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2月01日 星期日 02月(总第10期)
上一期 下一期

儿子的忧伤

2012-10-15 02:58:05

儿子的忧伤
⊙ 文/西岭雨

儿子今年只有两岁零两个月。我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是否会有忧伤,只知道他在被我斥责或者被我忍不住打了屁股之后,都会很伤心的哭,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滚落,我便心软且十分心疼了。抱起他给他擦眼泪,他见我不生气了,就慢慢停止了哭泣,嘴里却说:“宝宝伤心了。”我总是又心疼又觉得好笑,拿了糖给他,他便会很快展露笑颜,和刚才流着泪的样子判若两人。
    为了试探儿子的伤心是真是假,我也常在儿子惹我生气的时候学着他的样子说:“宝宝不听话,妈妈伤心了。”儿子便讨好般地靠在我身上,见我仍不理他,就低着头说:“宝宝听话,妈妈不要伤心了。”每每此时,我总是心疼得将他搂在怀里,他懂得来安慰我,就说明他的伤心是真的,他体会过伤心的感觉。
    老公不在身边的日子,我是孩子的依靠,就是在被我打了屁股以后,他仍然边哭边让我抱。我的怒气很快便被消融在儿子的眼泪中,于是自责。总是事后自责,事前却怎么也控制不住伸出去的巴掌。我易怒的脾气已经让儿子幼小的心灵伤心了好多回,每次都是言语安慰然后再用糖给哄好了。糖是儿子的最爱,我因为怕他吃多了牙不好,所以一直控制着不让他多吃,却一次次成了我安抚他的法宝。曾很多次反思:我该如何做好儿子的第一任老师?如果儿子长大了,我对他的伤害不能用糖来安抚的时候,我该怎么办?为人母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行为习惯乃至性格都有着太多需要改变的地方。
    儿子忧伤的第一种原因来自于我的打骂,第二种原因来自于离别。
    去年十一月份老公离开上海的时候,儿子还不到两岁。刚离开那阵子,别人问他“爸爸去哪里了?”他总是回答说钓鱼去了(老公爱钓鱼,曾带着我和儿子去钓过几次,儿子便记住了)。有几次傍晚儿子拉着我到河边说要找爸爸,我说爸爸去很远的地方了,他不信,非说爸爸在钓鱼,后来许多天不见他爸爸回来才相信了我说的话。别人再问时,他改变了说法,说爸爸上班去了。儿子常常跟我说:想爸爸,想爸爸回来。说话的语气带着委屈,一脸难过的表情,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将儿子搂得更紧,心跟着生疼。
     年底放假的时候老公终于回来了,到家时是凌晨一点多钟。儿子听到他的声音马上不睡觉了,爬起来要爸爸抱。两个月的分离,儿子并没有因此和他生疏,或许是天天想念的缘故吧。
     过年的这段日子可能是儿子开心的时光了。他变得爱撒娇,也不听我的话,我批评他的时候他总是往老公身上躲,出去玩的时候也总是让他抱,一副很依恋的样子。老公尽量地满足着他一切想吃想玩的愿望,于是儿子每天都很开心,我也被儿子的幸福陶醉着。真希望这种幸福能够长久下去,但我知道儿子很快又要回到只有妈妈相伴的生活中来,年一过完老公又要走了,去过一种他认为是自我拯救的生活。
     正月初十下午老公走的时候,儿子似乎并不知道是要远走,还是开心地笑着、闹着,还催着我们两个快快出门。他不知道爸爸这一去,又将是一年见不到面了,我有点隐隐的感伤。我知道我们的感情需要冷静,而且他也有他的想法,所以我没有挽留,我自私地把伤害又留给了孩子,让他过着如同单亲家庭般的生活。
     老公上车的时候,儿子仍然没有意识到即将分别了,我怕他会哭着要和爸爸一起坐车,所以早早抱住了他。那一刻他却很安静,可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待车开出了几百米远时,儿子才醒悟过来,张开双臂朝着车开走的方向叫着“爸爸抱”,声音很急切,接连叫了好多声。我说爸爸走了,去北京了。儿子又如呓语般地喊“爸爸,爸爸,……”声音很小,像是在思索着什么,脸上有着忧郁的表情,让我真切地看到了一个两岁孩子的忧伤。
     我抱着儿子在站台上站了十几分种,我知道儿子伤心了,不忍心太快地把他拉回残忍的现实。在站台上,儿子可能还有遐想,或者还有一些爸爸刚才站在旁边的记忆。他始终没有哭,到后来跟我说要吃糖,我便带儿子到超市,让他自己选了一个棒棒糖。儿子吃着糖,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离别。孩子就是孩子,一颗糖就能让他从忧伤中走出来,又或许他并不懂得离别。少了爸爸,还有妈妈可以依恋,所以他没有哭。
     走进小区的时候,正好碰上了白天帮忙带儿子的那个阿姨,远远的我就让儿子叫奶奶,那阿姨很高兴,快速地迎了上来。问儿子“爸爸去哪里了?”“去北京了”,儿子回答的语气有些生气,有可能是气愤奶奶不该在这个时候来问这个问题,也有可能是气愤爸爸弃他于不顾,我不得而知,只知道儿子幼小的心灵也有他的喜怒哀乐。
    “那爸爸走了,宝宝明天怎么办?”那个阿姨继续问道。
    “去奶奶家”,儿子回答。
    我吃惊于儿子的懂事,是他真正理解了我们无奈的生活状况,还是习惯了自己坚强?从小到现在,儿子已经换了五个保姆了,每一次换他都会哭,但都能很快适应,很快的和新保姆熟悉并白天在一起生活。我有些心酸但也欣慰,或许这段经历能增强儿子的适应能力,并磨炼出他坚毅的性格。至于是否会有负面的影响,我不愿意去想,也不能想,现实让我没有其它的办法可以选择。
    第二天上班时我把儿子送到了那个阿姨家,给他带了一些零食,有了这些吃的或许能抚慰儿子又要离开妈妈的忧伤心灵。儿子嘴馋,有吃的东西便能哄得他开心。果然他很乖地让奶奶抱,并且和我挥手再见。这是我乐见的场面,至少上班时会走得开心些。以前儿子每次抱着我的腿哭着不让我走时,我就心如刀割。上班的路上总是心痛加叹息,思量着何时能改变这样一种边缘的生活状态,可每每思量无果,还要沿着这条边缘的路继续往下走,不知道哪一天是终点。
    这次的离别后,儿子只要挨了我的批评就说想爸爸,想爸爸回来,晚上睡梦中也会叫爸爸,让我心疼不已。
    儿子虽然常有伤心的时候,但都很短暂,儿子短暂的忧伤,我长长的惆怅。他不懂得把伤心的事留在记忆里,但是懂得思念。他不因思念而愁,所以他仍像个快乐的精灵。每天早上儿子给我的第一个笑脸,让我犹如看到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满心的温暖。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