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03日 星期二 10月上旬(总第415期)
上一期 下一期

父亲

2015-11-03 15:40:46

已许久没回老家,忘记了家乡的小溪有多宽?水有多急?但梦里吊脚楼的天花板花纹却是那么清晰,冬季里屋檐上挂着的冰凌还是那么晶莹剔透,还有父亲挑水的背影…….

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为了支付的起我和弟弟的学费,到远在县城做小生意的姨妈那儿工作,只有农忙和春节才能回家待几天。就这样,记忆里大多数时间是父亲、弟弟和我三个人“相依为命”,父亲就像大山那样守护着我们。

父亲的唠叨就像大山里的风声。小时候父亲笨拙地为我梳着小辫,一边梳一边念叨“应该让你妈给你剪短头发……”但他却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我的头。父亲做工的时候总是反复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如同大山里潺潺细流。

父亲是严厉的,让我和弟弟体验生活的艰辛,放牛、割猪草、砍柴、煮饭、炒菜、洗衣服、扫地……父亲总会把我和弟弟的假期安排的满满当当。

就这样,父亲用生活让我们学会了坚强与独立。

升初中后,妈妈把我接到县城念书,只有暑假放假才回老家。每次回老家,父亲都会去下车点接我,默默的替我扛着行李回家。记得有一次父亲聊天时谈到家里经济问题,我再一次与父亲起了冲突,气急的我扔下一句“明天我就去县城我妈那!”后就冲出家门。第二天,我发现门口摆放着昨天断了鞋带的凉鞋,看着父亲长度不一的针脚,顿时泪流满面……

再后来,上了高中、大学,毕业工作,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回家待的时间也越来越短。父亲越来越沉默,每次打电话都是简单的一句“什么时间能回家?”我们每次给出的答案都是“工作忙,看情况。”

听老家的邻居说,老父亲经常从半山腰的老吊脚楼走到村口县城班车停车点,直到班车上全部乘客陆续离开,才踱着步子慢慢往回走……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