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01日 星期一 12月(总第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少女日记的归宿

2012-10-15 02:57:40

少女日记的归宿
◎ 文/肖恩

有位女子说:“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说。”

“你说呀!”我应道。

她却欲言又止。

女子是一位公司员工,说有重要事情,又不愿启齿,会是什么呢?

我便猜:莫非是想离职?应该不大可能。她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进到这家公司的。前些天我还刚收到她转发的一则网络笑话《金融危机十大注意》,其中有“不要跳槽,不要转岗,不要自己创业,不要向老板提出加薪……”云云,她不会明知故犯吧。

我再猜:难道是看上我了?想想也不过是本人自作多情而已。我们一向以好朋友相称,这一点不假。但我同为“打工仔”,不富不贵,不酷不帅,而且还是个“有主”的角儿,不会再有这样的“桃花运”吧。

当然都不是。

在我的追问下,她说出了实情:“我从小有写日记的习惯,当时少不更事,什么都记,包括一个少女情窦初开的那些往事。但我总要嫁人,这些东西怎么好带进未来?”

我明白,她说的是,如果把这些日记随身带着,万一老公什么时候无意或有意间看到了,轻者可能在他们的婚姻生活中投下阴影,重者还会给他们的婚姻关系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因为,爱情也好,婚姻也好,都具有排他性。再大方的男人,也不愿接受自己的女人曾经爱过或被爱过的事实。更多的时候,男人宁愿不知道女人的过去,宁愿相信和自己步入婚姻殿堂的那个女人,生命中只有他一人。

我不假思索,给了她几条建议:一把火烧掉;隐秘地保存;托给自己认为可靠得的朋友珍藏;献给擅长爱情题材的小说家作为创作素材……她却直摇头。

“一把火烧掉太可惜,于心不忍。和一个男人共度一生,保存得再隐秘,也很难做到万无一失。再者,已经成了别人的老婆,还保留过去的回忆,总有点内疚的感觉。托给靠得住的朋友珍藏,若是个女的,她老公看到后难免误会。若是个男的,他老婆看到了更说不清。寄给小说家作为创作素材,又等于是将自己的经历剥给众人看。如果这小说家能做到绝对保密倒还好些,但时下一些小说家为炒作自己,增加卖点,难保不会将素材来源‘揭秘’一番,那我不是倒了大霉吗?”

她的一番解释,说明她已考虑到了很多方面。她既然要向我说出她的困惑,也足见她已无计可施。

曾有一句流行很久的话:“哪个少年不多情,那个女子不怀春?”

问题是,有的少年多情,但不写日记;有的少年多情,却用日记写下了自己的“罪证”。有的女子怀春,但春过即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有的女子怀春,却把自己“春天的故事”演绎得淋漓尽致。

本人也曾有过自己的“少男日记”,这些日记载着那些或苦涩或甜蜜,或辛酸或快乐的日子,伴随自己度过了许多春秋。因日记主要记述自己生活和工作中的一些经历,自认没有多少“秘密”可言,所以不曾刻意去“保密”。结果有一次,和女友发生矛盾,她冲我嚷道:“去点燃你的那壶灯吧!”这才想起,我似乎曾在日记中写过一位女孩在我生日的时候送给我一壶灯的故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看见,并记在了心里。

那次“风波”之后,我把日记中本来不多的“秘密”悉数撕下,彻底销毁。告别了单身生活,实际上也就结束了“多情”的日子。生活中不再有,日记中也不复出现。而那些与“多情”无关的,无须向别人保密的内容,始终保留着,延续着。日记中那些充满喜怒哀乐的日子,清晰地烙印着我的人生轨迹:从童年走来,从乡村走来,从贫困走来,从平凡走来,从无知走来。

而这样的人生经历,常常告诫自己,要学会珍惜,懂得感恩,不懈奋斗,自强不息。

我把自己的体会和那位女同事分享,依然无法告诉她,应该如何处理她的那些日记。

但我相信,生活的阅历会让她明白,人生一世,很多东西值得珍藏,而有些东西,必须舍弃……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