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03日 星期二 10月上旬(总第415期)
上一期 下一期

行走的意义

2015-11-03 15:42:42

六点刚过出了门,搭上单程两个多小时的地铁去看医生。地铁里:时间尚早,恰逢周六,人流略比上班时间有所减少,不是始发站的站点,竟还能抢到个座位。

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慢慢地能在车上安静下来,偶尔学着车上哥哥姐姐们的样子时不时要抢出手机玩会儿游戏,偶尔打个盹。2个多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似乎转眼就到了。医院虽然刚开门不久,里里外外,楼上楼下已挤满了人,此时如果再去排队挂号,就算排得上怕也得等到下午了。好在是例行的就诊,直接去诊疗室,注射完之后观察半个小时,无大碍后便可离去。跟我们同样情况的病人相当多,每次都会跟其他家长搭一会儿话,今天有个家长告诉我,他的孩子,2002年就在这个医院看了好久没看好,后来跑到浦东新区的军队干部中医院看好了,让我也去试试;另外一对爷爷奶奶带着孙子来医院第4次,一直着急地问我治疗效果怎么样?怎么样?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他,虽然已经做治疗有大半年的时间,但说句实话,所有的症状并没任何的减轻,除了开治疗的药剂后也没再挂上主治医生的号,出了紧急情况也是谁当值挂谁的号,而诊治医生一直的意思就是这种情况跟咱们的环境有关系,如果想真正让孩子好就移民到一个空气新鲜、干净的地方,每每听到此,就是很困惑:洁净的空气和水,这两个人类赖以生存的东西,竟会变得如此稀缺,这个单我们买得起吗?注射治疗似乎成了一根安慰自我的救命稻草,无奈却又不能放弃。

孩子在注射完总会猛烈的咳嗽,而这个过程一般会出现在留院观察的半个小时后,然后注射处的皮肤表面开始微微隆起,创面由小变大,又痒又痛,令人煞是心疼。此后的24小时内医生再三叮嘱不可做剧烈的运动,为此已有多少个双休我们只能做困兽状?于是我们选择了就近图书馆的继续教育课程,带他一起去听听课,或者让他呆在旁边的图书馆看看自己喜欢的书,中午一起吃个饭,到下午三四点钟后再一起回去,近一年的时间这样地安排周而复始。


今天老师下课有点早,与旁边的同学聊天时恰好知道不远处有个公园,便决定一起去公园逛逛。公园很大,植被很多,各种说得出名的、说不出名的树儿、花儿、草儿很多,还建了人工湖,养上了黑天鹅和金鱼,湖上还给黑天鹅们盖起了小屋;徜徉在林荫小道上,小麻雀们竟然在不到一米的前方吱吱喳喳喳地叫着,你靠近一下,他振动一下翅膀,飞一点距离,再落到地面小步挪起来;想要踩着草地抄到它们前面去,被孩子拽了拽衣角——小心被园区的警察逮到了!

看过黑天鹅、追跑了小麻雀、爬过天桥、闯进了被竹“侵犯”过已经干涸的瀑布、走过了不再适合玩耍的儿童乐园、踩着一株一株或珍稀或普通的树影,转个角,“太平洋百货”、“建汇大厦”的路标出现在眼前。

商场里的布局还是几年前的样子。太平洋百货、汇金百货、上海六百……接连几个百货里面都是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光顾的人远远没有几年前的人多。上海六百的对面前些年还红红火火的百思买已然一把铁将军把守着大门再无人问津……济南万达广场商家关门的骨牌已然开始连锁反应了吗?

从商场出来随着人流走到对面的小吃街,发短信约朋友出来吃饭,收到回复:现在经济形势不好,你们简单吃点就好!手握短信,眼观人流,停留下来迈进街边小店的不多……

夜幕合上的时候,我们终也坐上地铁回来了。环境、健康、生态与变化与我们每个人相关,他人的解说与报道远不如行走在路上的看到、听到与悟到……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