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01日 星期一 12月(总第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时光流逝的痕迹

2012-10-15 02:57:37

时光流逝的痕迹
◎ 文/柯苗苗

秋天的梧桐开始落叶。

诗人说: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这样的季节站在梧桐树下,是适合回忆的。

长久以来,我会把一些和语言有关的小记忆收藏着,一片纸条、一张卡片、一封信、一个日记本,亦或某个时候随笔写下的残缺不齐的句子。那些写着字的纸张到后面都会变黄,当自己很久以后把他们从纸箱中翻到的时候,好多事情一起涌上心头…

小的时候,我会开心的拿着考了满分的试卷头也不回地跑回家报喜。爸爸妈妈很骄傲的在校长面前仰起头说着,我女儿不会因为年纪小,而落后于他人。我的童年很开心,没有忧虑。我有很多小朋友,我们一群人欢欣鼓舞地站在镜子前面,张大了嘴巴吃着那些蹦蹦跳的糖。每年的儿童节姨丈都会送我一把枪,每年一把不同款式的枪,他疼我,因为我是家里的老幺。我记得在温州住的时候,每天下班他会带给我各式各样的糖果,然后异常潇洒地牵着我喝啤酒吃饭,记忆里面,那样的“饭局”还让我晕眩过几次,致使我调皮的在床上翻跟斗,还踢坏了好几盏灯。弟弟出生以后我还一度很讨厌他,因为他撼动了我老幺的地位,从那以后,原本属于我的儿童节礼物都转手给了他。我还跟着哥哥姐姐在舅舅的水果厂里捉迷藏跳橡皮筋,甚至因为偷偷的拿稻子烤番薯害得哥哥被舅妈“痛打”。我们在厂里大大的操场上晒太阳打麻将,在我十来岁的时候外婆就教会了我玩麻将,她总是坐在我身边做我的军师,所以赢钱的那个人总是我。

可是,姨丈很疼我之后他得了肝癌…

外婆亦很疼我之后她得了结石癌…

那年我上高一,真的特别特别想念外婆!小的时候觉得外婆特酷,她是个从封建社会走来,在风风雨雨中学会了抽烟的女人,我想那个时候的她心里肯定装了很多悲伤。在她生病的日子里面,我看着她一点一点的瘦下去,我很心疼。每次我去看她,她总是撩起衣服让我碰碰她手术后留下来的伤疤,她告诉我这里很痛,她很难受,我躺在她身边总是不停不停地掉眼泪。听舅舅说,外婆走的时候吐了好多血,她靠在哥哥的腿上坚持着颠簸了两个多小时回到老家。那天早上爸爸很意外的来学校接我走,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外婆出事了!我还说我要赚钱孝敬她,要给她买花花的衣服让她做洋气的“老太婆”!而今,她已不在…

好遗憾,这个世界从来不会因为少了谁而停止转动。世界上也真是没有可以回去的路。因为人的心里汹涌奔腾,那只小船或倾覆或漂流已去了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慢慢地,这两年开始,对太多事件多了抵触情绪,不再大悲大喜,很多时候,甚至习惯了用身外物来喜悦自己。林夕说过:“如果身外物能让人感到高兴,那真是低成本的善业。物件会化灰,往事却并不如烟。”真是谢谢有这样的人说这样的话,让我当作是真正的安慰!

流年之中我们一直过着不能选择的生活。好几次,我想我应该停下来了,可是脚步依然不停歇的往前。偶尔情绪饱满想回到过去,头也不回的走却是我如今唯一能做的事。

回忆是生活的调味剂,却也是把多么伤人的“利器”。

它们过于盛大和繁华。

那是绝色的时光,而且,只容重温,不容再造…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