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8月01日 星期五 08月(总第7期)
上一期 下一期

与外教Garry“交锋”

2012-10-15 02:55:52

与外教Garry“交锋”
◎ 文/张志文

Garry是正泰首届韦博国际英语培训课程中的一名外教。

富有个性的络腮胡子让Garry显得更有城府、自信。Garry对待工作很认真,对待学员很严肃。他因严肃、认真而受正泰学员的喜受,同时也因严肃、认真使其在温州韦博国际英语培训中心的很多学员“敬而远之”。

课程设计老师Hebe说,Garry是一个颇受争议的人,在培训中心有很多学员是相当“怕”他的,For example:每次学员和他们的课程设计老师约课后,都会问老师是谁,如果知道是Garry,他们就会不订这堂课。为此,中心老师改变策略,上课前不告诉学员老师是谁。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于是学员就在教室旁等,当发现是Garry的课程,他们就不上这堂课。学员们说,Garry会发火、批评人,他的语态确实有点威慑力。

One thing is 第一堂小班课是我(Kelvin)、Barry、Bob和Leo一起上的,当初他的第一个要求是要我们轮流用英语问他问题。虽然我们的英语是有一点基础,但用嘴说出来的机会还是很少的,况且面对这样一位没有笑容的老师,我们很是紧张,原本有的一点基础也跑到九霄云外了,看的出当时我们有多紧张,神情茫然。我们绞尽脑汁的思考,搬出了最简单的问题:What’s your name?  How old are you? Where do you come from and so on。当轮到我时,这几个简单的问题已经被问完了,我哑口无言。正在我头脑一片空白的时候听到了Garry拍桌子的声音还一边说:“Quickly! Quickly!” 没办法,我只好说“I’m sorry”。我以为这样可以开脱一下,想不到Garry咄咄逼人: “Don’t say sorry! Ask me question, please?”逼急了最后我竞嘣出一句“Are you married”。“Of course I have married”,他吼道,不过略带了一点笑容。后来他给我这堂课的评价是“Thinking faster(反应要快一点)。

The other thing is在一堂小班课之后,他布置的课外作业是写10个对比的句子。第二天,他看过之后,嘴巴说着“Very good, Very good”。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很高兴。然后他又把我的部份句子写在黑板上,我以为是说我写得好作为样板来讲解。等我抬起头来一看才发觉不对,因为他在很多词组下面作了标记,于是乎,挑错开始了,他把我精心造的句子批得体无完肤,说我这是纯粹的中国式英语,说我造完句子后根本没有去检查。不过他说得对,他指出来的错误都是很明显的,如果我稍加检查,是应该能够避免的。虽然被他当作典型批了一通,但我对这些错误印象非常深刻,我相信我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在课堂上,他都会把我们的错误很认真的纠正过来,比如我们的发音、语法错误等,有时甚至我们写的作文,标点错误也都会指出来。时间长了,我们都感觉有一个很大的进步,至少我们现在都敢开口跟他交流,在回答他的问题时我们也不会再卡住了,甚至我现在都很愿意他把我的错误当作典型指出来,因为他是善意的、负责的。

In fact,Garry is a humorous man。尤其是有Barry和Bob在的时候,他们总能用出人意料的答案或举动来回答Garry的问题。记得有一次英语沙龙课,Garry的问题是“If everyone disappeared suddenly, what would you do?”,我们大部人的想法是想办法活下来去查找原因,或跟动物交朋友一定要生存下来。轮到Barry回答时,他说:“I want to die。”Garry面带笑容,瞪大眼睛并提高声音问道:“Why”,Barry用英文回答完后他还不忘用中文正儿八经的向我再解释到:如果每个人都消失了,你说你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还有一次,也是一节关于扑克牌的沙龙课,Garry说扑克牌除了娱乐以外,还可以用来健身。我们不相信。然后他示范:先把几张牌扔在地上,然后站直了弯下腰去,一次只拣一张,然后重复,他说他经常用这个方法在家锻炼身体。Barry一看,“Let me help you”。Garry说“Oh, thank you very much”,并且诡异的笑了一下,随即把手中的整副牌往地上一甩,并且还特意将叠在一块的几张又重新甩开,并且甩得很远,然后让Barry按照他的方法拣起来,他却走出了教室,事后Barry“气愤”的说,Garry你耍我!有的时候我们的英语他听不懂时,他会用比较诧异的眼神看着你,并摇摇头,然后会用比较生硬的中文说:“听不懂”。这种幽默的举动几乎在每节课上都会上演。

在本学期的最后一节课上,我们问他暑假会怎么过,他说他准备回他的祖国乌克兰去陪陪他的家人,听后我们都说,Garry我们会想你的。谁知他也用生硬的中文回应到:我也会想你们的。想必现在Garry已经在自己的祖国陪伴家人,享受着天伦之乐。Garry,I want to say that I enjoy your course so much!

随着时间的推移,课程的进展,我们都喜欢上了Garry的课程,虽然他很严肃,并且会批评人,但是作为一名资深的老师,他的认真,他的严肃,时刻督促着我们学习,要求我们进步,通过培训,在Garry的严格要求下,我们进步了,I will remember my dear teacher forever.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