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0日 星期二 12月上旬(总第395期)
上一期 下一期

灶台

2015-04-14 10:55:52

 □ 卢银辉

   随着几家“钉子户”的最终妥协,旗杆村被彻彻底底夷为平地。村子已不复存在,但是那片我出生、长大的土地,在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民以食为天,灶台的印象最为深刻。小时候还没有液化气,一天三餐,妈妈都是在灶台上做饭。一般人家,灶台上都有两口锅,一口大的、一口小的,大的用于烧水、熬糖、熬猪油等;小的用于平常抄菜和煮饭。

   我年龄尚小的时候,妈妈做饭,一边要炒菜,一边还要用草把或木材加火,灶台上下忙的团团转。我总喜欢趴在暖暖的灶台边,眼巴巴的看着锅里冒着热气的菜,每每烧好一个,总要先吃上几筷子,嘴馋的很。真到吃饭时,肚子已经不饿了,经常偷偷把饭倒给小鸡吃,让它们帮忙解决;或者干脆倒到后门的鱼塘里喂鱼了。

   再大了点,懂事了,让妈妈只管站那炒菜,我在下面“捣锅洞”(加火)。吃东西的习惯没有变,妈妈总是让我尝尝热腾腾的菜肴。加火时还分两种情况,烧稻草时,要经常拨弄,尽量烧的通透些,草灰太多,还要进行处理;但是烧木材就省事多了,特别是冬天,看着噼里啪啦的火苗,把脸凑近一点,烤的好烫,再把手凑近一点搓搓,真暖和。当然,也有难受的时候,那就是狂风下雨倒烟的时候,厨房里都是烟,呛的眼泪都流出来。

   在灶台上煮饭,会结锅巴。如果比较薄,可以加点开水烧锅巴汤;如果比较厚,可以加把小火,把锅巴铲动再翻一边,烤一会后再吃,又脆又香。

   在砌灶台时,还会在中间位置留个小空间,可以把潮湿的棉鞋、布鞋和鞋垫放进去烘烤。头一天放进去,次日取出来,非常干爽,特别是阴雨天气非常受用。

   在农忙季节,爸妈在田里干活。为了给妈妈减轻负担,我很早就学着做饭、做菜。记得最深刻的是妈妈教我煮饭时要加水,加到把小手的手背盖住就可以了。每每煮饭加水时,无论手干净不干净,都一把按到锅里,把米抹平,看看水的位置。还有就是给菜加盐,往往咸、淡掌握不好,妈妈教我先尽量少放,翻炒几下后,夹一点尝尝,淡了再加一点点,万一咸了,就加点水冲淡。也不知道我做的是否真好吃,每每逢人,爸妈就夸我懂事,说我都会做饭了,我心里可高兴了。

   随着社会的进步,灶台逐渐被液化气所取代。但是家里直到拆迁时,厨房里都还有灶台,妈妈也总是习惯用灶台烧菜煮饭,那味道就是不一样。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