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8月01日 星期五 08月(总第7期)
上一期 下一期

听到小汪

2012-10-15 02:56:10

听到小汪
◎ 文/王敬源

前段时间听汪峰的音乐,就像手指击中了琴键,两耳共鸣得轰隆隆乱响。
小汪受过良好的教育,学院派出身,一身文艺气质,还恶补了些哲学打点文化底蕴,这也就极大地助长了他时常借点胡同黑话来点终极拷问。小汪的音乐风格摇而不滚,虽也有嚣叫但并不狂躁,精神表达靡而不烂,虽也有控诉但多为自嘲。尤其是近年来一些作品,由于远离了个人挣扎的生活背景,意旨多转向温情和谐。“飞得更高”被传得更广后,他也乐于化身为励志音乐创作专业户。

怒放的生命
天生长得像起床闹钟的一首歌,清晨从歌声中醒来,生命怒放得噼啪作响。与飞得更高所传递出的群体意识不同,这怒放的生命更强化了个体与自我,是小汪作品中有力量的一首;

晚安北京
如果恰好响起在我游离于这座城市的灯火之外时,一种浓郁的愁绪会象油浸了纸一样将我从头到脚地透析;

小鸟
经常会让我在上班的车上死盯着车顶上的那一口窗子,不是怕自己会象杨浦区公交车里的人那样被活活烧死,而是总有种幻觉,相信自己能够冲上云霄振翅青天;

再见二十世纪
一场宏大的背景,一个卑微的生命,这种相似的失落迷茫时常萦绕在我的年终岁尾,年岁渐长,越发伤感起来,挥手处,有时会哑然到忘记要向什么告别;

我们的梦
我是第一次听到,词作很平庸,对文字敏感的人估计多半会作如是想。但小汪的曲作与唱腔的确是很出色,可以化腐朽为神奇,诚如著名评论员萦回曾说过,女人香不过是个极其普通的片子,但有了帕西诺的的演绎,就脱胎换骨了;

哭泣的拳头
至今尚未看到过正确完整的歌词,所以结果是很多地方整得象小周的歌一样,吐词骤如暴雨没办法明白他唱了些啥,但这也丝毫影响不了这首歌趟地刀一样所带来的凌厉的风雷之势;

为了让生活继续
512之后,这首歌的归宿只能深植在震后的灾区难民中了,在我脑海里,这歌里的每一句恐怕都无法挣脱四川的画面;

长安街上
看到名字我第一反应是裘马轻狂的唐朝,是仰天大笑的李白。有些字就象钉子一样与我的血肉锈蚀在一起。在那条长安街上,他和我一样孤独,他是千年前的李白,也是千年后的那帮混混;

挥挥手
很抒情的一首歌,连埋葬二字都可以唱得无比温柔从容。每天早上出门,步行穿过小区前的木桥湖水花丛,这时会恰到好处地轮播到挥挥手这首歌,这时我脸部僵硬的线条会松软下来,那些曾经的青春,爱情,似乎都能听到跌落路上的声响,但在轻快的乐声里,没有伤感。

恒星
曲调很有布景效果,你几乎就相信了这头顶之上就是那深邃辽远的星空。只是光芒都闪耀在别处,如何释解自己依然一身苔藓,和光浊世?总算收尾处未忘记叮嘱,你其实是颗恒星下凡,独自闪耀人间,另一端的星球全部都在眺望着你睡觉的那个屋子夜夜光芒四射呢!

觉醒
下意识地想起那尊拉奥孔群雕,都是扭曲的挣扎,一样的粗砺。现实与理想从来都是调控在生命两端的砝码,哪一个准星才是你对的位置?当所有人坠落一个方向,你确信褡裢里梦想的重量足以挑起既倾?背身而去的瞬间,真的希望多几个同行者,追求生命尊严的途中,不要总是孤独而悲壮!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