
  这里名为“二陆草堂”,与陆逊大人的子孙有关。相传陆逊的二儿子叫陆抗,也是东吴的一位名将。陆抗有两个儿子在抗击晋军时身亡。另外两个儿子,哥哥叫陆机,字士衡,弟弟为陆云,字士龙。公元280年,东吴灭亡。其时兄弟俩年仅20岁,退居华亭,闭门勤学,历时十年之久。两人所作之文名倾天下,在中国文学史上被称为“二陆”。
  进入大门口,面前斜斜的略显陡峭的狭长石级延绵而上,隐入一片翠绿中。我们拾阶而上,抬头顺着石阶远望,若隐若现亭台楼阁,加上雨雾的装扮,犹如误入仙境之中。
  红柱白墙,上扬的屋角,锁在一片葱翠中,典型的江南婉约型建筑。我们带着崇敬的目光,逡巡着二陆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爬上几级石梯,几经转折,到了“二陆草堂”的正房。
  红漆大门、梁柱,镂空的门窗,黑色的屋顶,裹着雨丝向我袭来。此地异常幽静,怕打扰先人的清静,放慢了脚步,慢慢体会着先贤在此吟诗作赋时的心境。见有人从对面牌匾为“太康之英”的屋子出来,便迎步而入。
  大概是经后人修整过,太过于整洁,抑或是还没有完全改造好,屋内简单得令人吃惊,甚至是失望。两侧只放了两套古式镂空红木座椅,一套座椅后面的墙上挂了一幅人物画,想必是二陆休闲对饮时的情景,另一副是山水画。因有绳索相拒,无法近距离看清楚里面的具体内容,甚是遗憾。
  屋内门框上面挂着一个匾额,“文苑先声”四个大字赫然眼前。后人对二陆的评价可谓一目了然。
  古书记载:晋太康末年,陆机、陆云兄弟离开华亭,来到首都洛阳。丞相张华很重视陆机兄弟的门第与才能,将他们推荐到朝廷任职。京师名宦文士争相与他们见面。有一次,陆云与京师名士荀隐在张华府中相见,张华对陆云与荀隐说:“勿作常语”陆云连拱手自报字号:“云间陆士龙。”荀隐回答:“日下荀鸣鹤。”(鸣鹤是荀隐的字)。两位名士巧妙的自我介绍,一时传扬天下。从此,“云间”成为上海的又一雅称。
  出得草堂,登级而上,到了二楼的“清和堂”。屋门紧锁,不敢自行打开,从红门镂空处,隐隐约约看见里面凌乱地放了一些古家具。
  抬头上望,有一阁楼,只有一个红色木门,因为屋门紧闭,想是不对外开放,同行打趣道“大概是陆先生小姐的闺房”。
  虽名为“二陆草堂”,但经几次的修葺,只有“太康之英”房顶是枯草相覆,其余都是黑色瓦楞。整个建筑依山而建,虽是三层,却错落有致,上下层有转折的石级相通,煞是精致。这里没有晋代铁血裹革,没有血雨腥风,只有安宁,祥和,犹如古代端庄的女子,闭月羞花般休憩在一片清幽中。
  一会儿,我们从侧门转到了屋后的小路上。小径通幽处,掩映出几棱亭角。沿路松柏苍翠,被雾气细细地笼了起来。到达鹅卵石平铺的石台,坐落着两个大小不一的亭阁。一为“华亭”,一为“放鹤亭”。相传,陆机具有浓厚的恋鹤情结。经常听鹤鸣,且酒兴高致时“学鹤鸣之声,长唳不止”。眼前依稀古人长袖飘飘,随鹤而舞,高低唱和,松柏飒飒,在亭宇间奋笔疾书,写就一个“大气”。正所谓“华亭鹤笑”,笑天下众生浮云。
  忽有感叹,如若两人不踏出山林,怎是一个闲云野鹤的自在人?大概那就不会有后人“玉出昆岗”之美誉了吧?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