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01日 星期一 06月(总第12期)
上一期 下一期

贝宁印象

2012-10-15 02:58:57

贝宁印象
⊙ 文/摄  李文奎

飞机从巴黎起飞以后,心情就开始紧张,更多的是一种兴奋,我要与神秘的非洲零距离接触了!当飞机飞过非洲无人区撒哈拉沙漠时,是白天。飞机低低地,通过玄窗可以清楚地看见脚下的沙漠,忽然感觉,生命和大自然比起来是那样的渺小,如同沧海一粟。
终于到达贝宁上空,陆地上的房子、海水清晰可见,就在即将降落的时候忽然雷电交加,飞机被迫借道多哥之后才抵达贝宁。这个过程是对生命的一次洗礼:在生死的边缘,忽然之间对生活的态度、对生命意义的认识都改变了,无任何欲望与索求,富贵与贫贱也好,得意与失意也罢,只要能健康地活着就是对父母、对妻儿的大回报和安慰。
科托努是贝宁的首都,全国大的城市,但我压根就没觉得它算得上“城市”,“大”字就更别提了。全城有一条双相两车道的马路穿城而过,再看马路两边的房子,三层以上的“高楼”屈指可数,而且破落不堪。在所谓的大街上,到处都可以看到棚屋,有铁皮的、有木头的,还有好点的是石棉瓦的。棚屋似乎不够满足所有的人居住,随处可见很多人趴在地上睡觉的情景。于是请教别人,答案是:很多人是没有房子的!上帝有眼保佑这里的人们,因为这里低温度一般都在26度左右,哪里睡觉都不会冻着!
这里有句俗语:“吃饭靠大树,穿衣靠织布,花钱靠援助,身上围块布,拖鞋走一路。”贝宁位于赤道以北,约在北纬7到13度,东经2到4度之间,属热带气候,盛产热带水果,诸如椰子、菠萝、芒果、香蕉等。贝宁是农业国,主要产棉花,不缺织布的原材料。这里到处是垃圾,充斥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气味,摩托车泛滥成灾、尾烟滚滚,首都没有一点美丽的风景。黑人主要穿拖鞋或不穿鞋,基本在饥饿状态,每顿只吃很少的食物,肉只有上流社会才能享受得起。很慢很慢的宽带也只有富人使用,我打听了一下初装费要30万,每个月使用费6万左右,大约800-900元人民币,电话费更是贵得离谱。整个社会处在一种畸形的穷富之间。工地附近的民居就是一个很小的茅草房,没有什么家具就席地而卧。然而如此环境下,他们还娶4个甚至更多的老婆,老婆多少成为衡量财富的一个标准。
马路很窄,车也很多,再加上多得像蝗虫一样的摩托车横冲直撞,整个国家没有公交系统,到处是穿黄马甲的载人摩托车,高速飞奔,然而汽车的浓烟再加上摩托排出的烟雾使得这幅画面变得模糊了,倒好像是海市蜃楼了,什么车都忽隐忽现。路两边的加油摊随处可见,卖的油都装在玻璃酒瓶里,大大小小一大堆,买多少都可以,以罐子大小计价。
这里资源匮乏,大部分生活用品都靠进口,物资奇缺,价格昂贵,跟这里低廉的收入反差很大。到处都是中国货,从工地的螺丝扳手到焊条钢筋等,再到大街上的帽子、拖鞋、服饰、眼镜、摩托车、手机、电器、家具、五金、工艺品、日杂百货,无所不有,几乎全是中国制造。
整个国家民众陷入一种病态的腐败之中,公开索要财物,办事效率拖拉,没有工业,国力实在是薄得没底子,稍微好点的建筑都是别国援建的。科托努具有标志性的体育场和会议大厦就是中国援建的。在这里,到处是闲晃的流民。我的黑人翻译留学中国12年,但没学会中国人的一点点儒雅,每次我给他点小东西他高兴得如同小孩子一样;堂堂大学教授每次打电话骚扰我一下就挂掉,目的是让我打过去;声势浩大地请我和司机几个人吃椰子,车停路边几个人喝完后不见动静,还是我掏钱结帐……
社会底层是那样的无奈,他们没有被物欲污染的眼神,那样的清澈,那样的真诚,看到的是对生活的无奈和苦苦挣扎,对食物的渴望和乞求。特别是小孩子,看着都心酸。贝宁人习惯伸手要“嘎多”(法语cadeau,礼物),只要他帮你做任何事情了就必须有好处,包括服务员司机。
灰尘满天飞的马路边,卖的那些烤鱼、烤鸡、烤鸭、烤鳝鱼、没有包装和生产日期的面包,还有小贩用手整理那些流着油的熟食,看起来极不卫生。中国餐馆却又贵得离谱,一碗面条再加一瓶水20美金左右,去过一次就再也不敢去了,昂贵的物价是中国价格的几倍甚至十几倍。路上跑的高档车全是外国人的,里面很少看见黑人。
非洲的雨季真的是魔鬼,雨量大且持续时间长,下的时候天昏地暗,听翻译说多可以连续下三天三夜。难以想象在这样的大雨中,那种茅草房如何抵挡,那些流浪的人该怎么过。当车子开过的时候,经常看到有人在路边张望,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就那么淋着。我一直在想,他们难道不感冒吗?他们是不是在守侯什么或是在寻找什么呢?贝宁人学法国人喜欢喝冰水,一般他们就喝地表水,想想那些严重污染的生水喝下去是什么情况,疾病能不流行吗?
电力基本被法国人垄断,电价很高,每度在1.2到2元之间。企业有限,基本赚钱行业都被外国人垄断。这里有广阔的市场,特别是电力类、电气类,小电器、小产品和日常百货非常紧俏。
这快炽热广袤的土地留给了我深刻的印象,是对生命对灵魂的一种洗礼。非洲值得我们热爱,也等待我们开垦。相信贝宁人民在自己的努力下会建设好自己美丽的家园。
苦难是一种财富,流血流汗不流泪,非洲之行对我是一次磨练,亦是一种成长,它是我生命里的一个亮点,会影响甚至改变我的一生。

编后记:正泰电气变压器事业部李文奎工程师在贝宁的半个月时间里,克服当地恶劣的气候环境,顺利完成了两台电力变压器的安装调试。目前,两台变压器已在现场正常运行。作为出口到贝宁的项目,正泰电气的服务得到了合作伙伴和贝宁国家电力局工程师的高度评价。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