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2月01日 星期日 02月(总第10期)
上一期 下一期

“侃爷”现形记

2012-10-15 02:58:04

“侃爷”现形记

⊙ 文/张小媚

最近从报纸上看到一则趣闻:在嘉兴,有这么一位仁兄,酒后吹嘘自己练过“铁头功”,极力“邀请”朋友用6只啤酒瓶轮番砸他脑袋,还一个劲地说:“不砸就是看不起我,觉得我吹牛就不是我兄弟!”结果,6声脆响后,“铁头功”血肉模糊地被送进医院。待酒醒了大半,他才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脑震荡,会不会发炎破伤风,嘴里直喊:“医生救救我!”
    不管你是否承认,绝大多数人都曾有意、无意地吹过牛。古今中外,爱吹牛者比比皆是。虽然同是吹牛,但吹牛的境界相去甚远。“铁头功”式的吹牛尚属层次较低的境界,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吹牛竟然以身相试,结果牛没吹成,反倒差点搭上卿卿性命。高境界的吹牛不仅可以达到提高身价的目的,而且还会有种润物细无声的效果。
    比起嘉兴的那位仁兄,小卢无疑是个吹场高手,堪称“侃爷”。
    刚到某公司应聘,小卢便被负责应聘的公司领导一眼看中,评价是:见识广、口才好、有亲和力,是块跑业务的好料子。
   刚一上阵,小卢便比其他年轻的业务员显得更为老练,擅长造势。因为受产品特性的影响,公司经常需要跟一些政府部门打交道,而很多业务员苦于没有这方面的关系网,都不敢轻易打电话联系。小卢却挑准了每天早上9点的黄金时间,只要对方一接电话,小卢便是一番热情洋溢的表述。
   “王处长啊,好久不见,您还好吗?我是××公司的小卢啊,上次我们还在××地方一起吃过饭呢,你的颈椎酸痛有没有好点啊?”小卢的通话一结束,便引来旁边同事们的无数钦佩之情:小卢的人脉真是广啊,很多大家都不知道的局长、处长、科长,听起来都好像是他的熟人。
    每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一帮崇拜小卢的人便时常找借口请小卢吃饭。小卢也不失时机地对着大家即兴狂侃一通。先从父母兄弟说起,再到姓氏祖谱。后又从外交部的朋友聊开,大有普天之下皆兄弟的架势,连卢梭都成了他口中的谈资。
   “你们知道卢梭吧,就是那个写《社会契约论》的法国著名大思想家。他也姓卢,算是我们卢姓的本家啦。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因为平常表现出众,一次到外地谈业务,经理便带了小卢一起过去。酒桌上,大家相互客套寒暄后,几个人便开始天南地北地聊开了。小卢高调参加讨论,从雪灾聊到地震,从陈水扁侃到藏独分子,好一个忧国忧民的时事论坛!
    一番觥筹交错后,经理暗示小卢,该进入正题了。小卢很快领会经理的意思,照例先要展示一下自己在行业里的人脉之广。
   “这次金融风暴真是来势凶猛啊!现在国际、国内经济形势这么严峻,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前几天一位初中同学还问我最近行情怎么样。”这是小卢惯用的开篇语。
接着,小卢说那位初中同学是自己的死党,同学的爸爸就是××局的副局长,自己还在他家住过好几天,副局长待他就像亲儿子。
    小卢又说,××单位工程处的负责人是高他几届的大学校友,找师兄办事方便得很。小卢还说要是这个业务谈定了,到时候可以介绍大家互相认识,多个朋友多条路嘛,再说做我们这行的也免不了跟那些政府官员打交道。
    小卢眉飞色舞、唾沫横飞,借着酒兴,越说越激动,声音越来越洪亮,场面越来越有气势。经理则在一旁暗自称赞小卢的确是个能撑得起排场的销售人才。
    这时,客户中有个跟小卢年龄相仿的人,发话了:“你刚刚说的×××副局长根本没有实权,做不了主的,而且也快到了退休的年龄。真正掌权的是另外一个叫×××的副局长,是我舅舅的朋友。还有××单位工程处的负责人,他姓孙不姓张,早就不在那个处了,现在的负责人叫×××,他家住在×小区×幢×室。”
    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那个年轻的人的一番反驳,小卢的脸越来越红,第一次被人戳破牛皮,而自己竟然毫无反击之力,酒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僵硬。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很快,几个人便又开始有说有笑,“两个年轻人互相交流下也好,这样有些信息就共享了嘛,来,喝酒喝酒!”
    那单生意自然没了下文,小卢感叹,吹牛不用打草稿的时代过去了,滚滚向前的时代车轮对侃爷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记忆力要好,逻辑思维要严密,还要与时俱进,随时更新吹牛素材。
    西方大哲学家黑格尔曾经说过“存在即合理”,吹牛也自然有它存在的理由。据说现在社会上还流行许多教你怎么吹牛的书籍、论坛、音像资料,看来这吹牛的市场的确不小。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