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03日 星期二 9月下旬(总第414期)
上一期 下一期

调结构就 像拔牙

2015-11-03 15:04:02

“调结构就像是拔牙,血压不稳定,千万不能拔!”

2015年7月29日,在中国电器工业协会第五届会员代表大会专题报告会上,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原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兼新闻发言人姚景源关于结构调整的一番趣谈,引起了听众的共鸣。

他说,中国经济的问题就其深层次来讲是结构问题,就是如何来把握和调整好我们的一产、二产、三产的结构问题。

姚老先生细说缘由:

作为一产的农业,基础十分薄弱。分管农业的一位领导讲,这些年的连续丰收是因为“政策好、人努力、天帮忙”。但天不归我们管,总不会永远帮忙吧,如果遇到荒年,不就危险了吗?要把13亿人的“饭碗”端在自己手里,不受制于人,必须实现农业生产的组织化、规模化。现在农村的状况是456,即有四千万留守妇女,五千万留守儿童,六千万留守老人,总共一亿五千万。总书记说过,小康不小康,关键在老乡。你要靠这么一批“老乡”来实现农业生产的组织化、规模化,根本不可能。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国家制定中国制造2025,我们把农机制造业列为一个重要的产业,就是要千万百计搞好农业这个基础。

作为二产的工业,同样不容乐观。联合国统计有440种重要工业产品,中国是281种,产量世界第一,占一半多。汽车占世界总量25%,机床占38%,造船占40%,发电设备占60%,都是世界第一。问题是基本上还处在中低端。以汽车为例,中国汽车产量现在是世界老大,但是主要还是合资品牌。在合资品牌上,汽车的利润80%是外方的,我们是20%。我们的机床占世界总量38%,但高档数控机床基本上靠世界进口。港口码头也是世界第一,但起重机线缆得靠进口。轻工业也一样,全世界是70亿人口,扣掉中国13亿,还有57亿,现在每年服装出口的数量是给这57亿老外每人每年平均做三件外衣再加上两双鞋,了不得的数量。但我们出口的服装基本上全是贴牌的,缺少核心技术。所以总体上我们是处在中低端,我们要解决的一个根本问题,就是如何从中低端走向中高端的问题。

作为三产业的服务业存在什么问题呢?就是比重太低。中国服务业的比重去年占比48.2%,而美国是80%,全世界把非洲算进去平均数是60%。也就是说,我国服务业占国民经济的比重连世界平均水平都达不到。另外,我国服务业的构成层次低,一提服务业更多是传统服务业,比如说吃饭、喝酒、餐饮业、足疗等。我们缺少现代服务业,比如和制造业息息相关的物流业,和工业生产紧密相连的金融业,和人们的生活分不开的文化产业等。我一直说,垄断出不了银行家。目前进行的民营银行试点,就是要打破金融垄断,建立起科学的完善的现代金融体系。只有这样,实体经济才能得到发展。再说文化,有人说美国如何如何富裕,大家不知道,按金额计算,美国出口量排在第一的是大片,是电影,前几年一部《阿凡达》全球票房收入30多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0多亿元,我们多少个地级市一年的财政收入也到不了这个数。所以我们确实是有问题、有差距,得承认这样的现实。

姚景源讲起他去拔牙的一次经历。往那一躺,看到那些陌生的器具心里就紧张,一紧张血压就升高,就没办法手术,只好停下来休息。做手术之前,还要给牙龈打麻药。

他由此引申:“新常态下,我们的结构问题一定要下大力气才能够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也就是说,第一产业一定要得到根本性的夯实,第二产业要解决一个由中低端走向中高端的问题,第三产业则要迅速加大它的比重,特别是现代服务业的比重。这会有一些动荡和阵痛,必须考虑一系列的问题,不能急。就像拔牙,要先打点麻药,千万别说我们不怕痛,你说你是好心,不打麻药硬拨,把人拨昏过去怎么办?调结构你说不怕痛苦,不怕代价,但如果把企业都调倒闭了,把工人都调上马路游行了,这肯定不行!”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