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01日 星期一 12月(总第9期)
上一期 下一期

越南:陌生而又熟悉的国度

2012-10-15 02:57:17

越南:陌生而又熟悉的国度
◎ 口述/刘杰   撰文/素素

出国,对于生产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来说,似乎是件十分遥远的事情。随着产品大量出口国外,我作为成套事业部的售后服务人员,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却有半年多时间呆在国外,到过越南、马里等好几个国家。在国外的这段时间里,我接触了不同肤色、不同民族的人,了解了不同地区的民俗风情,体验他们独特的人文文化,让我增长了不少见识,学习到了很多东西。我在国外做产品售后服务,指导产品的安装,现场运行调试,教各国的工作人员操作,把公司产品的特点进行介绍等,这让我感到非常的自豪。

去年5月,接到去越南售后服务的任务,心中一半是欣喜,一半是忧虑。喜的是,有机会到国外去体验不同的生活;忧的是,妻子近期内要生产,担心是必然的。在越南一呆就是近5个月,女儿也在我出国一个月后出生了,等到我9月底回来,女儿已过百日。女儿天真的面容,减轻了掩埋在我心底的愧疚。

越南民俗文化

越南位于中南半岛南部,首都河内位于北越,而我的目的地则是离河内不远处的安沛省安平市。安平水泥厂是越南国家水泥工厂计划的一个重要项目,我们公司有200多台开关柜在此供电。我在河内下了飞机,第一印象是摩托车特多,交通较差。

我慢慢地发现有众多的中国产摩托在越南土地上奔驰,感觉特亲切,一看到“嘉陵”就好像是在自己国家一样。这种亲切感远不止于此,越南曾受我国古代历朝的直接管辖,中国的民俗习惯还沿袭至今,他们的节日也分清明、端午、中秋和春节等,就连春节挂的年画和结婚贴的红双喜字也和中国一样。我曾参加过当地人举行的婚礼,熟悉的烫红双喜字,挂在喜庆人家。另外还发现一个有趣现象,每家都挂有胡志明的像。越南人崇敬胡志明就如同我国人民崇敬毛泽东。

越南的官方语言是越南语,受历史影响,越南语大致由70%的汉语拼音、20%的英语、10%的法语构成,和中文语法差不多,发音好多跟粤语发音相似,“电”、“流氓”、“安全”等发音和我们汉语一样。在某个城市的街道看到飘荡着的中国字画、耳旁萦绕着熟悉的音调,会让人特别的兴奋,恍然如回到国内。

结识阮关辉

我在越南与一位当地人成了好朋友,他叫阮关辉。他是海防市的一名海关人员。海防市是越南第三大城市,北方大的港口城市和大的工业城市之一。这次公司托运的产品到岸是海防市,为了配合工程进度,海关处派了3名人员跟随检查。这3名人员中,阮关辉和我年龄相仿,我们很容易谈到一块。

越南和中国一样,也是多民族国家,有54个民族,其中京族人口多,占总人口近90%,阮关辉也是众多京族的一员。

工作之余,我们一起聊天,一起玩。阮姓是越南的大姓,阮氏家族在越南发展史上有不错的事迹,因此,阮姓人氏都有一股天生的自豪感和使命感。每个热血青年都有他的爱国情结,阮关辉也不例外,他一直认为他的国家是强大的。我们是同类人,在相互理解的基础上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另外,我蹩脚的英语因没有语言环境几乎要彻底还给老师的时候,因结交了阮关辉他们,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几个月下来,发觉自己的英语交流水平提高了不少,也增强了我要学好英语的决心。

越南的夜生活

越南人晚上就出来喝咖啡、喝茶、喝啤酒,夜生活一直持续到翌日凌晨两点左右。越南人酒店和饭店划分十分清楚,酒店就是喝酒的,不供应饭菜,下酒菜就只有那些花生等小吃,还有一种本地的生树叶蘸着味道很浓的酱,这种下酒菜我没敢尝试。

唱卡拉OK,也是备受年轻人欢迎的一项娱乐活动。卡拉OK厅里可以因国别不同,选择不同国家语言的歌曲。我的五音算是不太全的吧,但我唱的中文歌曲他们又听不懂,吼吼也无所谓,唱卡拉OK让人舒适的是可以不顾一切地吼出来。遇到彼此熟悉的歌曲,我们用不同种语言同唱一首歌,感受彼此的激情,那时,我们忘了国界。

沙巴风情

在越南安沛的那段日子,正是越南的夏季,紫外线照射奇强,给人的感觉特别热,从越南回来,我都快晒成干泥鳅了。但离此地不远的地方,有个被誉为天然冰库的山城——沙巴,它位于安沛北部的老街省,是越南著名的避暑胜地,被称为中南半岛上凉快的地方,也是越北三大旅游胜地之一。

我们一行6人在某个夜晚坐车到了美丽的沙巴。

沙巴没有工业污染,空气清新,风景宜人,确实是旅游的好去处。沙巴与我国的云南河口仅一桥之隔,每天早晨,两个不同国家的边防贸易人群便从这座桥上涌入。我们就餐的中国饭店是云南人开的,老板告诉我们,边城贸易和往来工作之人,只需要边防证就可以出入。但晚上不得在异国逗留,必须在夜晚12点之前返回本国。

越南曾是法国的殖民地,在沙巴县城,到处可见层层叠叠的法式建筑和来自欧洲的游客,满街的身穿民族服装的黑蒙族百姓,她们出售自制的手工制品。黑蒙族从发式、服饰来看,像极了云南的苗族。从历史渊源来看,越南黑蒙族和中国的苗族应该为同一族源,只是在不同的国家,叫法不同罢了。街头法式建筑和纯朴的少数民族百姓,构成了沙巴一道独特的风景。

9月底,开关柜已投入运行,开始为工厂供电,我在越南的工作也算是圆满完成,踏上了返国的飞机。虽然我远离了越南的土地,但我和阮关辉的友情还在延续,在随后的一年里,我们继续在网络上交流着。而那个透着法国情调、满是中国生活气息、同为炎黄子孙后代的越南,在我的生命里烙上了深深的印记。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