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03日 星期二 10月上旬(总第415期)
上一期 下一期

洞头一日游

2015-11-03 15:41:51

盛夏的天气,总是出奇的明媚。戴上一顶草帽,斜挎个背包,我和老公孩子随着大部队一行三十六人分坐八辆车浩浩荡荡的出发了,直奔今天的目的地——洞头。

说起来,这是我第二次洞头之旅。一别洞头好多年,残留在脑海中关于洞头的记忆是浩渺的大海,喧嚣的人群以及关于游泳的点滴回忆。但是导游——一位土生土长的洞头小伙子说“今天去洞头,主要不是游泳。咱们要出海——捕鱼!体验做一天渔民!”

捕鱼?我一下子眼睛发亮了。尽管自幼常去外婆家,也常随外婆去看海。却从没出过海,更别说捕鱼。

车过温州,车子在堤坝上蜿蜒。展现在我面前的是浩瀚的大海,洁净的天空,湛蓝的海水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远处,雾锁鸥江;近旁,海鸥低翔。我不由感慨“这里倒是难得的绿水,青山!”

车到码头,我们分坐三艘船,向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进发。出海的感觉是曼妙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咸味;海面上,裹着一层薄薄的轻雾,似一位娇羞的少女,欲掩还休,撩拨着我想去揭开她神秘的面纱。随着同事的一声惊呼“快来看哦,我们开始捕鱼啦!”大家都涌向了船头。只见一位艄公按了下船中间的开关,随即拉开原先踩在脚下的铁皮板,掏出一堆网状的东西,向船头抛出去;另一艄公接着,向海面撒;原先掌舵的艄公疾步过来,摇起了边上的开关,粗粗的绳索一点一点的向海面延伸。也就在此时,船开始了左右颠簸,惬意的感觉戛然而止,腹内有种翻江倒海的感觉,想吐却吐不出。回头看看奔向船头的同事们,不知什么时候,他们都已回到座位上,先前还言语朗朗,现在有的靠窗闭目养神,有的脸色发白捂着胸口。大家都不做声,空气似乎一下子凝固。须臾,有人打破了沉寂,“收网咯!”有几人冲向了船头,而我没了向前冲的兴趣,只做旁观状。还是一位艄公按了下开关,另一位艄公快速的摇着把手,粗粗的绳索筒渐渐的越来越粗壮,终于,看见了两侧的网,两人跑向船头,开始使劲的往上拖。掌舵的艄公也上去了,三人一起往上拽。在三人的合力下,我们的第一网海鲜捕捞上船了,只见艄公们一抖,大大小小鱼虾,螃蟹等在船上活蹦乱跳开了。看着一些小小的螃蟹在做挣扎,我有些于心不忍,便和一位同事说:“把那些小的,还有那些有子的,都放生了罢!”“是啊,该把它们放生了”。同事边说,边欣欣然将这些刚捕上来的放向了海里。此时,手机响起,原来是另两艘船的同事们说吃不消准备返航。

岸上,大家相互交流着出海的收获,才发现已饥肠辘辘。大伙决定找个饭庄,在这吃一半留一半带回。此时,导游向停泊在海边的一艘大船指了下,冲着我说“那是我新买的船,四百多万,是我一个人买入,准备在九月份出航!”顺着他指的方向,我定睛看去:那是一艘崭新的客货两用型船只,在强烈的太阳下闪着夺目的光芒。“祝你好运!”我向他微笑了下,由衷地送出我的祝福。

半屏渔家烧坐落于大沙龙沙滩旁,三幢民房,一色的石头外墙,半屏渔家馆、半屏渔家烧、对岸渔家楼一字排开。院子倚靠青山,面朝大海,竹篱笆的院墙,高高的原木大门,两旁的红灯笼在海风中飘荡,带给人无限诗意的遐想。在这,大家品渔家海鲜、尝农家菜,尽兴享受了一顿原汁原味的渔家伙食。

随着海边游泳的结束,宣告了“做一天渔民”行程的结束。回来正是彩霞满天时,略带腥味的海风吹拂着我的脸,疾驰的车辆载着欢声笑语的人们。听着曼妙的音乐,看着美丽的黄昏海景,我想:渔民们的生活就如这美丽的晚霞,越是以后越美满……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