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01日 星期一 06月(总第12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母亲和孩子

2012-10-15 02:58:58

  母亲和孩子
  文/摄  李文奎

  远古的社会是母系社会,因此母亲的重要性可见一斑,她需要承担一个家庭,需要承担从一个角色到另外一个角色的转变;她是母亲又是女儿,需要照顾一家大小,需要打理家庭的琐碎事物。
  在巴黎转机到贝宁的飞机上,我初识一位非洲母亲。她40多岁,是位医生,但我看她的着装更像是传教士,胸前戴着十字架。路上她做我的向导,告诉我现在到了那里,让我看浩瀚的无人区。在飞机剧烈抖动不能降落的时候,她显得那样的安详,她轻轻地关闭了窗口遮阳板,我知道她是怕我看见窗外漆黑的夜和雷电大雨而害怕;她一次次告诉我说没有任何问题,但我却看见她的手在发抖;当整个飞机感觉被抛起来的时候,她让我拉着她的手不要害怕,自己在胸前默默地划着“十”字祈祷。伟大的母亲就像在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在安慰鼓励我。但是遗憾的是,在下飞机的时候我们被人流冲散了,我没能和这位母亲合影,心中留下些许遗憾。
  她令我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在中国甘肃偏远的小山村,她非常辛苦地把我们兄妹拉大,承担了太多的清贫和痛苦,风雨沧桑几十年,守护我们兄妹三人长大并奇迹式地把我们送进“象牙塔”,如今她在遥远的老家为我们守侯。前几年,妻子难产,我在山东小县城医院过道里守候了八个晚上,更加深刻体会到了父母的不易,母亲的伟大。
  在贝宁的街头,我看见母亲和孩子,又是另一番风景。身上基本是围块布,上流社会穿着当地服饰,打着赤脚或穿着拖鞋,后面跟着好几个孩子,小孩子穿很少。从她们的眼睛里,看到的是对食物的欲望,对生活的无奈。也许她们在想,孩子长大后生活会变好的,但是这里充满了饥饿、疾病,我担心就是他们长大也未必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据了解,黑人丈夫是不负责任的群体,他们随时可能会离家出走,或再娶更多的妻子,妻子必须一人负担照顾孩子。可想而知,她们的婚姻没有一点保障。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地方,一个女人要照顾好几个孩子那是多么的艰辛。说到上流社会,就想起古代中国的姨太,她们不过都是这个社会里男人的附属品,一个特殊时代的弃儿或过客,哪里有什么幸福或人权?这种一夫多妻制度就是对所谓的民主的响亮耳光。一般经济状况好点的都有两位妻子,电站班长的妻子来看她,我感觉年龄相差实在太悬殊,他很自然地告诉我这是他的第二位妻子,我非常惊讶。而当他知道我只有一位妻子并且中国是一夫一妻制的时候,他比我还惊讶!
  再说说孩子,看见一个个衣不遮体严重营养不良的孩子,就感觉很心痛,他们小的时候没有营养因此瘦小,但是稍微大点的时候可能吃的食物有问题,一个个是大腹便便。喝生水且医疗条件差,听天由命。在这里的中国人生病的时候,通常去找总统医疗队的人治疗,这是中国援助贝宁的医疗队,本地人却不可以。他们还把每个孩子脸上都弄个疤痕,随着年龄和身体的增长疤痕也随之变大,据说是父母为了区分自己的孩子,仔细想想实在残忍。
  一边是富丽堂皇的富人府邸、视金钱如粪土的酒店;一边是破落的茅草房、流浪的妇女儿童。城市和乡村没有明显的区别。这是一个反差很大的社会,这个昔日的社会主义国家在照搬了西方的政治体制后,并没有给她的臣民带来实惠,反而形成了明显的阶级层次。
  黑人司机应该可以代表当地中等家庭的情况,至少他还有一份不错的职业。为了更进一步了解当地社会,雨天我特意和翻译一起去黑人司机家里看看,他有个可爱的女儿,但他们的家却是个一无所有的茅草房,看得是触目惊心。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生活的。黑人司机穿得还算体面,而老婆和孩子实在看不出她们身上的衣服穿了多少天。但他们一家三口过得其乐融融,黑人司机对自己的生活非常满意,说有钱了还要娶几个老婆!
  黑人的天性就是乐观,他们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从不考虑明天。他们善良,但不勤劳,或者对他们来讲勤劳和懒惰是一样的意义,没有什么区别。他们能够健康地活着真的已经是奇迹了,也许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正如鲁迅先生二十年代对国人的评价,对于他们,只能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