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5日 星期四 11月上旬(总第393期)
上一期 下一期

看病

2014-12-30 11:40:20

   提前四个月预约挂上的号终于来到了,一早从松江前往上海市区,挤着人员满满地铁,挤一次总要感慨一次,每一次有种乡下人进城的感觉。松江再美,终归是上海的郊区,与市区相比终归是缺少些什么,这种感觉说不来上来,用孩子的话:快,很快,你怎么也追不上。

   进了医院,从一楼大厅开始便是人山人海,有大哭的、有呻吟的、有排队吵起来的、有忍着气压着嗓子求加号的……闹腾的人群却无法掩盖医院的刺鼻气味。虽然约了号,到了医院依然需要重新排号,等交了钱挂了号医生上午已经下班了,医生门口的阿姨告诉我们下午2:00上班。离上班时间很长,却没有一个病人离开,都排着长队等候着,生怕轮到自己的号时给他人抢了先。

   从14:00开始,前面的一个一个进去,长的二十几分钟,短的几分钟就出来了,中间还不断地有人要求加塞,上午做了各项化验的重症一些的病人也总是被临时安排在了前面,每次当病门打开的时候,就能看见主治医生在耐心地诊断或是询问病情,屋内还有二至三个助手在一旁协助,就诊的房间虽有等待的沙发,却总有等不住的人站在医生跟前,着急地想成为马上的下一个,往往得要助手走过来说一下才坐回位置。

   医生,看门上的名头:主任医生,博士生导师,就这样一直或站或坐忙着,中间未曾休息过,轮到我们时快17:00了。仔细看了下我们的病历,询问了一下基本情况,然后告诉我们:过敏性鼻炎,常规治疗或是先做过敏源检查。

   过敏源当天还拿不到报告,于是请他先按常规性治疗开了些药。这些药跟过往任何其他非专科医院的药没有多大的差别。不到十分钟,我们走了出来,看着后面还长长的队伍,忍不住问管理门口的阿姨:这得看到什么时候?阿姨说:只要他来看诊,每天不到晚上七八点走不了的。

   走出医院,孩子拽着问:妈妈,为了这十分钟等了四个月还没确诊,你后悔来吗?我告诉他:不后悔。除了现场感受到大师级人物“有为才有位”的千锤百炼外,似乎更能明白对于病的态度终归还是自己的由来与造化,如果你足够关心、细心,很多的“病”都可以泯灭于起源,而这种病包括身体上的和思想上的,也包括工作中的或生活上的。

(羽白)

在线咨询,点这里

在线咨询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