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01日 星期一 12月(总第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土地

2012-10-15 02:57:35

土地
◎ 文/素素

一夜之间,园区内满地的黄叶,随风轻轻扬起。已是深秋了,天,很高,很蓝。霜降如雪,风,有了彻骨的凉意,不自觉地把脖子往里缩了缩。

枫红因霜冷,想起了“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诱惑景致,很想去北方看红叶,但不知道在哪天可以真的实现。真的见了,是否还如现在想象的那样激动满怀呢?

人,是奇怪的动物。身临其境,亲密地接触却无法感受。有了距离,还可以迫切地渴望。

早晨,和家中小猪起来跑步。

小猪肺活量不行,动用了家中的一切力量,威逼加利诱,终于与小猪达成协议:休息日早起跑步,平时晚饭后散步半小时左右。总算可以把他从家中拉出来了,也算是小小的进步,循序渐进嘛!

这天的天气不太好,薄雾如凝脂般笼罩。路上,金黄的稻谷有些摊晒开了,有些堆放成一堆一堆的。简单的帐篷前,一位大哥抱着双手,焦急地抬头望着东方,他在盼望太阳升起吧。

跑到他跟前,我说,今天天气不太好噢!

他答,是啊,刚打的稻谷,遇到雨天就坏事了。后面的是你儿子吧。

我说是的。

小猪在后面慢悠悠地走,这位大哥催促他,快跑啊,别偷懒,跟上去。

农民靠土地吃饭,土地是他们的依靠。土地是有生命的,那些饱满的谷粒就如农民们孕育的孩子一样。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秋天,是忧郁的季节。但在农民眼里,一年四季,土地是不寂寞的。农民热爱土地像热爱自己的生命,守护着,耕耘着,伺候着。

前年刚来的时候,到处是黑黝黝的土地,我曾想,这块肥沃的土壤,农民们拥有这样的土地该多么的高兴啊!不经意间瞥见杂草丛生的地方,有一条白色的水泥小径,掩映其间,那是土地的主人曾经出入的道路,如今,那些土地的主人又去哪里了呢?

城市化建设,工业的发展,使更多的农民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他们或迁徙,他们或移民。但他们,还是深深地眷念着有了感情的土地。

记得前年回家在火车上,碰到一家从葛洲坝工程移民到上海来的人,他们远离了家乡的土地多年,那时,父母不愿意抛弃自己的土地远走他乡的,但迫于无奈,他们最终还是走了。父母走的时候泪雨滂沱,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土地,熟悉的人情,都将在不熟悉的地方终结。这些年,虽没有了土地的劳累,但父母很孤独,似乎老了许多。在老人的央求下,儿子带着年老的母亲回老家看看。儿子一直跟旁边的人聊天,母亲则是一脸凝重的面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紧紧地抱着手上的行李。

作为土地的主人,有谁会让他们的土地失去呢?农民失去了土地,就等于失去了生命的支撑。

我指着油菜苗问小猪:知道这种作物是什么吗?小猪说不知道。我说,作为农民的孩子,有必要知道他们赖以生存的农作物。

小猪反驳道,那为何要把我带离爷爷奶奶的身边?如若不把我带出来,他们肯定会带我到田地上,我肯定也会认识这些农作物的。

是啊,把他带出来,是我们做错了么?当我们远离土地的那一天,我们只是想改变生活,且能够多接触外界,拓宽视野,但我们并没有丢弃本真。纯朴、善良、勤俭,依然主宰着我们的言行。我们希望孩子也那样,知道粮食来之不易,知道节约;知道农民的辛苦,知道感恩。

返回的时候,太阳已露出了红红的光晕,农民们忙碌地摊晒起稻谷来。他们的身影在金黄色的映衬下,美丽成一幅庄严肃穆的剪影。这秋的意境,也越发地凸现了出来。

我与小猪边走边聊,小猪问我童年是怎么过的,看什么动画片和童话书。我对他说,我的童年是与土地有关的一切活动。关于拣稻穗,关于放牛,关于水田里的蚂蟥,关于在田野里翻跟斗……我对这些的描述,虽然没有小猪世界里的《哈利·波特》、《哆来A梦》、《忍者神龟》等精彩刺激,但小猪对我说,他好羡慕我那个时候的童年。

或许,我们的童年没有那么多的色彩,但却也是最朴实的。因为,那些记忆,都与朴实无华的土地有了关联。或许,我并不喜欢土地,否则,我又为何弃它而去?我根本没有资格谈论它的权利,这些,似乎都冒犯了它的神圣。而那些真正热爱土地的人,除非他们被剥夺拥有土地的权利,不然,决不会轻言放弃。

父亲,是爱土地的。母亲,也是爱土地的。父亲丢弃钢厂的工作回家耕地,是因为还有亲人依赖着土地生存。于是,父亲把一生交给了土地。乃至父亲去世前,对母亲叮嘱:我死后不要将我火化,哪怕用草席将我一卷,只要把我埋在土里就可以。城市化建设,允许侵占良田,却不允许让一生都奉献给土地的农民死后与土地融为一体。父亲死后,最终在政策面前火化了。母亲与父亲厮守了土地这么多年,父亲去世后,母亲也不愿意丢弃土地。年老力衰依然耕种,享受着土地馈赠的安心与坦然。兄弟曾劝阻母亲放弃耕作,母亲说,这一生,都是与土地打交道,习惯了。不耕种,做什么呢?闲得慌,好像少了主心骨一样。

或许,我们都无法真正理解父辈们对土地的忠诚。这世上,还有很多这样的人,坚守在土地上,安分地生存着。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