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8月01日 星期五 08月(总第7期)
上一期 下一期

坚守的力量

2012-10-15 02:55:49

众媒体解读正泰
 坚守的力量
◎ 文/本刊记者

今年7月中旬,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浙江日报》、浙江电视台、《创业家》杂志等媒体纷纷聚焦南存辉,他们在询问一个共同的问题:在当前经济环境下,正泰如何坚守?
对于年轻的企业家来说,专注于一个产业,需要的不仅是勇气,更是智慧与毅力。南存辉能够坚持的理由是——也许有许多路可以选择,但一定要看清楚自己能干什么,选准最适合自己的那条路。用他的话说,有果必有因,在做出选择的那一刻,也许就已决定了企业的未来。

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盛夏的午后,南存辉在杭州短暂停留两个小时,接受了浙江电视台的采访。一开始就谈到正泰和施耐德的官司。这场13年的较量,最新的进展是,施耐德被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立即停止侵犯知识产权行为,并赔偿正泰集团3.3亿元。赢了官司的南存辉,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平缓。

南存辉表示,在跟高手过招当中,我们也学到很多先进的思考方式,我们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可以做更多的更好的防御,避免出这些差错。
事情要追溯到十几年前。1994年,正泰告别了十年的手工作坊,进入了快速发展轨道。它的展露头角引起了国际电气大颚施耐德的关注。施耐德向正泰抛出橄榄枝,试图收购正泰80%的股权,只是双方一直没有谈拢。下了谈判桌,施耐德就以专利侵权名义首次将正泰告上了法庭。

南存辉没有想到,他当被告一当就是十几年。十几年里,施耐德一边谈合作,一边告正泰,从国内告到国外,理由都是专利侵权。官司打到一处,正泰的产品就无一例外地在当地被禁,正泰由此在欧洲市场被围追堵截,份额大受影响。

南存辉寻思,“我们不能这样老是被动挨打,我想我们自己在国内也有专利,在国际也有专利,我们自己请法律部门找一找,人家有没有侵犯我们的专利。”

施耐德果然漏掉了细节,正泰在1997年就申请了一个小专利。而这个专利被施耐德使用了7年。此时,不断壮大的正泰正式向施耐德发动反击,第一次从被告席站到了原告席上。正泰一审胜诉后,施耐德要求庭外和解也被礼貌地拒绝了。南存辉出人意料的强硬,让人们意识到,发展中国家民营企业和跨国公司在专利纠纷中的“固有位置”发生了颠倒。

危机中寻找机遇

南存辉接受《创业家》杂志采访时表示,中国正处在一个重大的经济转型时期,这个时候,浙商显得非常痛苦。为什么?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的生产和生存方式正在发生变化。前店后厂,做外贸加工,搞家族企业,这种过了几十年的小日子,现在过不下去了。就像一个人,改变习惯是最难受的,改变意味着要迎接变化、付出代价。

很少有人愿意在晴天的时候想到下雨,忧患意识让人痛苦。但一个企业,如果能天天生活在危机感中,每天都在做准备,当危机真的来了,它面临的就是机会,而不是危险。正泰就是如此,每次宏观调控都是正泰的机遇。

民营企业是从土地里爬出来向上长的草根经济,一路走来,没人能肯定地说,你这样干没问题,可以安心地做下去。敦促我们去转型去升级的,就是我们对危机的敬畏感和恐惧感。当年,正泰从做低压电器转向做高压电器,相当于要重新去煮一锅饭。员工们都很不情愿,我让大家走出去,去看看国外的企业在做什么。结果,回来以后就出现了三种人:有些人看到了差距,害怕了,不愿意干;有些人还是觉得不用变,只要东西便宜好卖就行;还有些人意识到了危机,马上着手去做。

。在国际行业大会上,当国际巨头们在讨论产业未来的方向、将采取什么新的接口协议的时候,中国有多少企业能有意识去听清楚、有能力去参与标准的制定?环境在变,老外不和你玩价格了,人家开始玩另一种游戏,制定了新的规则,你做好准备去迎接这些变化了吗?
这次的宏观调控就是环境在逼着企业升级。表面上看,大部分中小企业的问题都集中在资金链紧张上,但在这背后,暗含着浙商思维模式、盈利模式上的问题。前段日子,南存辉也帮一个小企业向银行说情,要贷款。银行行长拒绝了,他说,这个企业的资本金只有100万,已经贷给了他1000万,不会再给了。

南存辉说,浙商要改变两种情结。一是想自己当老板,只做鸡头不做凤尾。做相同产品的中小企业能不能10家、20家联合起来,不再浪费资源,不再重复投资;能不能提高资源和资本的使用效率,形成一股合力,而不再是一盘散沙。把产业和资本结合起来,不做鸡头,做股东、做投资人行不行?

浙商的另一种情结就是当惯了“农民”,不会做“地主”。几十年来,浙商习惯了事事亲历亲为,什么事只有自己做过才放心,不愿把自己的地交给别人种。现在是知识经济的时代,中国有了大批的“知识农民”、“海归农民”、“洋农民”。能不能改变企业制度,不再是家族经营,让外来的“农民”给你种地。企业家退居幕后,收地租、拿分红,行不行?

所以,在这轮宏观调控中,浙商遇到的问题不是“银行不给钱”这么简单,而是走到了要改变思维模式、盈利模式和企业治理结构的关键时刻。浙商过去几十年的生存方式正在受到拷问。

廿载执著悟“转型”

在当前经济形式下,南存辉提出“浙商”的四个转型:提升经营理念,实现由“创富”向“创业”的转型;提升创新能力,实现由“制造”向“创造”的转型;提升管理水平,实现由“本土性企业”向“世界性企业”的转型;提升人文素质,实现由“富商”向“儒商”的转型。

这篇关于转型的“文章”,南存辉酝酿了20多年。

当眼下不少同行为材料涨价、销路受阻忧心忡忡时,正泰集团却在加速前行。今年上半年的销售收入、利润、税收分别同比增长25%、26%和34%,外贸出口增长超过一倍,预计下半年销售收入的增长速度还会更快。

南存辉对正泰集团的发展之路有个总结:“听中央的、看欧美的、干自己的”。也就是说,要适应国内宏观环境和政策导向的变化,研究欧美发达国家的产业趋势,找准企业自身的发展立足点。在他的记忆中,“正泰”创立以来几乎没有遇上大麻烦。

在“嗅觉灵敏”的温州企业家群体中,南存辉显得有些特别。从办市场、做房地产到搞物流、造汽车……无论遇到什么诱惑,他都不为所动,20多年一直坚持走电气领域的专业化道路。

“能赚钱的企业才能不断发展,但是赚钱并不是唯一”。因为这个信念,南存辉没有羡慕那些一时赚了大钱的企业,而是把全副精力投入到电气行业——“用加法把产业做强”,联合产业链上的众多企业一起干;“用减法把企业做大”,坚持不做不相关的行业。

对于做了20多年的电气行业,南存辉仍然信心十足。他的这份底气来自于酝酿已久的“转型”——不仅是从低压产品向输变电、新能源等领域延伸,还要从根本上改变正泰作为产品制造企业的角色,成为系统集成解决方案者,用“卖服务”替代“卖产品”。正在承建的柬埔寨发电厂、西班牙太阳能发电厂,就是正泰集团迈出的重要一步。

依靠不怕吃苦、敢闯敢拼起家的南存辉,已不再像当年那样创业了。他引进了专业人才,让百余名“外人”成为股东,而且不再事必躬亲。“浙商特别能吃苦的精神,也需要以另一种方式传承”,他说,自己仍在用心经营,但更重要的任务是请来专家、激励员工,学会尊重人、能够明辨方向。

南存辉说,自己和许多浙商一样,还需要不断成长。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